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杀 正文 第九章 真正考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31.html


回到房间,他迫不及待打开了铁盒,里面是一叠信和一个U盘。U盘是没法看了,他小心的收好,打开了信件,其实就是一摞打印的A4纸。

他彻底被惊呆了,现实远比他想象的更严酷。

徐哲入侵那名工程师的电脑后几天,工程师神秘自杀,并不是失恋,他已经在龙城买了新房,和女友并无分歧,感情很好,死者的家人来部队后,接受了部队的调查结果和安抚条件之后,很快就离开了,死者的上报原因是生活压力,上级也没有太多追究,毕竟不是工伤。之后他的电脑就不知去向了,并没有移交给其它人使用,作为有一定秘级的标准装备,这显然有点不符合常识,基层技术室没有富裕到这样一台性能不错的电脑弃之不用的地步。之后徐哲开始发现他的电脑有动过的痕迹,他是一个有点自闭性格的人,他常在电脑中留一些监控手段,复制他人查看自己电脑的情况(数据中心的处理终端,并不是他一个人专用的),按照工作规定,中心的处理终端是不能接入任何个人东西的,大家有时偷偷装个游戏什么的,但都会小心翼翼,玩一会很快就删除了,所以很少会有人在处理终端中到处查找,可他的电脑却被进行过反复的搜索,宿舍的个人电脑也被人动了手脚,安装了监控木马,可惜对方低估了徐哲的水平,主要是没想到徐哲会通过科大的老师与国内知名的密码专家建立了良好的友谊,他的破译与反破译能力早已不是昔日的昊下阿蒙,已是一个标准的职业选手,很快,他发现自己的手机,电子邮箱等已全面处于监控状态,为了李飞的安全,所以他不再与李飞接触,开始独立调查这些事因,随着工作的进展,从自己的工作电脑和个人电脑着手,他发现了至少技术室主任,作试处参谋,以及发测部控制组组长,前前后后有十多人有参予的嫌疑,换句话说,他已是四面楚歌。这的的确确是一张基地的高、中、低层都有人参予的无形的巨网。因此他不得不采取更加小心谨慎,但他还是被对方列为了危险分子,终于有一次,某个入侵者发现了他的反监控手段,在没有掌握他的证据,查清他入侵原发测工程师的电脑只是一时的好奇情况下,还是宁枉勿纵,最终决定诱导安全情报局的人制造这起泄密案件,断绝这个祸根,由于基地刚死了一个,他们不能接连制造命案,所以徐哲幸免于难。U盘里存的是他对寻件密信的破译过程,将来如果他出了事,这些工作不致于中断。

最后的信件也没有透露出他的去向,可能是被隔离之后,他不能再来这里埋信了,不过他给出了一个方向,如果他不被判刑,他会回到龙城,一定要找出这张网,最后,他告诫李飞,他们不可能通过举报达成这个目的,这张大网,只要有一个人知道了他们的举报信,就会整个组织全身而退,而基地乃至有些上层,官僚作风是十分严重的,根本认识不到目前的事态严重,他们只能靠自己的力量,找出这是个以什么为目的的组织,他们的下一步行动是什么。

看完这些信件,李飞才真正认识到问题的可怕,这已是一个成功渗透的严密组织,难怪对方在自己刚刚取走东西十分钟之后就找到了准确位置。看来自己的一举一动是很难逃脱对方的监视了。这里太不安全,还是及早离开为好。

次日清晨,他早早的起了床,虽然不能再和战友们一起出操,训练,他还是一个人跑到了后山坡上,不管以后工作是好是坏,他目前最重要的,就是以最好的状态迎接对手的挑战。练完两百个俯卧撑,一双蓝白相间的旅游鞋出现在他的视野,是方思雨。他对每个人的细节都记的清清楚楚。

站起身来,发现方思雨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一瞬不瞬,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讪讪的一笑,道:“早啊,你平时也起这么早吗。”

“这里的空气这么好,我可不想错过,我是特意早起的,她们几个昨天玩的太疯,都在睡懒觉呢。你怎么也起的这么早?”

“多年的习惯”,他一边回答,一边穿起外套,大运动量让他出了一点汗,凉风一吹,舒服的他眯起了眼。

方思雨看着他,道:“原来你一直没说实话,你根本不是普通的兵,我看过他们的训练,远远比不上这里的严格、繁杂,照我看,你们是特种兵。”

“对”,事到如今,他没必要否认了,微微跑了两步,他轻盈的一纵身,在一棵大树树干上连蹬几步,伸手抓住了离地数米高的横枝,又纵身跳下,身手轻灵,落地无声,算是今天收功。

方思雨看着他,很是惊奇,道:“你们特种兵是不是个个都有这种身手?你们是怎么练的!”

“那也说不准,各有所长吧。”他擦了擦汗,收拾起了东西。

今天的方思雨有点特别,总是围在他身边转来转去不肯走开,见他收好东西准备回去,慢慢的凑到他身边,贴着他的耳朵,状及亲密,让李飞有点麻酥酥的飘飘然。、

李飞还没从陶醉中醒来,一句话却几乎雷死他。

“我还知道,昨天半夜你出去了,一个小时以后才回来,回了房间半天不睡觉。”

“你。。。”李飞一惊,抬起头来,方思雨大眼镜后面,眼角眉梢满是笑意。

“你和陈曦也不是在谈恋爱,是在调查一件事。”

李飞急忙一伸手捂住了她的嘴,低声道:“你猜到了也不要说出来,这些事情你不该知道。”

“我了解陈曦,她是一个内敛的女孩,有什么事都不会说出来,但我看她这次心事很重,很想帮帮她,我知道她和一个部队的军官关系很好,起初以为是你,但很快我就知道另有其人,她是一个对感情很专一的人,和你在一起,一定有原因,现在我看出来了,你们是在办一件事。”

李飞叹了口气,低声道:“这件事不合适告诉你,你也帮不上什么忙,还是不要多问了,我们能解决,如果实在有困难,我会找你的。”

“我相信她,也相信你,不会做坏事的,只是多个朋友多份力量,我希望能为你们尽一点力。”

两人边谈边走,回到队里,快开早饭了,几个女孩才刚刚起来,他的举动,让战友们一时搞不清他究竟在和哪一个谈恋爱,好象除了大大咧咧的刘洋洋,其它三个都有可能,这可太有本事了。在战友的惊异中,他让队长办好了通行证,带她们去看发射架,现在是任务空闲,外来车辆可以自由出入,但必须在司令部保卫处登记备案。

高耸入云的铁塔在朝阳映照下雄浑威峨,一下子就吸引了女孩们的注意,清脆的欢笑声打碎了这里的宁静,鲜花绿荫中飞起了几只快乐的蝴蝶,塔架电梯值班室里孤零零的小战士也闻声走了出来,看着几个女孩在那里打闹嘻戏,李飞请值班员过来给几个女孩讲解塔架的功能和发射的过程,趁大家都在听讲的时候,李飞借故走开了,在四处转了转,对方的监视哨显然不在近处,这里视野开阔,又没有无关人员,只要一有人走近,马上就可以发现,对方已知道了他取走重要物证,不知下一步会在哪里下杀手,当然,在没有找到物证前,他们是安全的。为了预防万一,他还是将M9带在身边。这是他是熟人,没人会想到他敢带着手枪到处遛达,几人一天下来,发射塔,发射井到处转,依然是相安无事,李飞趁机将徐哲的信转达给了陈曦。听到这么严重的事件,陈曦现镇静,也乱了方寸了,她毕竟只是个学生,没有李飞那样的经历,可偏偏又完全卷进去,无法脱身,这一天不免过有点强颜欢笑。天色将晚,见冯雪和陈曦都累了(陈曦是心情没了),大家早早的返回了队里。一路平安,没出什么意外。

回到房间,李飞打开了铁盒,又一次细细的分析信件,这时是特种兵的大本营,外人不没有本事进来,他是转业干部,基地方面也不可能派人来查他的房间,那样,这个人马上就暴露了,但他还是在房间留下了后手,他把方思雨的笔记本借了过来,在他离开时,他故意留给其它战友打游戏,今天是周末,房间一定不会少人,别人很难钻空子。

回来后,他从和战友的闲谈中了解到,基地作试处、训练处、保卫处都有过参谋来,队长接待的,至于他的房间,来的都是几个平时要好的,炊事班的石头和风车,一中队的中队长杜建国,队长,几个人都来这里打游戏看电影的,显然,基地机关来的几个人里必定有该组织派来的,可没人进过他的房间,他无法确认,看来,只能从这几个人找线索了。

第二天,刘洋洋被战友们撺掇着去县城,她不会开车,就拉上了陈曦一起去,方思雨吃这里的特产上了瘾,找了个口袋,拉着李飞和她一起去摘玉米,两人翻过后山,来到了半山腰的一处农田,这里大多农田都是梯田,一边是坡,一边是沟,一条小路曲曲折折很不好走,两人很快就摘满了口袋,方思雨走在前面,李飞扛着袋子走在后面,方思雨怕晒,于是他们顺着坡下小路回队里,前面的方思雨长发上扎了一个漂亮的银色头饰,闪着金属的光泽,在李飞的眼前一晃一晃的,李飞忽然觉的有些不对劲的地方,看看前后左右,看看方思雨和自己。

方思雨头饰又是一闪,反光,他明白了,这是最好的伏击时间,他应当查看四周有没有望远镜,瞄准镜,他迅速向坡上望去,同时放低姿势,变换脚步,就在他刚刚看清山坡上一点闪光一瞬即逝后一刹那,他的右腿一麻,一头栽下沟里。

中弹了,他顾不上查看伤口,几个滚翻到沟底,抽出了M9,对方显然使用了消声器,但子弹的威力也大打折扣,从中枪的部位来看,对方还不想要他的命,他安全了,方思雨自然也会安全的。所以他没有燥动,而是伏在原地听了听四周,附近应该没有人。

方思雨转头不见了他,急忙大喊:“李飞,李飞。。。在哪儿呢”

李飞大声喊道:“我刚才不小心踩空了,摔到沟里了,我没事。”

方思雨闻声四处找着他的身影。

李飞伏在沟里,大脑在拼命转动,怎么脱险,自己一露头,对手会不会改变了主意,给他来个直接爆头,刚才万幸自己觉醒的早了一秒,这一枪大概只是擦破了皮,他的小腿仍然有痛感,说明伤的并不重。

他总不能总卧在这里不动吧,这个困难如何化解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