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的信

jizhibird 收藏 0 108
导读:曾经有次站在桑干河畔,面朝着一轮夕阳,看着它愈来愈红的神色,将天地间一切照的温暖而旷远,让人怀疑天地最初似乎就是这个样子,我想,假如现在的我和十几年前的那个年轻人偶然相遇,他们会说些什么,会不会紧紧握住手?但想来最好的场面也许就是漠然走开,谁都不会理会谁。 那个年轻人就是我! 而曾经的那次只是出现在我的偶尔的想象里,事实上从来都没有真正出现过。 这些是出现在无聊的岁月和日子里的,有段时光,无聊似加了苦味的口香糖,紧紧的粘在我身上,让我难以摆脱,于是,唯有回忆旧日时光

曾经有次站在桑干河畔,面朝着一轮夕阳,看着它愈来愈红的神色,将天地间一切照的温暖而旷远,让人怀疑天地最初似乎就是这个样子,我想,假如现在的我和十几年前的那个年轻人偶然相遇,他们会说些什么,会不会紧紧握住手?但想来最好的场面也许就是漠然走开,谁都不会理会谁。


那个年轻人就是我!


而曾经的那次只是出现在我的偶尔的想象里,事实上从来都没有真正出现过。


这些是出现在无聊的岁月和日子里的,有段时光,无聊似加了苦味的口香糖,紧紧的粘在我身上,让我难以摆脱,于是,唯有回忆旧日时光,让自己如同炒在锅里的瓜子,渴望幸福的炽热会融化掉身上的痕迹,于是,大学里脏污墙壁上的字帖,东风公园里溢过月季花盆的细细水渍,傍晚时分的风刮得树叶哗哗作响的乡下小路。在这时,那桑干河畔的夕阳便自然出现了。我不知道这情景会怎么突然与现在印合在一起,也许那时生活的太浪漫,这时生活的太现实?但浪漫和现实本不是应该在一起的。就如同风和树根一样,风总是要往前的,而树根只能呆在原地,除了向泥土更深处探索挖掘,那里都去不了。但正因为此,风总是要刮,要经过一些地方,它要吹动浮云,要绕过高山,要抚摸小草,自然会惊醒、触动深埋地下的根。


毋宁说,是过去的时光在召唤我了,或者说,我曾经浪漫天真思想并没有死掉。它存活在我苍白岁月暗淡日子灰色的情感里,是的,只有这时它是最真实的,最灿烂的,因为也许这时的我最自私,在这自私里,我发现了我念念不忘的东西其实我从来都不曾得到过,它只存在于现实之外,与我隔着白天和黑夜的距离,睡着和醒来的距离,真实和虚假的距离。没错,我经常做梦,但我总要醒来,在睡梦里得到的欢愉并不能胜得了真实里的哪怕一句责备。因此,我常常不敢做梦,做了梦之后也要千方百计地忘掉它,不至于因为梦的美好而忘记该走的的路。我在努力走路!从夜晚走向白天,如果能在夜晚里走路,我也愿意。


那段日子过去了,或者说无聊不再是我的日课,或者更清楚些,我的梦没有了。


我现在很忙!是的,是有人说过:忙是什么?忙是让心灵死亡的东西。这也许有他的道理,但我并没有死,我的根还在继续生长,尽管不是向着阳光雨露,不会有蝶儿的轻舞**,但我是向着更坚实的生活底层迈进。虽然在这迈进中,许多人会觉得有些悲怆甚至麻木沉沦,可是我本来就是树根,我只需要土壤,白云与我何干?鸟鸣与我何干?泥土里黑暗的甚至做梦也会迷失方向,那就正好让梦消失吧。


你知道吗?我有好些时日不再做梦了,晚上十二点沉沉睡去,走上五点半爬床而起,去时星星举着灯笼,来时月光打着脚跟。


的确,有一次,走在大清河边,灯影幢幢,河水已经结冰,只是在橡胶坝处仍然能听到哗哗的流水声,河水没有全部封冻,那天是这段时间最冷的一天,以后会不会全冻住呢,那时,突然就有了一种想法,夕阳下的河水会是怎样的呢?但肯定和桑干河是不同的,桑干河水是会将源头的夕阳红光一直永恒地运送到眼际之外的,这点恩情,夕阳是不会忘记的,而大清河不会,它是南向的人工河流。而且,当时灯光的如此黯淡连对岸的物体都模糊不清。


你看,这就是我的这一段生活经历。或许,某一天,春天的风又会吹来,那就让树叶随着它跳舞吧,毕竟,浪漫是不容伤害的,生活的样式是可以千变万化的,但这并不影响我的根继续下潜,我要使自己足够坚强、粗壮、甚至庸俗,因为,树叶本来就不是我;或者与我相关,但并不与我接近,它有它的生活,我有我的生活。


你是怎样的生活呢?是白天也在做梦吗?也许这就是你我之间最根本的区别,也许这也是我与十几年前的我的区别。


祝你天天有好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