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1.html


蒙古人的第一波攻击,消灭了金军数十万部队,而所到之处的九十余个郡、州,人民被杀戮殆尽,中原成了人间地狱。金国人守住了一片废墟。

蒙古人走后,金国人也被迫从中都迁都汴京(今河南开封),中都成了空城。

之后,蒙古人的大军返回草原休整,成吉思汗将目光放在了西征上。在征服花剌子模和钦察草原之后,他才重新发动第二波对金人的攻击。

中都的沦丧,以及蒙古人在中原远甚女真人当年的暴行,刺痛了没落的金王朝,激发起了他们的一丝血性。在蒙古人将重心放在西征的时候,金宣宗广招乡卒,整顿军队,在河南关中一带建起新的防线,并伺机北上以图收复失地。

当蒙古人再次来临时,他们发现对手强了很多。双方开始在河北、山东、河东一带进行了反复的争夺,蒙古人占不到多大的便宜,负责对金作战的主帅木黎华不由得望金兴叹,不得不撤军北返,忧愤成疾,死于撤军途中。

看到女真人如此英勇,激发了党项人骨子里那股永不屈服的劲儿西夏人在新东家夏宣宗德旺的率领下反叛蒙古人,与金国重新联合对抗蒙古人。

成吉思汗大怒,率兵征伐西夏,却在西夏的土地上结束了自己传奇的一生。

死前,铁木真不能放下的还是没到手的大金王朝。

他对自己的儿子们说,要灭金,就必须向宋人借一样东西——借道。

铁木真死后,小儿子拖雷做了两年的临时当家(监国)。拖雷时代,蒙古人放慢了扩张的步伐,与金国的冲突中也在大昌原被完颜陈和尚所败,风光不再。两年后(1229年)的八月,蒙古各部落共同推荐窝阔台当他们新的领袖。

窝阔台上任后,对金战略上,一是改变过去所征战之处屠杀过于残酷的现象,开始控制和利用原金统治军的“汉军”来对付和消殆金国的有生力量。在蒙古政权的扶持下,蒙古所占原金统治区各地方武装力量开始强大,如燕京地区的史天侃、史天泽兄弟,保定行唐人邸顺,易州人张柔,泰安长州人严实,都成为了不可小视的力量,史天泽军更是为蒙古军夺取了真定,和其他汉军一起为蒙古军收复了河北诸郡,山东全境也被汉军、蒙古军联合恢复。

窝阔台改变对金战略的第二件事就是遵从父亲铁木真的遗嘱,借道攻金。

1321年,蒙古军发起对金王朝的最后总攻,兵分三路:中路由窝阔台率军渡黄河攻洛阳;左路铁木哥斡赤斤率部由济南出兵西进;右路由拖雷率四万骑兵自凤翔经宝鸡,借道于宋,从后面直捣金都汴京。

中路和左路的进攻,金人有一定准备,但对于从凤翔经宝鸡借道于宋的四万拖雷大军,金人则有些预料不及。

唇亡齿寒的道理,宋人难道还不明白吗?

宋人记住的只是靖康耻尤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面对蒙古借道灭金的要求,宋王朝半推半就态度暧昧,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当拖雷的四万蒙古大军浩浩荡荡地渡过汉水时,对面驻守襄阳的宋军呆若木鸡地看着这群天外来客。回过神时,只剩下蒙古大军留下的阵阵尘埃。

金人已顾不上对宋人的不作为进行指责,他们知道这支背后出现的部队对自己的致命性。金王朝急遣驻守潼关的完颜合达、完颜陈和尚、剌蒲阿及驻守黄河防线的武仙等军移至邓州,屯兵二十万,阻击拖雷的四万蒙古军。

拖雷没有在邓州同金军主力部队纠缠,而是化整为零,命大军分散而行,分道直趋汴京。

在邓州的完颜合达一看大势不妙,弃邓州追击拖雷大军,却一路被拖雷留下的零散蒙古骑军袭扰,疲惫不堪。

当他们追到了三峰山(今河南禹县南)时,天降大雪,道路泞泥,衣着单薄的金兵纷纷变成了冻鸡,饥寒交迫。等待他们的是以逸待劳刚吃完烤全羊的拖雷大军,以及中路窝阔台的先锋万余部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