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既然,在这里的土匪是商量好了自己的结果,于是,梁中国就拿出扩音器把这个答案给“奉送”上去了,让苏军人马是知道一下己方的答案了,本来,在这里的土匪弟兄们在这里的苏军人马会有拖拖拉拉的做法在这里,可是,令他们是出奇的是,在这里的苏军人马是很快的就有了回复,而且,是第一时间的那种。

最后,让在这里的中国土匪弟兄们是更觉得惊讶的是在这里的苏军竟然出动提出让自己的长官一个孤身前来己方的阵地当中,苏军的这个回答是立即让在这里的土匪弟兄们是对苏军的长官是刮目相看,而且,是那种处于无限佩服当中的那种,因为,在这里的中国土匪还以为在这里的苏军长官会是那种平庸无为,碌碌无为的那种,只不过,是仗着自己有强大的高科技才能来蒙古的,现在,在这里的中国土匪看来,在这里的苏军是真的有点真本事才会来这里的!

至少这位苏军长官是不怕死,这点,在这里的苏军长官是确定无疑的,不然的话,他也是不会出动提出这个请求的,在这里的中国土匪弟兄们可都是英雄好汉,他们最佩服就是这种人,所以,在这里的中国土匪弟兄们才会有这种感觉的!

那好,既然,在这里的苏军指挥官是想来这里送死,那么,在这里的梁中国也是不拦着,他是答应了在这里的苏军的请求,同意这么做了!

于是,在这里的中苏两方的人马就各自忙碌开了——

先说,在这里的中国土匪军队是在梁中国带领之下,他们是好好的站立好了,展现出一副中国军人应该有的样子了,而在对面的苏军鲁韦奥则是把自己的部下全部都安排好了,然后,他是从容不迫往梁中国这边土匪来了。

鲁韦奥将军是走路来到梁中国这边的阵地这里的,当他来到梁中国的这边阵地的时候,他是惊奇的发现在这里的敌人是一副训练有素的样子是站在地上,或者是站在修筑好的工事里面,或者是在四处放哨站岗,总之是一句话,就是没有一个人是闲着,他们都是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都是各自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尽量做到人有所用,优劣各得其所!

梁亮峰梁中国两父子可是在这里的首脑人物,既然,谈判的这个方法是梁中国提出来的,所以,这次见鲁韦奥将军是由梁中国一个接见,梁亮峰则是去一旁做的别的事情,做好战前应该有的准备了,也就是说接下来的时间就是梁中国和鲁韦奥将军单独见面时间了。

梁中国和鲁韦奥将军两个人是截然不同的人物,不过,他们两个人倒是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两个人都是爱国者,这个都是确定无疑的,只不过,梁中国是一个保家卫国的爱国者,鲁韦奥将军则是一个侵略的爱国者,这样的描述或许是不恰当的,但是,到了最后以后,他们两个人倒是殊途同归的!

梁中国和鲁韦奥将军两个人见面以后,他们两个人都是初次见面,虽然,他们两个人都是对手,而且,还是即将就要战斗的对手了,但是,他们两个人见面起来以后还是相当的客气的。

不错,在这里的梁中国因为中苏边境争端问题是最痛恨就是苏联人了,可是,梁中国这个人也是佩服英雄好汉之徒,而苏军的鲁韦奥将军竟然敢只身前来,那就是说他鲁韦奥将军就是这样子的人,故此,梁中国是因此高看鲁韦奥将军一眼了!

至于鲁韦奥将军,因为,他是认为梁中国是有可能是打败自己师父的仇人,所以,鲁韦奥虽然是因为杀师之仇是恨透了梁中国,但是,鲁韦奥是知道自己的师父有多么厉害,梁中国竟然能够杀死自己的师父捷林夫将军,于是,鲁韦奥就知道梁中国是不好惹了,故此,鲁韦奥将军也是不敢对梁中国太放肆的!

于是,在这里的梁中国和鲁韦奥将军两个人是各自权衡利弊以后,是知道对方都不是好惹的情况之下,在这里的梁中国和鲁韦奥将军两个人都是对对方彬彬有礼的,具体的表现就在他们两个人都是在介绍自己的时候都是相当客气,都没有粗言粗语,冷言冷语的,至少也是没有吹胡子瞪眼睛的那种。

当梁中国和鲁韦奥将军是互相介绍完自己以后,他们两个人是多多少少知道了对方的一点底细了,由于,鲁韦奥将军是关心自己的师父的死,故此,他是首先发难开始问梁中国了,鲁韦奥将军是问梁中国,道:“梁中国,我的师父是捷林夫将军,他现在是为国牺牲了,不知道,我的师父是不是死在你手里面的!”

梁中国听了这话以后,他真的是吃了一惊了,他在心里面真的是暗暗道冤家路窄,自己和己方众人是遇见谁不好,竟然会遇见捷林夫将军的徒弟,看来己方真的是运气不佳呀!

梁中国是在心里面是这么想的,可是,他却还知道自己的嘴巴是必须回答人家的问题,不然的话,自己可真的不礼貌的行为,那么,他和他之间的对话,只怕也是不要进行了!

梁中国是一个光明磊落之人,他是不想和鲁韦奥将军遮遮掩掩,他也不想地鲁韦奥将军撒谎,当然了,他也不需要想鲁韦奥将军撒谎,所以,梁中国就是痛痛快快的承认了!

出乎梁中国的意料之外,梁中国是以为只要是自己承认了以后,鲁韦奥将军是肯定会对自己是大发脾气的,甚至,会和自己打起来,会打自己几拳过去,但是,在这里的梁中国竟然是会没有想到,他没有想到鲁韦奥将军竟然是一点反应也没有,鲁韦奥将军就只是这样淡淡的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罢了!

梁中国是疑惑的问道:“鲁韦奥将军,你是不是很恨我梁中国?”

鲁韦奥将军是淡然了叹了一口气,然后,鲁韦奥将军是忽然把看了看地下的沙漠以后,鲁韦奥将军是冷冷的道:“梁中国,你知不知道,我的师父捷林夫将军是跟我父亲没有什么两样的,我尊敬他,甚至超过了我尊敬我自己一样,如今,你把我的师父给杀了,你说我会不会恨你?!”

鲁韦奥将军说的都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梁中国是自然也是相当的理解和明白的,可是,梁中国也是有自己的一番说辞的,梁中国是冷然道:“鲁韦奥将军,不错,你的师父的的确确是死在我的手下的,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他为什么会死呀?!”

鲁韦奥将军是不明白和不理解,他是一头雾水,道:“梁中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梁中国是冷冷道:“鲁韦奥,你师父去中国的奉天去做什么,你应该知道的很清楚的,他不是去游山玩水,和进行友好的外交访问的,他是去搞侵略的,他是去侵略我们中国的,你师父为死在他的手里面绝地是咎由自取,怨不得其他人!”

鲁韦奥显然是不认同梁中国的这种说法,鲁韦奥将军是冷冷的哼了一声,道:“梁中国,你说的是从你们中国的说法来说的,如果,是按照我们苏联的方法来说的话,那么,我的师父是为了国家才献身的,这个你要明白!”

梁中国是显然不服,道:“鲁韦奥将军,你要明白为国家献身的方法有很多种,不一定要用侵略手段才行的,这个你怎么说?”

鲁韦奥是淡淡的盯了梁中国一眼,然后,前者显然是笑梁中国无知和愚昧了,鲁韦奥是冷笑道:“梁中国,官场险恶,这个道理你不明白,你不是官场中人,我不想和你们说这些,我们还是说别的吧!”

既然,在这里的鲁韦奥将军是不想说这个问题,那么,梁中国也就成全了鲁韦奥将军了,梁中国遂就开始聊别的话题了,梁中国是道:“鲁韦奥将军,刚才你说你要为你的师父报仇,但是,我也要告诉你,我也要为我的国家报仇!”

“为国家报仇!”,在这里的鲁韦奥将军是喃喃的重复了梁中国说的话语了,然后,鲁韦奥将军是明白了梁中国说的话语了,鲁韦奥是有点带着询问的口气对梁中国,道:“梁中国,你说的就是中苏边境争端和蒙古问题吧!”

梁中国是郑重的点了点头,然后,他是对鲁韦奥将军道:“鲁韦奥将军,你现在是人在蒙古,你应该知道你们苏联和沙俄为了拿到我们中国的土地是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吗,这个我想你是肯定知道的!不然的话,要是你连这些都是不明白和不了解的话,那么,你鲁韦奥将军也是绝对不可能来蒙古这里的!”

鲁韦奥将军是有点佩服梁中国的点了点头了,然后,前者是道:“梁中国,如此说来的话,你来这里是来收复蒙古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