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穿越 正文 08城北大劫案

lyhsnm 收藏 3 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2.html[/size][/URL] 各种机关算尽的龙崎,当然没有忽略“做事”细节,他将自带的黑布蒙在头部,只留下两个眼睛和鼻孔。为了不在现场留下指纹,他戴着手套,持着上膛的步枪,快步地冲向钱庄大门。就在这时,刚才去上厕所的哨兵追了出来,看着哨兵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顾不得许多,他拿着腰间的警棍勇敢地向龙崎扑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2.html


各种机关算尽的龙崎,当然没有忽略“做事”细节,他将自带的黑布蒙在头部,只留下两个眼睛和鼻孔。为了不在现场留下指纹,他戴着手套,持着上膛的步枪,快步地冲向钱庄大门。就在这时,刚才去上厕所的哨兵追了出来,看着哨兵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顾不得许多,他拿着腰间的警棍勇敢地向龙崎扑来。

是你逼我杀人,龙崎被迫扣动扳机,伴随着“砰”的一声脆响,枪声回荡在钱庄内,子弹脱膛而出时,无情地击中了哨兵肺部,子弹穿过人的身体时,先是在前胸穿了一个小洞,后边带着拳头般大小的碎肉和弹头、还有血雾,继续惯性运动,在坚硬的水泥墙上蹦出了耀眼火花。龙崎顾不得垂死挣扎的哨兵,又将另一颗子弹推了上去,此时他已走到钱庄柜台,钱庄里的工作人员打哪见过这种阵势,里边的人早已吓得魂不附体,有的抱着头部,老实地趴在地上寻找掩护。有的闭上眼睛,干脆蹲在墙角等着“劫匪”屠戮。在黑布笼罩下的不经意间,龙崎嘴角露出自穿越以来的第一次微笑。

龙崎用右脚使劲地踹了两下,终于踢开木门,他向工作人员扔了两个编织袋,并大喝:你们这些白领,立即将所有钱币装进去!这时,一个胖子经理趁机想打电话报警,很及时,大厅里又传出“砰“的一声枪响,胖子经理头部中弹,身体像是被人使劲地向后推了一下,伴随着脑浆和喷射状的血雾,倒在了血泊之中。

快给老子装钱,谁不配合这就是你们的下场!

别..别开枪,我来装,很快一名被吓破胆的女工作人员,在强烈的求生意愿下,去胖子经理身上找到了钥匙,将钱庄保险柜里的金条、美元装满了编织袋,另一个编织袋就装法币,不到一分半时间里,钱庄里的法币、金条,将两个编织袋都已装满。

停,全都靠在前边墙角,闭上眼睛,不许偷看!工作人员很配合,谁也不敢惹怒连命都不要的劫匪,反正钱是老板的。正当龙崎背着沉甸甸的背包,转身想离开银行的时候,这时一个女工作人员拿着帐册,还不要命地走到龙崎跟前说:大哥,请你把这帐册也带走吧!

龙崎万分惊讶?现在时间紧迫,没时间跟这些人耗着,他拿着工作人员主动上交的帐本,头也没回地离开银行。

刚才的枪声响了三下,打死三人,步枪里还有两发子弹,龙崎将子弹推上去后,一个肩膀扛着一袋钱币,右手持着步枪,“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大街上没人敢阻拦这个不速之客,龙崎不慌不忙地离开现场,还给惊恐的人群打了个V字型的胜利手势。此人太嚣张了,小刘,快拦住他,不能让暴力分子逃离,我这就打电话报警,你们几人拿着警棍去拦截。

队长,我们没有武器,去送死啊?

恰好,这天城北巡逻队队长刘德胜正在主持召开会议,值得讽刺的是,这次会议内容就是传达上级领导要求,贯彻上级《关于切实加强对高危人员的清理工作的补充意见试行办法》,这暴力分子太过分了吧?早不抢、晚不抢,就在上级领导要检查工作的时候来一下。

巡逻队没有佩枪,他们只装备有警棍,谁都知道,拿这玩意去跟一个有枪的暴力分子战斗,无异于去送死。但在国民党的教育下,刘队长为了保护“钱庄“财产不受到坏人抢劫,他亲自抄起警棍向龙崎追去,并一路追赶一边大喊:同志们,保卫国家财产,快拦住他!

这时又有许多巡逻队员加入了追赶队伍,“围观的群众表示我是打酱油的,不关我事”,龙崎眼看追赶自己的人越来越多,这些人拿着警棍耀武扬威地在后边跟着,“喊着保卫国家财产,消灭坏人”的口号,拿着警棍勇敢地跟着龙崎。

吗的,眼看就要进入榆树林了,可后边的人就保持五十米的距离跟着,不给你们点颜色瞧瞧,你们是不会死心。龙崎将推上子弹的枪口对准了巡逻队长,这家伙手上还拿着红旗,吹着口哨,指挥着巡逻队跟上,就在这时,谁都没注意的时候枪响了,伴随着“砰”的一声脆响,巡逻队长被击中了腹部,肠子都打烂,跳弹还伤了身后一个兄弟,此时枪声仍回荡在原野中。现在谁也不敢靠上去,谁上去就是找死。

来呀,打死你们这些狗养的!龙崎加快了脚步向榆树林靠近,将抢得的步枪、子弹、编织袋全都丢进了土坑,并换上了事先准备好的衣服,现在龙崎已是一副西装革履的派头。之前的“作案道具”全都埋进了土坑,用塑料布包裹好,最后用铁锹埋起来,上边做好伪装,并在上面撒上一些事先在林子里准备好的干树叶,现在除了苍天和大地,就只有龙崎知道埋在哪了,榆树林面积有六七平方公里,龙崎身着西装革履,从另一小径绕道离开榆树林,还给自己弄上假胡子,一看他就像个中年人,并在途经城北的小路上拦了一辆黄包车,再次返回城北。

很大胆的抢劫,并在“毁灭”证据后再次回到案发现场,现在龙崎最怕遇到的人就是茶店铺老板,也不知这家伙听出他的声音没有。

师傅,送我到城北,给你一块法币,走吗?

不行,现在物价涨了,你得给三块五!

三块怎么样?

老总,看你也是知识分子,我还真没遇到像你这样斤斤计较的?不过我也顺路回去,两块五就两块五,坐好了,走!

龙崎用袖子擦了擦汗,坐在黄包车上享受着沿途美丽风景,大约五分钟,拉车的师傅将车停在了路边,不再想走。

师傅,再有二十分钟就到,怎么不走了?

老总,这人总要歇会吧,你身体好自己走,两块五,只能拉你到这,要不你再加五毛钱,我送你到城北?

无语,这家伙很“贼”,大家“挣钱”都不容易,龙崎下了黄包车,给了他二块五毛钱的法币,并将师傅抱上黄包车,龙崎拉着师傅飞快地跑着。

黄包车师傅无语了,今天怎么遇上了花钱拉车的人?

龙崎拉着黄包车,继续跑步前进,似乎有使不完的劲,是的,现在的他内心燃烧着熊熊烈火,有使不完的力气。如果不把自己搞累,就怕精力太过旺盛,又会去顶风作案。冷静、一定要冷静,控制住欲望,欲望会害死人的!现在真想快点回到案发现场,看看自己留下的杰作,中午1点半再乘公共汽车返回。

大哥,大哥你歇会吧,你真行,跑了十多分钟不用歇气,停下吧,我还你五毛钱,挣你钱真不容易。

龙崎停下黄包车,给过师傅“五毛”,另给了他十元法币小费。黄师傅直把龙崎感激地叫老总、老总地称呼。龙崎又坐上黄包车,语重心长地对师傅说:师傅,以后挣钱不要挣五毛,要挣钱就挣一快!要是以后你再问我要五毛,我叫你五毛了。

师傅拉着他返回到案发现场,前方就是大路,龙崎能看见很多卡车满载着士兵在各处设置关卡,来往车辆一律经过严格检查,特别是出城的车辆,要经过四个关卡,五次严格检查才予以放行。

师傅,出什么事了?

不知道,我一个拉车的,哪知道出什么事,等我们到了城北镇问问!

一路上,龙崎乘坐的黄包车没有受到任何盘查,国民政府已将检查重点放在出城的行人、车辆。

唐军长,请看:这是我们同志从现场捡到的弹壳,一共四枚,犯罪分子一共开了四枪,打死三人,重伤两人,目前还未脱离危险。

他们都是分别在什么地方遭到枪击?犯罪分子几人?持有什么武器?

根据群众目击者提供的线索,犯罪分子从茶铺那,开了一枪,打死哨兵,现场找到弹壳一枚;钱庄内找到两枚弹壳,哨兵王大勇、李大全、经理吴正被打死,都是致命伤。暴力分子枪法很准,全都被一枪毙命!目前弹壳已送往技术部门检测,结果很快就会出来。初步推算,犯罪分子使用的是军用制式步枪。从案发现场,还有钱庄职员提供的线索,作案嫌疑人男性,身高一米七以上,为单人作案。我们初步分析,此人枪法如此精湛,或许与军队某部门现役、以及退役军人有关!

军队?

是的军长,另外,哨兵身上佩戴的国民政府造中正式步枪被劫走,奇怪的是,哨兵身上佩带的子弹未丢失。

许中队,此事是发生在你的辖区,你们务必在今天吃完饭前统计出人员、财产损失情况,并向我汇报。我们现在去犯罪分子撤退路线看看。

刘营长,出大事了!

王连长,城北能出什么大事,为何如此紧张?

营长,城北钱庄被抢,唐军长已经亲自调查此事,问题很严重。

一个钱庄被抢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不过这事让唐军长知道就麻烦了,不过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我看是你或许太过于紧张?你放心,出了天大的事有我扛着,大不了我这月奖金不要了。

你扛着?你扛得动吗!

卑职不知唐军长驾到,有罪,小王,快去给军长泡茶。

刘营长见唐式遵看都不看他一眼,深感事情不妙,平时自己犯了错,他也不像今天这么严肃,或许真的是我大难临头?

唐军长请喝茶。王连长见唐式遵不理他,就把茶杯递给刘营长,或许这杯茶要刘营长亲自奉上。小王,你下去吧。刘营长接过茶杯,正想为唐式遵奉上时,唐式遵直接给他把茶杯砸在了地上。

完了,这月奖金没了事小,要是…

刘营长,平时你犯的错都是小打小闹,今天你的事闹到了蒋委员长去了,要是真拿你开刀,我也爱莫能助。

说着唐式遵要走,但被刘营长“干女儿”以热情的挽留给留下,唐式遵将一塑料袋装的一枚弹壳放在了桌上:你怎么解释?

刘营长刚才还是一头雾水,但看着弹壳,一下子就清醒过来,不好,这子弹壳弹底标识编号不正是自己防区的吗?

你说啊,这子弹怎么回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