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穿越 正文 015钢丝路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2.html


城北警卫中队已被熊熊烈火包围,存放在弹药库里的子弹、手榴弹、雷管、炸药不时传出爆响。子弹被高温烘烤后,噼里啪啦地像流星雨往四处飞散,该建筑物方圆两公里被划为禁区,在大火扑灭前,任何人不得接近危险地带。

夜色三更,唐式遵军长因为工作需要,正在“同事家里”睡觉,在半醒半睡时,被一阵急促的电话声吵醒,很不情愿地拿起电话:喂,谁啊!大半夜的什么事?

唐军长,大事不好了,城北警卫中队遭到袭击!

你是?

军长,你连我声音都听不出来?我是刘营长啊!

刘营长?你这是越级上报,这是你团长处理的事,别乱打骚扰电话!唐式遵愤怒地挂了电话,又接着睡。但很快又有电话接连响起,是“有关部门领导”打来的,今天真是没法睡觉!

怎么这么晚还有人找你谈工作?唐式遵“朋友”也被吵醒。

“宝贝”,今晚不陪你了,城北出了大事!

什么事让你如此紧张?难道又有共产党….

哎,说不清楚,城北警卫中队遭到不明武装分子袭击,损失惨重!我要赶去现场,你自己睡吧,我可能很晚才回来。唐式遵穿好军服,戴好军帽,透着窗帘看下去,楼下的司机早已发动汽车,这些人咋这么快找上门了?

唐式遵在两名警卫员护送下了楼,乘坐的汽车刚到大门口,就被记者手持这时代的各种“古老相机”围着,这些记者真难缠。

诸位,请让让,别耽误军长处理紧急公务!

唐式遵看着记者围着不走,汽车无法开行,只好下车接受记者采访。

各位记者同志,我要去现场指导救援工作,有什么问题赶紧问吧。

这时候,中央日报的一名女记者首先提问:唐军长,市民都说城北安全状况日况愈下,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嗯,嗯”!唐式遵镇了镇嗓子:胡说,目前市民普遍表示:城市安全指数状况良好,人民生活很幸福,不知你们从哪听到的负面舆论,相信这一定是共产党造谣,他们恶意制造国民政府负面舆论,此次事件我们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严厉打击造谣的、不明真相的群众,希望大家不要做不明真相的群众,谢谢大家!

唐军长,我们是新天地日报记者,请问你对这次“不明武装人员”袭击政府军队有什么看法?

这个问题是个问题,我们正在调查处理,虽然此次事件是由个别“别有用心的人”阴谋策划,但当地政府已进行有条不紊地做好善后工作,受伤的市民已得到就近医院救治,据民意调查结果显示:本市市民目前情绪很稳定。另外,针对此事件,我们已组织“有关部门”专家立案调查,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暴力分子就会露出水面,接受国民政府的严厉打击!

说完,不待其他记者纠缠,唐式遵坐上汽车后排,两名警卫坐在身边,窗户外也有两名警卫肉身保护。大家快让开了啊,耽误了军长公务…

还未待站在汽车两旁警卫说完,围观的“不明真相群众”很快让开道路,看着唐式遵的汽车消失在人们视线中。

快走!装备有自行车的记者,第一时间赶到事发现场,在城北消防部门的努力下,终于将大火扑灭,只见警卫中队大楼被大火烧得惨不忍睹,豪华大楼的主体结构已经报废,原帖上高级瓷砖的大楼,现在被大火烧的面目全非,仍有浓烟从大楼内散出,现场弥漫着一股怪味,据说烧死很多人,这味道就从大楼里飘出来的。

当大火扑灭后,相关医疗、救援人员抬着担架走进现场,从废墟里边抬出很多尸体,他们都是被大火烧死或浓烟熏死在里边。半小时后,搜救工作已经结束,没有发现活着的人员,大院内摆了四十多具尸体,看着四处狼藉,“有关部门”领导的额头上已经冒着粗汗。

出了事说什么也晚,目前最重要的是做好伤员救治工作,经“有关部门”统计,警卫中队被袭,共造成四十二名士兵死亡,九十七人受伤,其中有十四人尚未脱离生命危险。此次大火共造成十五辆三轮摩托车被毁,另一轿车被烧变了模样,估计无法修复。中队所装备的新式武器(中正式步枪)尚未下发,除了抢救出少量武器,共造成三百支步枪、相应弹药五万发,手榴弹200枚,导-火索800米,黄-色炸药四千公斤被毁。就在事发现场周围一百米,家属房屋主体结构、门窗出现不同程度裂纹,这些都是炸药爆炸时产生的冲击波造成,附近五十米房屋玻璃几乎全被震碎,此次事件惊动了全城,这是城北建市以来,国民政府首次遭到最惨重的袭击。

事件发生后,很快被“消息灵通”的记者以报纸报道,城北市民在翌日早上的中央日报上看到了新闻。城北警卫中队人员被迫撤销编制,被编入城管街道有关部门,此时,整合的城管人员拥有更大的权力,如交通、市政、及全城治安管理。

这夜,搞完袭击的龙崎和赵大海在“老地方”用“老方式”逃出城北,赵大海也没想到这把火的轰动效应,原先以为掀翻几辆装满汽油的摩托车挡住追兵,经龙崎这么一烧,这把火烧大了。

翌日天亮后,住在重庆官邸的蒋介石,也收到了城北市被不明武装人员袭击的报告。戴笠给蒋介石做完汇报,蒋介石连骂了好几个“娘西皮”,究竟是什么人如此大胆?

蒋介石:戴笠,你说西南应该没什么大的匪患吧?这城北市,乃国民政府后方重要军政部门要地,你说几百人的警卫中队,居然这么不堪一击?

戴笠:委员长,刘湘来电,延安的毛泽东发来电报,对此次城北市遭遇不明武装人员袭击,表示强烈谴责,对遇袭身亡的市民表示沉痛哀悼。共产党方面表示:愿积极配合国民政府联手调查此事。

蒋介石:毛泽东消息真灵通啊!这次事件我们一定要调查清楚,如果不是共产党,那会是谁干的?一时间,蒋介石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戴笠:委员长,退一万步说,西南山区纵有土匪,但国民政府也在年年打击,“这些人不是军队一来就作鸟兽散,不然军队一走,这些猴子又来偷桃”,如想对防御像铁桶般的城市驻军发动袭击,无异于找死”。

蒋介石:你分析的很对,如果我们将此次事件与共产党毛泽东联系起来,好像他又没作案动机,这样搞,对他们有什么好处?这事就交给你们情报处全权处理!不,现在立即将你部情报处改为情报局,你任局长!

戴笠:谢委员长栽培,卑职一定将此事件查个水落石出。

哈哈哈哈!原来你们真把警卫中队给烧了?李东听着赵大海讲述,像是亲身经历现场, 只剩下龙崎没有说话,叹气地坐在那发呆。

大哥,你们真英雄啊,干得如此漂亮,佩服、佩服!

李东,这事我们闹大了,我们也没想到这把火越烧越大,最后大火引爆了武器库里的弹药,那几声爆炸,方圆十里外都能听见,估计给国军造成不少死伤,“罪过、罪过,阿弥陀佛”

老百姓应该没事吧?

这个应该不会,那里全是“有关部门”领导的行政办公区域,方圆两公里都是“有关部门”家属生活区,穷人是没钱住那的。

龙崎你也别自责了,要不是我们放火,还不一定能够活着出来,以后我们注意点就是,做大事的人千万不要拘泥于小节。

大哥,怎么山洞里还有一条死狗?

哈哈,这狼狗是老赵打死的,昨晚要不是老赵那一手快抢,说不定你大哥我不是缺胳膊就是断腿了,你看:这嘴巴子够狠吧?随便在哪给你来一口…

李东,要不是龙崎昨晚救我,我这条命没了,谢龙崎救命之恩!

老赵,别说这些,我们大家出来混都不容易,你看:这些钱够我们用了吧?

李东将装钱的两个麻袋放在赵大海面前,他开始由惊讶变成狂喜,钱?发财了!我们发财了!

看吧李东,不管谁看到钱再淡定,也会很高兴!

龙崎,这么多钱哪弄的?

李东,你告诉他!

老赵,这也是大哥抢来的,咋样?

大哥,收下小弟吧,今后兄弟我跟你混!你让我抱着炸药包去炸“城门”都干!

呵呵,年龄上你比我大,你还是叫我龙崎吧,今后我们三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共进退!今天这条死狗我们烤来庆祝,尽兴后我还有个惊喜告诉你们。

惊喜?还有比钱更惊喜的?

对啊,现在我们分工吧,李东去捡柴火、你去挖坑、我拨狗皮,中午咱就有烤肉吃了!

四川西部地区五月份的天气很热,平均温度在17至33度,到了中午日上三竿时,炙热的太阳烤着大地,给人的感觉像是“蒸桑拿”一样既闷又热,还有数不清的小蚊子飞来撞去。但是还好,大树底下好乘凉,李东在树下捡到很多干树枝,龙崎用匕首拔下狗皮,刚才还是浑身泥土的大狗,现在已变成即将入口的美味。

夏日雨水不多,柴火很干燥,燃烧起来比较充分,没有烟,刚才耳边嗡嗡叫的蚊子也被篝火赶走,龙崎转着狗肉烧烤,随着时间推移,现在已散发出阵阵烤肉香,等会再给烤肉撒点盐、放点香料,味道巴适得很。

看着两兄弟盯着狗肉,很想现在就吃,但还没烤好。李东拔出弹夹里的子弹,分类清理放置!赵大海使劲地擦着步枪,已经很程亮了,就等着吃烤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