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之抗日篇 庙算 引子

倒霉的疯子 收藏 0 18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1.html[/size][/URL] “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多算胜,少算不胜,而况于无算呼!吾以此观之,胜负见矣。”这句话出自《孙子兵法·计篇》。 这里的庙算即指战役之前的战略筹划。 春秋战国时期是中国古代军事理论的大发展时期,战略理论也比较系统地形成了,其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1.html


“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多算胜,少算不胜,而况于无算呼!吾以此观之,胜负见矣。”这句话出自《孙子兵法·计篇》。

这里的庙算即指战役之前的战略筹划。

春秋战国时期是中国古代军事理论的大发展时期,战略理论也比较系统地形成了,其重要标志就是《孙子兵法》的问世,因为这本书提出了我国古代最早的战略概念——“庙算”。“庙算”作为先秦时期对军事决策实践活动的概括和总结,主要体现了这一时期军事决策的特点。自夏朝开始,国家凡遇战事,都要告于祖庙,议于庙堂,成为一种固定的仪式。在庙堂占卜吉凶、祈求神灵护佑,以巫术假托神的旨意,迫使人们进行战争,这是“庙算”的原始形态。

曹操在注《孙子》时说:“选将、量敌、度地、料卒、远近、险易,计于庙堂也”,张预注《孙子》中也说:“古者兴师 ,命将必致斋于庙,授以成算,然后遣之。”

这里的“庙算”实际上已成为在庙堂召开“作战会议”、研究克敌制胜方略的代名词。

白识荆现在也坐在一座庙里,而且也在算计着事情,只是他不知道这算不算得上是庙算。

狄松剃头刘郝宽陈老水这几个人围坐在白识荆身边面面相觑。

白识荆环视了一眼身边的几个人:“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多算胜,少算不胜,而况于无算呼!吾以此观之,胜负见矣。”

陈老水摸了摸下巴:“四爷,你说的都是些啥之乎者也的,咱这脑袋瓜子可听不明白!”

剃头刘剜了陈老水一眼:“四爷说的是兵书,你个河飘子能听得懂么?”

郝宽晃了一下脑袋:“胜负见矣!四爷,咱们是不是又要干什么活啦?”

狄松摇摇头:“黑老鸹,你在哪儿瞎说什么呢?四爷说的那些话你听得懂么?”

白识荆慢慢看着身边的这几个人,他在犹豫是不是把话说的更明白一些的时候,刘景龙在门外轻轻敲门:“四爷,您说的那个人来了。”

“让他进来吧!”白识荆很平静的说了一声。

于是门开了,于是癞狐狸那张脸就出现在众人面前。

“白四爷,这个时候招呼我过来,有嘛要紧事呀?”癞狐狸没有理会其他人,大大方方的拉过一把椅子坐在白识荆身边。

“那个马五还在你那儿吗?”

“在啊,四爷您老怎么想起他来了?”癞狐狸满口的天津腔儿里面丝毫没有一丝不敬,这让剃头刘郝宽这几个人心里又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白识荆沉了一会儿:“有几个人?”

癞狐狸想了想:“算上马五那小子就四个人。”

“你能不能把他们都给我活着送过来?”

癞狐狸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四爷,您老人家又不是不知道,我手底下哪有那样的人呐!”

“乌鸦,老水,你们跟他回去,把那几个人活着给我带到咱们会合的地方,有什么需要只管跟这位说,他会安排好的。”白识荆看了看郝宽和陈老水,转过脸又看了看癞狐狸,“我这两个兄弟要是出了什么事,你小子当心我扒了你的皮!”

“哪能啊!”癞狐狸的脸上挤满了笑容,“瞧四爷您老说的,我是那样的人吗!”

郝宽和陈老水互相看了一眼:“四爷,都要活的?”

“都要活的。”白识荆微微点了一下头,“这几个人我可是有大用的。”

“有大用?”癞狐狸看了看郝宽和陈老水,凑近了白识荆低声说道:“四爷,您老这么一动手,那边八成就知道了。这事儿要是让那边知道了可不是个小事儿,我这儿四爷您老是不是也得给多说两句?”说这话的时候,白识荆感到了癞狐狸的紧张和惧怕。

“您放心,事儿是我惹下的,人是我带走的,要是有事的话你只管往我身上推就行了。”白识荆说着,伸出手轻轻拍了拍癞狐狸的后背,“没你什么事。”

癞狐狸似乎放松了许多:“四爷,有您老这句话就好,有您老这句话就好。”

剃头刘站了起来:“四爷,我看这事儿还是我去办吧!”

白识荆看了看剃头刘,轻轻摆了摆手:“老刘,我还有别的活儿让你去办。”说着,白识荆瞧了瞧癞狐狸:“你现在带着我这两个兄弟回去,记着,在你的地面上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可要拿你是问!”

癞狐狸赶紧站起身:“四爷,您老放心,嘛事也出不了,我保证您老人家这两位弟兄安安全全出我的地面儿!”

白识荆挥了挥手:“好了,你们走吧!”

郝宽和陈老水犹豫着站起身,陈老水迟疑着:“四爷,就我们两个,成吗?”

白识荆哼了一声:“要是乌鸦和你老水连这点儿事儿都搞不定还不如回家去抱孩子。”

看着郝宽和陈老水跟着癞狐狸出了门,一直默不作声的狄松翻了翻那双老鼠眼:“四爷,我干什么?他们都有活儿,我不能闲着吧?”

白识荆看着狄松:“我能让你这老耗子闲着吗?去,把那些愿意跟我白识荆走的弟兄们召集起来,带上这些年咱们积攒的那些家伙什儿,对了,我要你看好的那几件东西也一起捎着,你带着他们先走一步。”顿了一顿,白识荆继续说道:“告诉那些走的弟兄们,他们只要不坏我白某人的事情以后还是我的弟兄,谁要是嘴巴不值钱我可是要找上门去的。”

狄松撇了撇嘴:“四爷放心,这个我明白!”

狄松走了之后屋子里就只剩下白识荆和剃头刘两个人。

“四爷,我去干什么活儿?”剃头刘首先打破了沉默。

白识荆从身上掏出一张纸条儿:“在这个地方有两个半死的人,不过看守他们的人怕是得有四五个,你去把他们都弄到天津这边来,要是不顺的话可以做掉一两个。”

剃头刘接过纸条看了看,然后把这张纸条烧成了灰:“四爷,这次整这么多活人回来一定是有大用处的吧?”

白识荆看着剃头刘轻轻点了点头:“是,有大用处。”

剃头刘也点了点头:“好,我这动身去办!”说着,剃头刘站起身。

白识荆看着剃头刘:“老刘,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我要他们的用处吗?”

剃头刘摇摇头:“四爷有用就是有用,至于干什么用是四爷您的事情,我老刘不想知道。”

白识荆也摇摇头:“老刘,你坐下,我想让你知道。”

“四爷,这是为什么?”剃头刘很平静。

“因为你是我的兄弟。”白识荆说的也很平静,“你是我白某人的兄弟,不是我白某人的弟兄。”

······

肖霖看着钟先生,他的眼睛充满了疑惑:“钟先生,你这么说的意思就是我们马上要赢了?”

“是的。”钟先生慢条斯理的夹了一筷子菜肴放进嘴巴里慢慢嚼着,似乎老刀把子真的变成了他口中的被咀嚼成稀烂的菜。

“中国人的兵书上有句话,对,《孙子兵法》,那上面说,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肖霖说着轻轻提了一下鼻子,“我们有几成胜算?”

“想知道?”钟先生的脸上显露出的一丝不悦稍纵即逝,“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多算胜,少算不胜,而况于无算呼!吾以此观之,胜负见矣。肖霖老弟,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我们到底有几成的把握?”

肖霖轻轻点了点头:“是的,我想知道。我不想因为我们的疏忽大意而让我们那些优秀的帝国勇士白白的流血,倒下。”

钟先生微微一笑:“肖霖老弟,我觉得我们的计划应该有八成把握。”

肖霖摇头:“不,不是我们的计划,那是钟先生您一个人的计划。”

钟先生看着面前的肖霖,那眼神似乎是看到了一个陌生的人:“肖霖老弟,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钟先生很清楚,所有的日本人都有着浓厚的等级意识,他们脑袋里面的等级观念根深蒂固。“惧上”、“欺下”是日本人的特点,尽管他们敢公开反驳政府,敢怒骂总理大臣,可是没有人和自己的集团作对,更没有人和自己的上级作对。肖霖这个人表面上看起来和所有的日本人一样拘谨刻板,可是这个人头脑里却多多少少有那么一点儿属于他自己的思想。

钟先生不喜欢像岗村那样的人,他喜欢的是像肖霖这样的人,现在的钟先生心里非常高兴,但是从他的脸上什么也看不到。

肖霖努力的把身子坐直:“钟先生,虽然我没有什么决定权,可是我觉得,一个计划,哪怕不能做到万无一失也要努力去做到更周全,更完善,这样我们才有更大的回旋余地。”

钟先生看着肖霖,好一会儿没有说话:“好吧,我说给你肖霖老弟听听,老弟你用你大阪商人精明的脑袋帮我考虑周全。”

肖霖没有说话,只是用力的点了一下头。

“眼下我们的人已经进入到老刀把子的的内部,我们可以顺利的得到他们的情报,而他们却不知道我们的底细,这一反一正是两成;老刀把子现在群龙无首,以有心算无心,只靠他们留下的那些人根本不足以抵挡我们的进攻,这一反一正又是两成;滚地雷家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老刀把子至今也没有给雷家一个交代,雷家上上下下怕是恨得牙根疼,我们趁机和他们联手,这又是两成;铃木君现在和何九一起去追杀老爷子那个老家伙,估计一点儿问题也没有,这算是一成;我们现在掌握着那个刀子的把柄,只要我们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把这个风放出去,到时候老刀把子一定会乱成一锅粥,这又算是一成,所有这些加起来,我们就有了八成把握!”说完这席话,钟先生的脸上带着微笑,但是他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诡异的光。

“多算胜,少算不胜,而况于无算呼!吾以此观之,胜负见矣。”肖霖慢慢地说着,轻轻地摇了摇头,“钟先生,就只有这些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