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穿越 正文 012得民心者得天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2.html


唐式遵召集多个部门召开会议,对“5.24”钱庄大劫案进行多部门联合调查,并让警卫中队、交通警察、城管积极参与其中,发动城市社区力量摸查可疑人员,并让军队在城内各个重要机构、部门进行站岗。社区“相关领导”与治安人员,对住户挨家挨户严查。在国民政府整天来回巡逻的宣传车效应下,城北已陷入人心惶惶,夜晚某些时段还进行宵禁。有钱的大户人家开始高价从人力资源市场招聘保镖,包吃包住,月薪10块大洋,这时代的十块大洋月薪概念,可比得上中共党中央领导待遇。一时间,城北里的物价高涨,有钱的人都怕上街,万一被“穷鬼”盯上就完蛋。

物价已经上涨,不仅食、油、米价,还有吃用不尽的食盐,也成了人们疯抢的储备物资。抢盐的人大多是些投机分子,首先大量地买盐、屯盐,造成市场短缺供应,一些昧着良心的奸商趁机高价出售,造成盐慌。

居住城北的市民,不得不面对高物价带来的挑战,现在除了工资不涨,其他东西都“被高价”算计你,国民政府此次行动不知又要持续多长时间?

好事可以引出坏的结果,坏事可以引出好的机会,对于物价飞涨,最高兴的是那些没良心的“家伙”,所谓“同流合流”,他们可以趁此机会大捞一笔,出门买菜的张大妈被蒜价吓了一跳,以前卖一法币的大蒜现在涨到了三块,张大妈表示“压力”很大,街坊邻居们发明了很多新词,像“盐你高”、“蒜你狠”“被平均”…

开门!“咚,咚,咚”的声音敲响了楼上楼下,治安管理人员跟着“有关部门领导”开始挨家挨户地进行检查,“有关部门”领导使劲地砸门,很多居民在午睡时,或吃饭的时候,他们不请自到。有的治安人员看着哪家没关门,就直接进去检查,运气好的还抓到一些MYPC人员,当场缴获“作案证据”,有钱的给予罚款,没钱的拘留坐牢,运气好的倒是发了一笔小财,运气差的也借此机会向高人指教迷津。

随着当地政府半月来对城北严查、整治,安全形势取得了一定效果,抓捕很多与“5.24”钱庄大劫案无关人员,城北监狱都“被”关满了犯人。他们有的是交不起罚款的,也有的是私藏危险物品罪进来,如私藏具有杀伤力的砍刀、匕首,有个哥么更倒霉,原因他家里私藏了一把祖传的弓箭,据“有关部门领导”介绍:此弓箭具有一定的杀伤力,能轻易造成人体部位受到伤害。

持续的行动延续半月之久,买的食物也快吃完,龙崎他们不得不到集镇上购买生活必须物资。当他们到达集镇时,发现很多群众围在一起讨论着什么事,很不容易地挤进去后,他们无不谈论“5.24”钱庄打劫案的事,在他们眼中,敢做如此滔天大案的人员一定是某个混水帮干的,或者是国军部队中的现役军人,那枪法一枪一个准,要是天天抢那些“资本家”的钱庄,分给穷人就好了。

龙崎、李东走在镇上,嘴里嚼着油条暗自高兴,街边茶馆、剧场,到处演讲被神话的英雄,为了提高上座率,有些茶馆还专门请一些职业评书专家讲解,就到关键时候:请听下回分解。

一个算命模样的老者在茶馆给大伙讲评书,可以理解,人家是兼职干这个,就像今天人们炒股一样,“靠天吃饭”。大家觉得老者讲得十分生动,有的给了他一块、两块法币小费,龙崎他们边喝着茶上好茶水,津津有味地听着故事,据说泡这种茶水,一般取自山水上、湖水中,井水下,这些好茶就是用好水炮制。就在龙崎以为结束的时候,老者话锋一转说道帮会中事,暗示群众加入其中,老者多次言语中表示:他们门派就专门训练这种天才的教官,最后还有好多人积极报名参加“袍哥会”。

大哥,这些人是拿你名头搞商业化,真可恶!要告他们恶意侵犯名誉权!

虚,别乱说话,早晚这些人都要成为我小弟,咱回去。一路上龙崎打听到很多有用信息,了解到城北最新情况,这段时间也是龙崎最难熬的,寂寞的他趁此空闲,购置些许材料,和李东花了几天时间,制造出一把强力弓弩,当他做好弓弩试射一箭,射程和穿透力远超预期目标。

大哥,我弄不明白你造弓弩干嘛?打猎?

不错,当然是打猎,这东西发射时声音很小,上弦后可以瞄准再射击,不影响视觉精度问题,只是这力道大得变态,上弦需要弄个手套。


军长,这小子就是不招,咋办?

灌辣椒水、老虎凳试过了吗?

小的能想的方都用过,没效果,估计八成是“某个组织”的成员。

呸,我们共产党人不怕死,绝不会向你们这群王八蛋屈服!

带血的唾沫吐在唐式遵脸上,这是奇耻大辱,士可忍、孰不可忍,唐式遵从手枪套里拔出手枪,不顾及身边的戴笠阻止,抬手“砰,砰”两声枪响,罪恶的子弹夺取了我方同志年仅二十多岁的生命,他们喊着共产党万岁口号英勇就义。

唐军长,你怎么能这样做?

戴处长,是他们逼我,要怎么办你看着办吧!

戴笠收了人家好处,自然话软。好了、好了,现在人都被你杀了,那钱也找不到,你爽快,我回重庆,这边的事你看着办。

戴处长,别这样,卑职只是一时糊涂,现在他们人已死,钱庄的事我来办。

你来办?

对,钱庄的事是在我防区被抢,就算找不到那笔被劫钱财,我会督促保险公司全额赔付。

这样也行?我可没买保险。

哎,这有啥难处,一会茶室密谈。说完,两人又回到了茶室,就在戴笠疑惑时,唐式遵透露出诡异的笑脸。

唐军长,你说出了这么大的事,现在唯一希望被你两颗子弹弄没了,我朋友的钱怎么办?你还笑得出来?

戴处长,别担心,保险的事是我唐某人说了算,只是个手续嘛…补办一个又何妨,你说是不是?

哦!这样也行?戴笠惊讶地看着唐式遵,你行,我看好你!

当然行,反正钱是国家的,也是我们的,我们说了不算谁算?

有道理,那就赶快办手续吧,我“朋友”还等着我答复呢。戴笠暗自心想:这年头收了钱就要帮人办事,早知道就不收他钱,怎么老是没管住这手。

戴处长,你想报多少损失?

钱庄被劫现金,帐目显示:法币1000万,美元50万元,金条200根,这些都是大户存的钱,你看:这是账册。

啊!这么多?不说劫匪能装,他一个人能扛着这么多钱,在军队重重包围中销声匿迹?奇迹!

唐军长,我也觉得奇怪,如果贵部有难处,我看保险的事还是算了..

不,不是这意思,如此大的数目,恕在下直言,能不能…

唐军长,此事只可意会、不可言词,要不这样..

同流合流,两人终于达成协议,虚报的法币600万,美元37万元,金条176根,这些东西戴笠分四成,唐式遵占六成,就当戴笠想与唐式遵讨价还价时,唐式遵显得紧张了,算的账可是一笔一笔的,这个部长、那个领导,这些都要花钱..

不行,绝对不行,出了事是我顶着,你的合同上只是“代表”人物,出了事又查不到你,我就麻烦了。就这样,戴笠终于和唐式遵达成协议。

事情很快“被”平息,当地国民政府还利用此事,给共产党方面扣了个帽子,说他们抢劫国统区资源,制造摩擦等罪名。此事件通过层层上报,最终报告到党中央毛主席手里。

这天主席正在延安的窑洞里吃中午饭,饭菜有鱼、有肉,还有他喜欢吃的干煸辣椒,这天据说是小平的生日,朱老总、小平、恩来还在举杯庆祝时接到了电报。

主席,有事向你汇报!

小张,快进来,又是哪个军长发的捷报啊?

主席,大事不好了,你看。

主席听说有大事,赶紧地放下碗筷,看着电文生气地拍响桌子,蒋介石又在制造摩擦,可恨!

主席,出什么事了?

恩来,这是电报,你们先看看。

恩来接过电报后,小平、朱德也围了过来,看着电文无不怒骂蒋介石,这个家伙前方打仗不给力,有空就搞摩擦,还说我们搞后方主义,蒋介石是不得民心的,他的所作所为早晚会被人们唾弃,不代表民意的国民党反动派,其早晚会失败的。

主席顿了顿,并一字一句地分析电报内容,同时收到驻成都地下党同志发来的加急电报,原来是我方同志携带炸药开山取石,不幸遭到国民党逮捕,那两名同志不幸遇难,说不定这事是国民党故意陷害我们,。

朱德:主席分析得对,这一定是蒋介石的阴谋,我们要拆穿他的骗局。

小平:我们要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他们出报,我们也出报,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恩来:蒋介石搞摩擦是人人皆知的,我们要通过报纸告诉群众:得不到人民拥护的蒋介石,早晚会失败,全中国人民一人一口唾沫也能将它们淹没。

主席:好了,我们继续吃饭,蒋介石搞摩擦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我们不急,人们群众是有分辨力的,不过这事我们要通过报纸澄清此事,关于蒋介石无证据,蛮横指责、污蔑我党,予以强烈抗议、并谴责,同时希望国共两党真诚加强合作,共同早日打赢抗日战争,为世界人民打赢这场抗法西斯战役,消灭资产阶级剥削而奋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