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秦记之我是韩信 风起云涌斩巨蛇 第五章 待字吕稚

一枝秃笔 收藏 0 10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2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29.html[/size][/URL] 于是鬼谷悬策和韩淮楚暂时寄居在萧何家中,等候萧何筹款的消息。 过了一日,萧何回来道:“我与那吕公说过了,那吕公听说门主要建道观,爽快答应。只要门主选一佳处,立刻派人破土动工。” 于是鬼谷悬策和韩淮楚到城郊四处查看。他择了一处僻静深幽的所在,告知萧何。过一日,萧何便来报,说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29.html


于是鬼谷悬策和韩淮楚暂时寄居在萧何家中,等候萧何筹款的消息。

过了一日,萧何回来道:“我与那吕公说过了,那吕公听说门主要建道观,爽快答应。只要门主选一佳处,立刻派人破土动工。”

于是鬼谷悬策和韩淮楚到城郊四处查看。他择了一处僻静深幽的所在,告知萧何。过一日,萧何便来报,说道:“吕公已派匠人修盖去了。”

又过十日,萧何晚上回府,一进内室便笑嘻嘻道:“呵呵,今日出了一件怪事。”韩淮楚问道:“什么怪事?”

萧何道:“今日乃是吕公六十大寿,咱们沛县有头有脸的人都去给吕公拜寿。因为贺客太多,故按送礼多少分别招呼。只有送足一千钱,才可到内室亲自向吕公贺寿。”鬼谷悬策淡淡一笑,“那又如何?”

韩淮楚心道:刘邦的艳福来了。

果然如他所料,萧何继续说道:“萧何那日向门主提及的泗水亭亭长刘邦也去给吕公拜寿,还口称奉上贺礼万钱,那吕公便让刘邦进了内室,谁知刘邦身上却分文没有。”鬼谷悬策道:“那日刘邦想为雍齿手下筹盘缠,便露出窘态,想来也是拿不出钱来,那吕公见状,可曾生气?”萧何道:“吕公竟一点也不生气,亲自为刘邦斟酒,还将刘邦引到后堂,见了吕夫人与众子女。”鬼谷悬策道:“至交好友延于内室,这也没什么奇怪的啊?”萧何又道:“那吕公竟然提出,要将长女嫁于刘邦。”

一个黑道大哥流氓头子,竟能得到大户人家的千金为妻!此言一出,连素来稳持的鬼谷悬策也面现诧色。

韩淮楚问道:“萧先生,你可是向吕公暗示过什么?”萧何寻思一会,猛拍脑袋,说道:“对了,那日我向吕公商量建道观之事,吕公便问门主此来沛县何事,我说门主望王者之气而来。吕公又问门主见过了哪些人物,萧何只道您老人家见过刘邦、樊哙、卢绾、雍齿等人,吕公再问门主还想不想见什么人,萧何道门主不想见人,只想觅一块清静之地潜心修炼。”

韩淮楚道:“那就是了。那吕公想必已从先生口中,料到了什么,便决意将女儿嫁给刘邦。”

说话间,大门外响起一清脆女声。“请问萧先生在吗?”

随着话音,进来两位女子,一女年纪稍长,肤肌胜雪,柳眉如黛;一女较幼,鹅蛋脸庞,满脸娇憨。

萧何忙起身迎出,说道:“真是稀客,原来是吕家二位小姐。今日吹的什么风,将二位小姐吹临寒舍呀?”

那年长女子脸上布满了愁容,揖了一揖,说道:“听说先生府上,来了一位道长,家父正欲为此人修筑道观。不知先生可否引娥姁一见?”萧何犹豫道:“这个——”他忌惮鬼谷悬策秦廷通缉身份暴露,也不好自作主张。

不料鬼谷悬策闻声,竟自己从里屋走了出来。

那女子敛裙向鬼谷悬策盈盈一拜,说道:“小女吕稚,拜见道长。”鬼谷悬策捋着银色长须,炯目耀耀有神,不住上下打量吕稚。

韩淮楚心道,原来这便是刘邦的皇后,号称铁腕女强人,未来将操持汉室江山社稷近十年的吕稚。

他一想到今后自己会落到此女手中,死于长乐宫,便心中隐隐有些发怒。这娇滴滴的美人,可是小生命中的克星!韩淮楚心中暗骂一声:老处女!


老处女吕稚,今年已有二十八岁,尚待字闺中。

是她条件不好么?非也。吕稚的美貌,自不待言,父亲吕叔平,乃是沛县的望门。上门提亲之人,络绎不绝,可说是挤破了门槛。吕稚之所有还待字闺中,只因她父亲吕公对沛县那帮公子哥们,一个都瞧不上眼。只说他们均是一帮纨绔子弟,虚有其表,难成大器。吕叔平一心想将女儿嫁入豪门贵族。

但那豪门之门又岂是那么容易进去的。吕公虽富,到底只是一介乡绅,与那些达官贵族相比较,就高攀不上了。他看得起的人家,别人未见得瞧得上他们家。于是就这样不尴不尬,过了若许年。只把吕稚从一朵鲜花,等到快变成豆腐渣。

吕稚寂寞之余,认识了沛县中一位公子,名叫审食其。那审食其家境富有,人生得风流倜傥,文采出众。吕稚便情窦初开,恋上了审食其。

审食其派人给吕公提亲,却不料和那帮纨绔子弟一般,也吃了憋。吕公因此知道了女儿和他暗相来往之事,大动肝火,命令吕稚与他斩断情丝。吕稚碍于父亲之命,只好作罢。

原指望父亲能给自己结一门好亲事,嫁个如意郎君,不想老爹给自己找的夫君竟是那在沛县出了名的刘邦。

刘邦之名,吕稚也听闻一些,知道他是个流氓混混,黑白两道都很吃得开。胸中没装多少墨水,也不知道是怎么混到个亭长当的。

更难忍受的是,听说刘邦秉性风流,和一个姓曹的女子相好,有了一个五岁大的儿子。

这般人物,别说比起那潇洒倜傥的审食其,就是和先头上门提亲的任何一家公子相比,都差得太多。也不知父亲为何昏了头,要将自己嫁与一个流氓。

吕稚的母亲吕夫人,为此与吕公吵了一架,骂他鬼迷心窍。但吕公坚持要将吕稚嫁于刘邦,还说什么此人今后的富贵难以限量。吕夫人便问:“老爷,你是怎么知道的?”吕公神秘兮兮道:“萧何家中来了个老道——”

吕稚非比寻常女子,关心天下大事,对鬼谷悬策之名素有耳闻,听父亲一言,她那颗心就驿动起来。

“如果刘邦真有天子之份,王者之气应在他身上,我嫁于他,岂不会当上一国之母——皇后?那会是什么景象?高高在上,母仪天下——”

吕稚一念及此,芳心就活动了几分,有点同意了。吕夫人犹在说那刘邦有个相好,还生了个孩子,若女儿嫁给他岂不是太委屈了,吕公喝道:“你们妇道人家,知道个什么?古往今来,哪个王者不是嫔妃众多,有个相好的怕什么?”

吕稚今日与小妹吕媭前来,便是要造访传说中的高人鬼谷悬策。

她见萧何内室走出一个老道,仙风道骨,神态飘逸,料想必是鬼谷悬策无疑,遂盈盈欠身,说道:“吕稚见过鬼谷道长。”

鬼谷悬策还礼道:“贫道多蒙汝父慷慨解囊,修建道观,深表感谢。,不知小姐今日来找贫道何事?”

吕稚道:“素闻道长相术之精,小女今日来此,只想冒昧请道长为小女相一下面?”她不便直接问询刘邦的命格,只好绕个弯问自己。

鬼谷悬策凝神看了看吕稚,沉吟片刻,捋着银须,朗声诵出一诗:“辛苦伴君多操持,陷身囹圄共患难。一朝得志登天梯,牝鸡司晨乱朝纲。”

吕稚闻言,心中激颤。她听到“登天梯”三字,料想定是鬼谷悬策暗示她有帝后之命,不由大喜。至于诗中最后一句,她就不明白了。

她此时脑袋中尽做着当皇后的美梦,哪里想得到那么多,又将妹妹吕媭拉过来,说道:“道长可否再为我妹妹看一个相?”鬼谷悬策略微端详了吕媭一下,吐出八字:“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话毕飘然隐入内室。

吕稚听了鬼谷悬策诵出的八字,喜不自胜,乐滋滋地拉着妹妹吕媭的手,向萧何告辞而归去。

韩淮楚心里暗想:这下老处女是吃了定心丸,甘心情愿要嫁个小流氓了。

吃了定心丸的吕稚这一去,果然便和刘邦成了亲。那黑道大哥刘邦得了吕稚家的财力翼助,在沛县上下,黑白两道内,更是混得风生水起,人模人样。此是后话,暂且不表。


吕公修建的道观,约一时半月,便竣工了。

那道观不大,却也斗拱翘角,竹梅成荫,雪松亭亭如盖。大殿内香烟轻袅,供奉着三清神像。道观后有条小溪清淙如镜,后院风敲铎铃,雨润钟磬,端的是一个修身养命之所。

鬼谷悬策一见便觉欢喜,给观提名“清风”,立了块匾,悬于门梁之上。

韩淮楚便和鬼谷悬策在“清风观”住下,观内辟了一间丹房,鬼谷悬策入内潜心修炼,一直闭关不出。日间韩淮楚扮作道童,接待香客。闲来不忙时,便洒扫庭院,植花锄草。到了晚间,则调息打坐,对着那清风明月,修习他那先天真炁。不知不觉间,又过了三个月,韩淮楚修炼的先天真炁,已突破瓶颈,达到了第六重。


这一日黄昏,韩淮楚正在打扫庭院,忽见萧何提着一篮酒菜而来。

这些时日,韩淮楚因在道观,只能吃些青菜米饭,嘴里早淡出鸟来,见萧何篮中有肥鸡鲜鱼,不由喜道:“萧先生,是来与韩信饮两杯的么?”萧何笑道:“我知你这假道童耐不得清苦,特备了酒菜和你浅酌两杯。走!咱们到里屋去喝个痛快。”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