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秦记之我是韩信 风起云涌斩巨蛇 第二章 樊氏一刀

一枝秃笔 收藏 0 19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29.html


韩淮楚一闻“樊哙”二字,心中不由一愣:这屠户不就是大汉开国元勋之一的樊哙么?今日怎么撞到了这个家伙!

那樊哙抬起头来,只见他生得眉如漆刷,脸似墨装,疙瘩一身横肉,胸脯下露出黑肚皮,幽幽一丛黑毛。他那形象,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只听樊哙道:“吕福小哥,你不知道,今日菜市口将斩人么?大家都到那儿观刑去了,害得俺早上到现在一笔生意都做不成。”

那唤吕福的家僮笑道:“樊屠子,休要烦恼,我这不给你带生意来了么?”樊哙喜道:“吕老爷家今日需要什么?”吕福道:“我府上今日要十斤精肉,十斤五花肉。”

樊哙左手拎下一块挂在案上的猪肉,右手操起削骨刀,看也不看,一刀挥去,将那条肉切了一片下来,用荷叶包了,信手掷给吕福,又挥起一刀,切了一片五花肉,扔给吕福。

吕福笑道:“樊屠子,你怎么不称一下?”樊哙闻言,眼瞪大如铜铃,板起脸说道:“小哥哥,你还不相信俺的樊氏一刀斩么?放心,缺了一两,俺赔你一斤。”

吕福笑着递过一串铜钱,又问:“樊屠子,你可知今日要斩什么人?”樊哙唉了一声,说道:“这年头,没法活了。那官府成日在咱们百姓头上加收税赋,乱摊徭役。这倒也罢,可俺想不明白,为啥私藏了几本破书,就犯了王法?要砍头示众。”

吕福“哦”了一声,“有这等事?是谁藏了禁书?”樊哙叹道:“还有谁?不就是北村的卫老夫子。这鸟皇帝要什么罢黜百家,害得卫老夫子不敢开馆教书,没了生计,这已把人家逼得走投无路了。偏偏不知有哪个杀千刀的告发说,老夫子家藏匿了几本他们祖师爷孔丘传下来的《礼语》、《礼记》这样的禁书。这下了不得了,县衙马上派人将老夫子抓了起来,要在菜市口斩首以儆效尤。”

吕福叹道:“那卫老夫子真可怜。”樊哙摇摇头,“这帮儒生为何如此迂腐?为了藏几本破书,也不怕搜出来掉了脑袋。”

鬼谷悬策一拉韩淮楚,说道:“徒儿,咱们去那菜市口看看。”

师徒二人,来到了菜市口。只见法场内外已围满了人。一座刑台上,蹲了一个人犯,身着素色囚袍,背上插了一根草标。那人犯远望去已很老迈,身材削瘦,神色十分颓败。

一青面监斩官据于阶上,看那装束,似是职务不低。数十名大秦军士,手持枪械棍棒,将那刑台团团围定。刑台上置了一口虎头铡刀,刀光寒寒,望去凛然生畏。

一名三旬左右年纪的刽子手,宽额阔面,身壮膊粗,立于铡刀旁。

一群七、八岁至十来岁不等的孩童,见老师被斩,都哭哭泣泣,哀声请求那群军士,似乎想获得许可挤进刑台。那帮秦军却如狼似虎般将那群孩童往外推搡,不容半点商量。

那刽子手看不过眼,说道:“兄弟们,这都是卫老夫子的学生,就容他们进来和他们师傅道道别吧。”

坐在阶上的监斩官干咳一声:“老曹,你这老好人做的也过了头吧?这钦犯私藏禁书,犯了王法,今日正是要拿他这颗人头以敬效尤,怎能容这帮学生在此搅乱法场。”

卫老夫子忽抬起头来,高声道:“孩子们,你们回去吧。”一孩童高喊道:“老师,你不过就藏了几本书,又犯了何罪?要将老师斩首示众?”卫老夫子闻言,仰天哈哈大笑:“是啊,老夫身犯何罪!暴秦无道,欲灭我儒门。苍天啊,我儒门之不幸,何时能了?”语气激昂充满悲愤。

人群中旋即一片喧哗,纷纷叫骂起来,均喊大秦无道。

也不知是谁,忽扯着嗓子喊道:“楚虽三户,亡秦必楚!”话音一落便隐于人群,倏然不见。

监斩官一闻此句,霍地站了起来,举起身旁棒锤,在一面铜锣上敲了一记,“铛”锣音一响,骚乱的人群立即恢复平静,四周鸦雀无声。

监斩官高声喝问:“刚才是谁喊的?有胆就站出来!”问了几声,却无人应声。

秦始皇羸政统一六国的战争中,楚国由于是分权部落国家,因此并未遭到全面击溃。项燕军团虽败,分散于各地的各个部落仍有相当的势力,秦始皇在世之时,便有“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的谶言,表示楚人反秦的信念执着,即使只剩下最后三族,但是最后攻灭秦国的仍然是楚国。楚地的游击反秦势力,从来一直不断,从未停止过。这句谶言在荆楚大地,广为流传,但人们也只是暗中说说而矣,似这般公然堂而皇之地在市集上高声叫嚷,可是犯了叛逆大罪,是要掉脑袋的。

监斩官复姓公孙,单名一个假字,绰号“青面虎”,乃是沛县最高的军事长官——县尉。闻得有人喊出如此大逆不道的反动标语,立即出声喝问。但那群百姓,哪里有人胆敢应承,都只面面相觑,默不作声。

公孙假望了望日头,高声道:“时辰已到,行刑!”将一杆令箭,往地下一掷。

那刽子手走到卫老夫子身前,道声:“老夫子,得罪了。”卫老夫子嗟叹一声:“曹参,我不怨你,你动手便是了。”

韩淮楚于人群中,一闻“曹参”两字,又是一震,心道:原来他就是曹参!看来到了这汉高祖刘邦的老家,处处都卧虎藏龙,看到的都是将来与小生同一个战壕为刘邦打天下的战友。

曹参面露不忍之色,迟疑片刻,将卫老夫子插在脑后的草标取了下来。

韩淮楚忽见师傅鬼谷悬策眼中异光一烁,一袭宽宽荡荡的道袍右边袖子已充鼓起来,一时胀大如柱。他心中一动:师傅要出手了!

韩淮楚这念头方一兴起,耳边突响起了一阵噼里啪啦的爆竹之声。

一头水牛形似发狂,直向刑台这边冲了过来,其势猛不可挡。浑身挂满了爆竹,一起点燃,惊得围观之人闪身急躲。

鬼谷悬策一闻爆竹之声,那鼓胀如柱的袖袍,瞬时又恢复如初。

人群中抢身闪过一人,跟随那水牛,快步如飞,向刑台疾插!

那些围于刑台外的大秦军士,见了水牛那份狂劲,纷纷躲避,无暇顾及随奔牛闯入的突袭之客,被那人倏尔之间,入了重围。

此时已看得分明,这是一个高瘦的男子,穿着一件青色连襟长衫,脸上罩了一层面具,从面具的两个眼洞中,迸出如寒星般的光芒。

那蒙面人到了刑台近前,足尖一点,已矫如猿猴般跃上六尺高台。

刽子手曹参,虽对卫老夫子心有怜悯,但职责所在,见了蒙面人突袭,忙不迭闪身欲拦。

蒙面人压根就无视曹参这一拦,伸出右手凌空一指,“嗤”的一声,一道劲风透指而出,曹参立即动弹不得。

鬼谷悬策一望那人出手,“咦”了一声,脸色微变,又旋即平复如初。

蒙面人将刑台上的卫老夫子身躯一提,往背上一扔,人如大鸟般从台下一跨而上,抢身便向坐于阶上的公孙假奔来。他背上负了一人,貌似丝毫不觉得沉重,仍健步如飞。

公孙假这一厢,身后乃是一排屋宇,并无围观之人,也无秦军在侧。看似力量单薄,实则力量最为强大。只因青面虎公孙假,一身武艺高强,在沛县早已声名赫赫。而那蒙面人劫了人犯之后,偏偏选择了这条路逃亡,众人看在眼中,均觉这人岂非愚不可及。

果然这劫法场的蒙面人此举,已激怒了青面虎公孙假。他怪叫一声,抽出佩剑,抖出一天剑花,便向那蒙面人刺去。

那蒙面人依旧看也不看,伸手凌空一指,公孙假立马变得痴呆,僵立当场。

蒙面人指风点倒公孙假,足下更不停留,到了那排屋宇旁,将卫老夫子一掷,送上屋顶,随即足尖一点,跟了上去。一拉卫老夫子,双足在瓦上频点,在一排屋顶之上一阵疾奔。

韩淮楚暗赞:都说武林高人高来高去,今日小生才见识了什么叫窜房越脊。

刑场上已是乱轰轰一片。等到那群大秦军士反应过来,蒙面人与卫老夫子已逃得老远。

便有军士去唤那公孙假和曹参,二人连声叫苦,均言被蒙面人指风点中穴道,全身经脉雍闭,不能行动。

韩淮楚叹道:“在龙武坡,见了姬风出手击伤大蛇。又在博浪沙,见到天池真人、管中邪等绝世高人的身手,当时只觉自己武功和这帮高人相比较,有天壤之别。此番又见蒙面人竟能以指风点穴,不由幽然长叹一声:“世上高人何其多也!”

鬼谷悬策拍了拍韩淮楚肩膀,说道:“徒儿,你休要灰心,羡慕别人。其实你的先天真炁,乃是我道家的无上神功,如能勤加修炼,完克大成,将出世上一切武功之右。”韩淮楚好奇问道:“什么时候徒弟的武功才能大成?”

鬼谷悬策笑问:“你修习的先天真炁,到了什么境界?”韩淮楚答道:“徒儿已至第五重。”鬼谷悬策“噢”了一声,“已经不错了!照如此进度,大约十年便可大成,已比别人快了三倍。”

他顿了一顿,说道:“你可知刚才那蒙面人,实大有来头?”韩淮楚道:“徒儿不知,师傅请讲。”鬼谷悬策压低声音,缓缓道:“刚才那劫法场的蒙面人,乃是儒门中的绝顶高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