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2.html


经刑侦科室与军政部门联合调查,无奈这种步枪是从德国原装进口,购买量大,装备分布区域广阔,几乎全国各地都有这种武器的身影。虽然无法查出弹壳编号所属装备地区,但是从现场找到的子弹壳来分析,事情出在刘营长管辖,就能间接把武器与刘营长的军队联系起来。这种毛瑟步枪现在看来也不算是世界名抢,但在当时却是“宝贝”,深受国军士兵欢迎。当年国民政府真正进口这款步枪也不是很多,原因价格太贵,后来政府才花高价钱从德国引进相应设备、生产技术,在德国专家指点下生产仿制武器,中国人历来很聪明,只要到手的东西一学就会,能在短时间里山寨出除了电脑CPU以外的任何东西。

刑侦部经与成都市相应军政部门联手调查此事,调阅枪支下发档案,军区各相关部门也开始着手清理库存武器弹药管理情况,经查实,刘营长防区枪支管理存在很大问题,入库与领出登记资料不清,历年新兵、老兵交接时,武器管理方面存在很大漏洞,部队里现有枪支与管理部门核实数量无法对接,此事让唐式遵军长大发雷霆。

刘营长,昨晚谢谢你!但这次出的事闹大了,暴力分子用步枪打死、打伤多人,被劫金额数量巨大,虽然事发地段归警卫中队管理,但最终是在你防区出的事!还有,关于这枪支丢失事件,一定要查个水落出。

唐军长,看在我爹份上给我次机会吧,以后我一定加强枪械管理,我保证,此类事件今后绝对不会再次发生。

今后?你还敢说今后?我不知道怎么说你,你说我一个军长,为了你的事现在已经焦头烂额,要不是当年你爹与我交情甚厚..

唐军长,这是小的一点意思。刘营长将十五根金条整齐地码在唐式遵面前,这时如果唐式遵想到拒绝,他就不是唐式遵了。

好了,给你说正事,根据钱庄方面统计,这次钱庄被抢美金二十万圆,金条九十六根,法币1300万。这是有史以来,最为恶性的抢劫事件。

不知军长有何高见?

这事先这样,首先这枪械丢失问题,找个人来扛一下,后边的事都好办!委员长那我打个报告,就说是你部下边有一个连长企图密谋造反,通过这次事件,已将其同犯抓住一名,追回部分赃款,剩下逃犯正在缉拿之中。

军长,这招妙计,这次我们总算挺过去了。

什么我们?你是你,我是我,这事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唐式遵将金条揣进了中山装衣袋。好了,我上午还有个会议要参加,我先走一步。

军长等等,赃款那部分没有被缉回,那…

这是你的事,要想你的营长坐得安稳,在哪去找这笔赃款是你的事,告辞!

刘营长看着唐式遵坐上“公务车”就要离去,唐军长,有时间来坐啊!会的,有时间让你“干女儿“多过来玩,再见。当司机开着汽车绝尘而去时,刘营长终于舒了口气,并撕掉善意的伪装。呸,什么狗屁军长!

龙崎回到案发现场时,钱庄四周被武装的士兵围成一堵人墙,并拉上警戒线,防止不明真相的群众围观。现在钱庄大量现金被劫,震惊了社会各界人士。他们纷纷猜测:能够在国民党军队的地盘抢钱庄,无异于虎口拔牙。能有胆量干这种事的人,一定是当地的混水袍哥。也有的猜测,或许是某军队中退役士兵,从部队里搞出武器,以抢钱庄方式报复政府…

一时间,各种言论不径而走,一直来,当地老百姓间流传着一句谚语:“好事不出名,坏事传千里“。特别是北城,老百姓过的是平静日子,自从钱庄被劫后,消息经你传我、我传你,有些人还加上了自己的语言,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在大街小巷、乡村,无不成了家喻户晓的谈资。

大哥,发生什么事了?

兄台,出大事了,钱庄被打劫,听说抢钱的是个高个子,用步枪杀了好多人,抢的钱能装满两麻袋。

两个麻袋能装多少钱?

兄弟,这我可不知道,问他们!说着,刚才那位大哥指了指地上“刷粉“的刑侦人员,难道他们在提取足迹?还好,我作案时下边穿了两个鞋子,大鞋套小鞋,就算把鞋给你们,也查不出我的体重。

大哥,两个麻袋能装多少钱?

还在地上忙活的工作人员现在没空搭理龙崎,仍仔细地搜寻现场能找到的证据!围观的人群里三层、外三层,挤得龙崎都喘不过气来,看完现场,已经中午十二点半,龙崎在街边买了两个烧饼,边吃边看着围观群众,此乃众人皆醉、我独醒。

警卫中队和城管维护着现场秩序, 刘营长的士兵开始对城北进行地毯式的搜索,并在街道口、要道、电杆等处张贴通缉令,上边写着:本地时间23日早晨九点,有一名身高一米七以上男子,身穿迷彩夜行衣,头戴面罩,使用制式军用武器打劫钱庄逃走,逃跑过程中枪击多名无辜群众,目前共造成四人死亡,一人重伤。如发现以上特征犯罪分子,请立即向当地安全机构举报,电话.XXX。如有任何单位或个人将其扭送当地驻军、联防机构,将得到政府奖励10万元。民国二十一年五月二十三日。

龙崎看时间尚早,在集镇上买了些大米、水果、罐头、还有肉干什么的,这些东西今后都有用,特别是街道上还有军人模样在卖罐头,据说这东西是从部队里弄出来的,看字样和日期,还好,没过期,龙崎就买了一箱。趁此时间还早,龙崎就在大街上溜达着,就在这时,他突然眼睛一亮,发现驻守的XX军营门口有两名哨兵持着德国造冲锋枪,这玩意好极了!等风声过去后,我一定要搞到冲锋枪。

刘营长为了向市民有个交代,他想到了很多“歪招”、“办法”凑齐了“被缉回”的部分“赃款”,自己还从中吃了不少回扣,现在只要手里有点权力的官员,都各有“办法”,“各显神通”。钱的事搞定了,现在就要找个人来顶罪,手底下几个连长平时就属赵大海经常给我顶杠,就拿你背黑锅!

翌日傍晚,赵大海探亲回到连部,就在这天深夜,赵大海收到刘营长传票,说是有机要商议。赵大海的房间离刘营长住的地方不远,就身着睡衣走进营长办公室时,发现里边空无一人。突然,木门被人猛地踢开,从外面冲进来几个武装士兵,他们以赵大海偷窃情报资料为由,当场进屋“抓获”,并将赵大海以G**间谍身份、盗卖枪支弹药罪,秘密押入大牢等候处理。

兄弟,营长在哪里?这是误会,是营长让我去的他那,你们怎能胡乱抓人呢?

误会?等营长有时间再来跟你解释吧,我们只是看牢的,不关我们事,咱走!

放我出去,我要见营长!任凭赵大海喊破了喉咙,还是没人给他开门,中午还有人给他送过饭,吃的还不错。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何原因被他们抓进来,赵大海在牢里吃得好、住得也好,也就无心再喊出去,现在要保持体力,等营长来了找他理论。

赵连长,不知饭菜还曾可口?

赵大海看到了希望,营长:我是被冤枉的,快放我出去啊!

你们都出去!刘营长让牢狱里的兄弟们都出去后,就对赵大海开门见山地说:赵连长,我知道你是被冤枉的,你也知道,这次出这么大的事,如果没有你去帮我扛着,我丢了官是小,说不定还要牵连更多的人进去。

凭什么让我去顶罪?为什么不找其他人?

赵连长,所有这些安排,都是为了权宜之策,只好暂时委屈你。还有:你放心,政府即使让你坐牢,我会想办法弄你出来。

我凭什么相信你?

刘营长拿出一叠厚厚的钞票,并问道:赵连长,你每年薪水多少大洋?

这个..”长官,年薪九十大洋!

这次要是你肯帮我一回,这些钱足够你家人过日子了。还有,等你出来后,我立即升任你为副营长,怎么样?

营长,小的愿意为你扛,只是我现在牢里,这些钱也交不到母亲大人手里。

赵连长,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你放心,这些钱我很快就会派人交给你母亲大人。这是“剧本”,到时候上了法庭,你就按照我给你提供的资料说话,明白了?

明白!

那好,我公务繁忙,就没时间陪你了,有时间定会来看你。

谢谢营长,你有公务去忙吧,这里好吃好喝的,我还习惯。

那就好,晚上我吩咐他们弄个浴盆进来,你懂得..

刘营长走后,赵大海看着资料,此时心理犯嘀咕了,这上边写的可是让自己承认盗卖枪支弹药的罪,只要认了,这玩意肯定死罪!到时候别说刘营长敢说情,以他的为人,说不定还会落井下石!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