[原创]影子(长篇谍战小说)

夜,静;寂静;静得有些诡秘。

一条黑影钻进一座废弃的砖窑厂中,在几乎没有一丝光亮的情况下,他熟练地掏出墙根下的几块活动的红砖,从里面拿出一个军用帆布编制的背包,随即用手掸了掸上面的灰尘,然后打开纽扣,露出一台微型发报机。

他显得有些紧张,像是预感到危险就在身边。

“哒哒哒——”

尽管发报的声音很小,但他还是担心被人听见,额头冷汗直冒。当他发完电文最后一个字,准备轻松地喘口气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人从背后伸过手来,锁住自己的咽喉。

他本能地张开嘴,但还没有来得及喊出声,就感觉一粒药丸被来人弹进了自己的咽喉。

他立即明白了身后的人是谁,也清楚几秒钟之后自己将因为“心脏病”突发而离开人世。

他伸出手,企图在地上写出来人的名字,但没写几笔就感到胸闷,心脏几乎就要从口腔中喷射出去似的。

他挣扎了几下后,全身在瞬间松弛下来。

大约过了一刻钟之后,赵传凯率领着江石州警备大队的军警包围了这个窑厂,只留下两条通道供目标进入口袋。

“还有一个小时,”赵传凯对大队长万麻子说道:“你让弟兄们都精神点,既不能跑神,也不要随意动弹,等目标进去后在听我的命令行动。”

“是,赵队长,您就放心吧,这点小事就不用您老费心了。”

赵传凯三十不到,万麻子已经五十出头了,但他还一口一声“您老”的,这就足以证明他是个老江湖。作为江石州警备大队的大队长,在军统行动队队长赵传凯面前如何摆正自己的位置,他还是心中有数的。

一个小时过去了,四周围没有丝毫动静。

又过去了半个小时,还是没有任何情况出现。

万麻子轻声对赵传凯道:“赵队长,这‘点子’是不是出了什么状况?”

赵传凯冷静地思考了片刻,突然纵身进了窑厂。

次日凌晨,在军统江石州站的会议室里烟雾缭绕,一看就知道与会者一宿未睡。站长成森一直微闭着双眼,使案情的讨论陷入僵局。

如果走在大街上,是没有人会相信他就是军统的少将站长,他微微发福的体态和几乎永远挂在脸上的微笑,怎么看怎么象和气生财的小老板、小掌柜之类的人。

但,就是这个貌不惊人的成森,不知道屠杀过多少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背地里大家称其为“成屠夫”。

“嗯,怎么不说了?”他突然睁开眼睛,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一脸和善的微笑:“接着谈,接着谈。”

“站长,”赵传凯非常自信地说道:“我觉得此案已破,我们无需再为此费神了,而是应该把注意力集中到其他方面。目前,马当要塞吃紧,日波田支队早已虎视眈眈,还有许多事等着我们去做,如果再纠缠此案,恐怕要误大事的!”

“云惠呀,你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吗?”

“是的。”钟云惠瞟了赵传凯一眼:“有的人立功心切,希望草草了结此案,却无视那伸手可及的证据,如果不是彼此都很了解,我真怀疑是别有用心!”

“你——”

“怎么啦?”

火冒三丈的赵传凯每次看到美若仙人的钟云惠,心中即使有再大的怒火也会在瞬间烟消云散,这次也一样,看到她美目冷视着自己,顿时就像泄了气的皮球,坐在那里一声不吭。

他们之间那种儿女情长的微妙关系,成森早就了然于胸:“这样吧,你们俩就按各自的主张分头行动。赵队长明天开始直接奔赴马当要塞,密切关注日伪特务的行踪。”

“是!”

“云惠嘞,你等天亮后就赶到仁爱医院,按照你的思路查下去,希望能够如你所说,拨出萝卜带出泥,早日找出王祖富后面的人。”

“是!”

等成森和其他人走后,赵传凯略带醋意地问钟云惠:“你什么意思?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即使是再想找机会和他接触,也不应该把日伪特务这么重要的案子往医院里扯呀!”

钟云惠站起身来,一身上尉军装更加勾勒出她魔鬼般的身材:“你好像是山东人吧?”

赵传凯一愣:“什么意思?”

“怎么我老记得你是山西人!”说完,她拿起公文夹,一甩头,“嘎叽嘎叽”地离开了会议室。

等她的脚步声消失之后,赵传凯才把桌子一拍:“我喜欢吃醋?喜欢吃醋又怎么了?这个醋老子还吃定了,信不信,惹火了老子一枪毙了他!”

“你敢!”

赵传凯以为她走远了,没想到她突然又出现在会议室的门口,并对自己怒目而视,顿时尴尬之极。他拿起公文夹,装着若无其事地从她身边擦肩而过,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看到大家都走了,钟云惠又回到自己刚才开会时坐的位置上,细细地回忆了一遍自己一个晚上的发言,看看有什么漏洞没有。她明白,任何人的任何漏洞,哪怕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细节,都逃不过成森的眼睛。

她想,如果成森足够聪明的话,那么自己不仅逃过一劫,而且从此将会深得他的信任。但是,假如他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聪明,又或者大战在即之时一时糊涂了呢?那么自己无疑是在惹火烧身。

她掏出一支烟,尽量让自己的手自然而然的微微颤抖起来,因为她很清楚,此时正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正如她所料,在会议室正中央悬挂的孙中山的巨幅画像的眼睛后面,正有一双眼睛居高临下地观察她的一举一动,看到她因为情绪激动而使双手微微颤抖起来,那双眼睛立即闪现出一丝满意的微笑。

“姐夫,”站在下面的情报组组长老三,伸手把成森从柜子上扶下来后问道:“你觉得钟组长有什么问题吗?”

成森笑道:“刚才是有点那种感觉,现在没有了。”

“哦,为什么?”

“老三呀,”成森语重心长地说道:“我知道你很好学,都说学问学问就是问出来的,可我不这样认为,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事,是要靠自己去观察和体会的。问来的东西会很快忘记的,只有自己亲身体验过的,才会让你刻骨铭心,才能够终身不忘。”

“是,老三明白!”

成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不,你不明白!”

[特别提示]请网友在论坛观看本小说时,点击右上角的“按顺序观看”,否则,按倒序看的话,就有点不知所云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2楼临风

欢迎楼主来铁血发表原创军文。此文如果是楼主的原创作品,可以在一楼点编辑,在标题前加注原创字样。以便版主评定!如有疑问,请与版面联系。

整个城市到处都是衣衫褴褛的难民,身穿一身雪白礼服的钟云惠经过街头时,整个人声嘈杂的闹市区几乎同时因为她的出现而突然窒息。

她太美了。

而且白色的礼帽和白色的面纱,已经把她沉鱼落雁的美貌裹住了,否则,整个城市都有可能陷入混乱。

她的目标是仁爱医院。

仁爱医院是教会办的医院,在沿江一带颇负盛名,在中国人普遍对西医还是抱有畏惧和抵触心理的时候,仁爱医院之所以能够深得人们信任,主要是因为医院里有数名医术超群的医生,几乎个个都是药到病除、妙手回春的顶级权威,同时,他们又都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

仁爱医院位于江石州的第二繁华的路口,距离最为繁华的江石广场不出一百米远。江石州地处长江中游,在九江与武汉之间,倚山临江,既是九江的后方,又是武汉的门户,战略位置尤显突出,同时,也成为国、共、日、伪特工人员竞相竞技的大舞台。

钟云惠的打扮在街头可谓是惊世骇俗,但进入仁爱医院后就不那么显眼了,因为如果不仔细看,是很难把她和身穿白大褂的医生们区分开来的。

更确切地说,她的目标是上官雄。

她轻车熟路地直接来到医院内科的主治医生值班室,不出所料,向来工作一丝不苟的上官雄正危襟正坐,即使没有一个病人,他都会整天象整装待发的战士一样,随时准备投入紧急抢救。

看到有人进来,他条件反射似地从椅子上弹了起来,还没站稳身就把听诊器拿在了手上,等他看清来人时,便显得有些不耐烦地坐下,同时把目光挪向了窗外。

“你这人真逗,”钟云惠“嘎叽嘎叽”地走到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难道你忘记了松本老师的教诲吗?进你这门的不是病人就是客人,不管是病人还是客人,你都应该笑脸相迎,因为你是白衣天使!”

“我……我是救人……人的,你是杀……杀人的,我……我……”

看到他结结巴巴地说着,她尽量忍住自己不笑出声来:“我才是救人的,你才是杀人的。”

上官雄直愣愣地看着她,憋了个半天,把脸憋得通红也没憋出一句话来。

“不是吗?天下哪有不误诊的医生,误诊就是杀人。现在国难当头,我穿上了军装拿起了枪,才是真正救人的。”

“诡……诡辩!”上官雄犟着脖子涨红着脸说道:“你……你要是救人救……国,就……就应该到前……线去参战,而不是在后……..”

“喂,你上官什么人呀?亏我们还是同学,在东京医科大学的时候,要不是我护着,你这个结巴早被人家日本学生给欺负死了。怎么,现在打仗了,你居然要我一个女孩子上前线?亏你想的出来,我告诉你,你下辈子还是个结巴!”

钟云惠气呼呼地说完,然后从手包里掏出一支烟,还没点上,就听上官雄说道:“我……”

“别‘我’了!”钟云惠把香烟往地上一扔,然后装成他的结巴样子说道:“‘我……我是内科医生,不……喜欢人家吸烟,吸烟对肺不好……’是的,我就是肺不好,但也绝不像你一样狼心狗肺!看看!”

“看……什么?”

“看病呀!我天天吸烟,肺不好,请你这个东京医科大学的高材生给看看!”钟云惠白了他一眼,然后又补了一句:“喂,我可先告诉你呀,身上没带钱。”

上官雄坐在那里没有动。

“你到底看不看?”

上官雄知道她的大小姐脾气又发了,如果再不给她看看,还不知道她会弄出什么恶作剧出来的。他二话没说,慢慢地站起身来,把听诊器的耳件揌进耳朵,然后拿着胸件朝她走去。

钟云惠把胸脯一挺:“哎,我可提醒你,你的手可不准乱碰呀,如果碰到不该碰的部位,我会叫‘有人耍流氓’的!”

上官雄听她这么一说,顿时愣在那里做声不得,两眼目不转睛地盯着她一起一伏的胸脯,顿时感到体内有种欲望之火燃起,几乎要喷发而出。

他的脸比刚才结结巴巴说话时涨得还要红。

“你这个死结巴,你敢说你不喜欢我吗?”钟云惠一跺脚:“我、我怎么就会喜欢上你这么个书呆子呢?”

说完,她从手包掏出几乎是一整包的香烟往桌子上一扔,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上官雄明白,她是想告诉自己,为了自己她准备戒烟了。

上官雄真的很想追上去跟她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忍住了,他听着她“嘎叽嘎叽”的脚步声刚刚走到门口又突然停住了。

他知道她一定是在门口碰见了什么人,而且他知道这个人是谁。

不错,钟云惠刚刚走到值班室门口的时候,确实碰到了一个人,这个人穿着一件黑色风衣,头戴一顶黑色礼帽,手里还夹着一支烟,正不停地吸着。

“你干什么,不知道医院不能吸烟吗?”钟云惠瞪了他一眼:“老跟着人家后面,你觉得有意思吗?”

站在门口的不是别人,正是赵传凯。

他把没吸几口的烟扔在地上,用脚使劲踩了踩,然后擦着她的身体走了进来:“你们这是在分析案情呢,还是在调情?”

钟云惠立即转回身来:“这与你有什么关系?”

赵传凯望着冷冰冰的钟云惠,突然忍不住失声笑道:“嘿,我真的就没弄明白,你和一个结巴谈情说爱就不觉得累吗?”

钟云惠看了上官雄一眼,知道赵传凯的话极大地伤害了他的自尊心,然后杏眉倒立,几乎是呵斥道:“姓赵的,说话不要太损人了,有什么就冲我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