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穿越 外传 03被迫杀人

lyhsnm 收藏 10 6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2.html[/size][/URL] 5月21日这天下午,龙崎和李东实在找不到事干,吃了午饭后一直睡到三点,外边训练场上响起阵阵杀敌的口号声,又开始训练了,老李,咱去凑个热闹。 行吗?这里可是军事重地,各单位不得互相干扰,你看:那牌子,还有背枪守门的哨兵站在那门口,我们肯定出不去。 不试试怎么知道?走,我们去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2.html


5月21日这天下午,龙崎和李东实在找不到事干,吃了午饭后一直睡到三点,外边训练场上响起阵阵杀敌的口号声,又开始训练了,老李,咱去凑个热闹。

行吗?这里可是军事重地,各单位不得互相干扰,你看:那牌子,还有背枪守门的哨兵站在那门口,我们肯定出不去。

不试试怎么知道?走,我们去找赵连长。这时赵连长正好来找营长,看营长不在就准备往回走。专家们好,你们看到刘营长去哪了吗?

赵连长,刘营长去开会了,要到明天上午才回来,你找他有事?

是啊,这是我草拟的部队训练大纲,待营长审阅。

不知可否让我们也学习一下?

可以、当然可以,这是内部资料,注意保密。正好营长不在,请两位专家帮我看看。

客气了,要不这样,你先把训练大纲放我这,等营长回来后,我亲自帮你转交他。

这样也好,我明天上午回趟老家,有劳两位兄弟了。

赵连长走后,这时一个自称叫刘文彩的年轻人来找营长,手上还提着个大箱子,或许是来送礼的?龙崎和李东的房间是和刘营长挨着的,刘文彩正准备敲龙崎的房门,这时龙崎和李东正在看赵连长拟好的军事训练大纲。不行,老赵的训练计划太跟不上时代了,应该增项野外训练科目,训练强度也不够….

“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龙崎回过神来,这才注意到门口站着一个绅士,身后还跟着两个随从,从这人相貌上来看,不就是以前从历史课本上见到的一个“老熟人”?

可以进来吗?

请进,不知文彩兄找我们何事?

就在文彩准备给龙崎和李东递上香烟时,刚要做自我介绍,想不到这个年轻人一眼就认出自己来了,文彩此时在努力地回忆,怎么也想不起这两人在何时何地见过?龙崎接过香烟后,主动用他随身带在身边的电子打火机给他把烟点上。

好东西啊,老刘这个富二代什么打火机没见过,只见透明的打火机里边装的是透明液体,可比装汽油的老式火机方便多了。

喜欢吗?送给你了!不知文彩大哥到这里有何指教?这可是军事重地。

还未请教二位长官贵姓?

免贵,我是龙崎、他叫李东,是刘营长聘请的高级顾问,不知文彩大哥所谓何事?

龙长官、李长官,鄙人刚探望刘营长,可惜他本人没在办公室,不过这里是我带来的土特产,准备了几份,给两位长官一点心意,就当交个朋友,文彩吩咐随从将带来几件珍贵藏品搬进来,是几具陶瓷古玩,有意思,看来这刘财主真拿龙崎是除了营长以外的最高长官了。

文彩,中国有句老话叫做无功不受禄,不知你找营长有何事?我们都是自家兄弟,有什么事就别藏着捏着。

没事、没事,还得麻烦两位将这个箱子交给刘营长,是他托我们送来了,对了,这是鄙人的电话。

文彩兄真客气,那这些陶瓷我就暂且帮营长收下了,你有事就先去忙吧,我会转交给营长,还请几位先回去,我们到时候电话联系。

好,电话联系。刘财主终于把箱子送出去了,这里边装的有二十几万法币,刘营长先前承诺帮他弄军火的事因上级的事不好交代,也就一拖再拖,这事也就一直搁着。

龙崎,收了人家好处就得帮人家办事,这箱子你帮刘营长收下了?

收下就收下,这刘财主这么够意思,我看营长也不会怪罪咱,这当官的不会打送礼的,大不了营长不要,让人送回去就是了。

翌日上午,刘营长从市里开完会后回到办公室,他第一句话问龙崎昨天有人找过他没有。当龙崎将箱子搬进营长办公室的时候,已经准备好接受营长批评。

龙崎,他们昨天是什么时候到的啊?

昨天下午四点,我见有人找营长你不在,来人是客,就不好意思把人轰走了,这个箱子我暂且帮他寄存在我这,现在营长回来了,交由营长处理。

好啊,龙崎真会办事,还有这些个陶瓷罐也放这里吧,我们党国军人是不能乱收人家礼的,这东西我找个时间派人给他们送回去。还有事吗?

营长,这是赵连长让卑职转交给你的部队一期训练大纲,请过目。

好,拿来我看看。刘营长现在是一副官架十足的样子,完全将龙崎和李东当下人使唤。

好了,你们辛苦了,回屋休息吧,有事我再叫你们。

告别刘营长,龙崎和李东回到屋里开始嘀咕了,首先李东对龙崎的不廉洁奉公表示强烈不满,还没当官就“官味十足”。

老李,你心态要平衡,大丈夫做事要能屈能伸,像刘文彩这样的大地主还不错了,至少老百姓还能丰衣足食,他这人还可以,现在多结交些朋友,今后好干大事。

大事!不知你有什么计划?

计划简单,看能不能在刘营长这里谋个一官半职,今后就发达了。

虚,小声点!

王连长,吩咐你的事要办好了,除了差错拿你试问!

营长,真要这么做?

王连长,现在我是长官,我的话你不听了?执行命令!

就在龙崎和李东盘算着如何当官发财的时候,一场阴谋即将伴随而来。

龙崎、李东,你们出来一下,本座有要事需要你们帮忙。

营长,有什么工作请尽管安排,我们一定给你办好。

爽快,今天晚上需要你们俩人押送院子里这几箱物品到市郊,这事知道的人不宜太多,你们只需骑着三轮车去就行了,到时候你们把东西送到指定地点给接头人就是,对方接头暗号:“床前明月光”。你们听明白了?

明白!

明白就好,这事办成后本座重重有赏,你们先下去吧!

告别刘营长后,龙崎暗自想到今晚押送的东西一定是军火,为什么刘营长不亲自派人送呢?我们只是他认可的某一专业技术人员,还兼职干这个?难道是想趁这个机会…

龙崎,这事感觉不好,让我们押运军火,你说他们会不会....

是的,枪支弹药在军械部都登记造册,这刘财主联系刘营长买军火的事,不是一天两天了,或许他是故意让我们去送军火,然后在半路上让我们发生点意外,就把所有的责任推在我们身上,他可以制造武器被盗现场,再以部分枪械丢失为由正在缉拿同党,这些“黑枪”自然地被盗卖了。

那我们咋办?

小声点,我们这样…

龙崎,吃晚饭了,你们在搞什么?

刘营长,我在换衣服。对了,从这里到市郊有多远距离呢?

这个就不太具体清楚,要不改天带着你们的测量仪器测一下就知道了,现在吃晚饭,记得吩咐给你们的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做。

晚餐很丰盛,还有酒喝,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断头酒”?李东,你怎么不吃呀,这桌上摆了这么多好吃的饭菜,不吃可惜了。

龙崎,你还有心思吃饭,不知吃了这顿饭后,还能留着小命吃下顿都不知道。算了,今日有酒今朝醉,咱兄弟走一个。

王连长,看好了,就是坐在窗户角落那两人。

看好了!营长放心,小的绝不让他们活着回来。

记住,派两个兄弟骑自行车跟着后边,等他们三轮车骑到郊外的时候动手,然后你们再把军火送到刘家坟地,那里自然有人接应你们。切记现场要留下两支枪,剩下一人保护好现场,那边枪一响,我们的人随后就到。

明白!我这就去准备。

刘营长像是给龙崎道别一样,给他和李东一人倒了杯酒,龙崎、李东,这杯酒预先祝你们马到成功,干了。

谢营长,干。

龙崎,好酒虽好,但你们别喝醉了,记着晚上还有“工作上的事”要办。

刘营长你放心,我们保证完成任务!

好了,不知二位还有什么问题需要本座为你们解决的?(哼,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营长,我们用三轮车拉的可是贵重物品,万一在路上…

哦,这个你们放心,三轮车后边有我们的人骑着自行车保护二位,安全上的事你们就放心吧,成都巴掌大的地盘,还没有山贼敢到我的地盘捣乱。

饭后六点半,天色逐渐暗淡下来,三轮车上拉着两个箱子,外边是军用防水雨布蒙着,一会龙崎就骑着这玩意和李东去送命。现在天色还早,营长特意吩咐,等天黑的时候就送货。

龙崎,你们在房间里干啥?时间到了,可别耽误了我的大事。

营长,我们这就动身,李东,走吧!

大院内只有一辆三轮车,剩下的只有龙崎和李东两人,营长的房门紧闭着,这时两个骑自行车的彪形大汉就站在三轮车旁。

快走,误了大事军法处置。

龙崎战战兢兢地骑着三轮车,载着李东忐忑不安地驶向城郊,一路上,后边两个骑自行车的彪形大汉紧跟着,距离不到五米,他们身上背着长家伙,现在已距城郊不远,一种强烈不安的直觉越来越明显,龙崎的额头上冒着汗雨,按照预先计划,龙崎镇定地将运送军火的三轮车停下来,和给李东使了个诡异的眼神。

怎么回事!为什么停下来?

两位大哥快看,地上有好些银元。

真的假的?两个护送军火的彪形大汉将自行车停在三轮车旁,用手电照了照前方,不错,是五六个银元,还是袁大头的,发财了,兄弟们好几个月没发薪了。快捡啊,谁捡到是谁的,这几个袁大头不知是谁掉的,不捡白不捡。可这银元奇怪,六块银元距离一米散落一个?不管它了,只要是钱,就是十米捡一个也划算。

哎哟,就在两个彪形大汉弯腰拾捡大洋时,龙崎将一把水果刀从一个家伙的颈部刺下去,顿时鲜血如注,没有哼叫一声就毙命了。李东第一次用砖头有点紧张,砖头正好将另一个彪形大汉砸得头破血流,随着“哎哟”一声惨叫,在还没叫出第二声的时候,龙崎已顾不得浑身鲜血,从其背后将他脖子卡嚓一声扭断,刚才还是七尺高的大汉像破布一样软软地躺在地上。

杀人了,我杀人了!李东,怎么办,我杀人了。

快跑,要是被人发现,我们就跑不掉。

就在龙崎跑了十几米远的时候停住了脚步,跑什么跑?现在正是我们杀死敌人缴获战利品的时候,就这样龙崎和李东又返回到血案现场,从两具尸体上缴获了两支中正式步枪,子弹六十发,李东用刺刀挑开三轮车上的防水布,撬开了木箱,乖乖,两支汤姆森M1921冲锋枪,子弹三百发;中正式步枪四只,子弹五百发;木柄手榴弹四十五颗。

缴获这么多战利品,如何带走是个问题,龙崎将三颗手榴弹拉线弄出后,用绳子在三轮车下设置出诡雷,只要三轮车移动,下边的手榴弹就会爆炸。能带走的尽量带走,龙崎负责扛枪支,李东拿弹药,在紧急关头,两人使出了平身99.9%的力气,真怕后边有人跟来,在用了近半个小时,才将所有能带走的家伙搬到两里地外的坟地,选好藏武器的地方后,龙崎将所有“家伙”一股脑地塞进几何年间被盗的坟墓里,外边用杂草覆盖。此时两人没有携带任何武器,在市郊,龙崎将带有血迹的衣服扔进雨后爆发的洪水中,最后在老乡院子里偷了件土布衣服,放了点法币,和李东趁着夜色逃离了现场。

安全了吗?累死我了,我要歇会。李东跑得实在没劲,一屁股坐在地上,真为刚才的事心有余悸。

怎么不走了?歇会就歇会,后边的人一会也追不上来。行,小子,你真不错,虽然第一次扔砖头没砸死人,但是把那家伙砸晕了,要不是你砸他头破血流,我一个人还没想到对付两个家伙。

行了,你说把那么多“家伙”都藏起来,干嘛不拿支步枪带上防身?

带上?兄弟,别开玩笑了,我们只要拿着“家伙”就会暴露行踪,我从那两死人身上弄到三百元法币,等明日天亮后出去弄点吃的,换身行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