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段镶嵌在骨髓的记忆


这是一片无法释怀的镜像


只有每个昼夜独自一人抽烟缅怀的想念,但那是一相情愿。


只有太多的太多,我想再背负却不能再次承受的无奈


此刻在回忆着过去,很想念真的。还记得退伍的那天站在湘河边的发呆。记得入伍第一次的班会班长说的那句:“部队是什么,它就是不对”但是傻逼戳戳的不理解,但那天在那回忆着这句话,我愕然了好久好久。


“天为什么是黑的,我说它是黑的就是黑的。”(牛逼新兵连班长)


“我说你肉你还不接受,还硬要说你是吃大米长大的。”(老司务长对我们王三皮(波)同志语重心长的教导,起因是他分不清楚韭菜和葱的区别)


“你们这群家伙,站在一起就是一堆狗屎,一个个站着就是一坨坨狗屎。”(屠夫队长语,后面我们中队建了个群群名叫狗屎一堆,他自己叫狗屎一坨)


“你就是坨狗屎,还在冒着烟子”(上句的延续版)


“是不是哟,搞的跟真的一样。”(山东口音的四川话,也是出自我们的屠夫队长。新兵的时候可以用四句话概括他。“畜牲不离口,钢管不离手,营区走一走,总能听到吼。”)


“不要虚,虚啥子嘛。”(班长赵佳的口头禅,这家伙胆小,总是这么自我安慰。很有阿Q精神的一家伙)


“你是猪是不?”“不是”“那你怎么这么笨?”“你怎么能这样子说我呢?你侮辱我可以,但是你不能侮辱猪。”(来自四川的大头同志和三皮同志的对话)


“我不跟你们这群没文化,没素质,没教养的人说话”(这兄弟我记得他好像初中都没读完···)


“妈妈呀,这个西瓜怎么长的跟南瓜样?”(其实那就是个南瓜,出自三皮同志)


“叔叔,你还没说谢谢呢!”(这个还是出自三皮同志,话说有次三皮同志执勤,欲出大恭。没手纸,又憋不住了。看到一哦罗(藏语里小孩的意思)“哦罗,过来。”那小孩背着书包怯生生的走过来了“叔叔,有什么事?”“有纸没得?”“有”“拿过来”很强硬的语气。而后那小孩很小心的说了句“我只要作业本和课本。”三皮很急的来了句撕两张来。那小家伙估计吓的不行,手颤抖着撕了。三皮转身欲走,那小孩理直气壮的来句“叔叔,你还没说谢谢呢!老师说受人帮助要说谢谢的。”···


“本人本年度为中队做出的贡献有,一。今年5月我手术未痊愈,而后中队有任务。我毅然的拖着病躯挂着肠子参加中队工作。二。还于8月份参加了空军导弹驱散群众的军事演习的外围警戒执勤。”(来自号称冯敬饶的老三级,其实他就割了个阑尾外加出去煮了个饭)


“男人不能说不行,女人不能说不要。”(出自支队参谋长某次视频会议的雷语,据说那次会议有很多同志肚子抽筋了)


“通过今天晚上的紧急集合情况来看,同志们的背包质量普遍不行。这是为什么呢?我认为有两个原因,第一,背包打的送。”斟酌下“第二,背包打的不够紧。”(教导队副大队)


“诶,带一个肉的干部比带一个肉的兵还难?”(教导队教导员对上面一位的评价)


“苏杨,怎么样才能去医院?”“为什么啊?”“我不想在中队呆了,太累了,我想去卫生队,最好就是不会出什么事又能去的,”“你这样,去卫生实把那84消毒液喝几口就能洗肠子去了。”(据说我们的三皮同志后面真的跑去喝了半大瓶。后面连肚子都没拉一个。后面又跑叫我用石头把他腿砸断,我没敢干···)


诶,两年时光真的好快。就哪么完了。部队,那个我自己一天骂八遍却不让别人骂一遍的地方。我怀念,我眷恋。

怀念部队,晒晒在部队的日子那些记忆


怀念部队,晒晒在部队的日子那些记忆


怀念部队,晒晒在部队的日子那些记忆


怀念部队,晒晒在部队的日子那些记忆


怀念部队,晒晒在部队的日子那些记忆


怀念部队,晒晒在部队的日子那些记忆


怀念部队,晒晒在部队的日子那些记忆


怀念部队,晒晒在部队的日子那些记忆


怀念部队,晒晒在部队的日子那些记忆


怀念部队,晒晒在部队的日子那些记忆


怀念部队,晒晒在部队的日子那些记忆


怀念部队,晒晒在部队的日子那些记忆


怀念部队,晒晒在部队的日子那些记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