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战士 第一卷 重获新生 第三十章 热血(二)

兄弟联盟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1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11.html[/size][/URL] “你小子!快成说相声的了!”那中尉笑道:“看这样子,我要是不让你喝,还成了不理解新兵了!” “看您说的,哪那么严重啊?”谭凯文盯着啤酒说。 “我可告诉你,到了部队,有部队的规章条例,上面可明文规定不允许喝酒!”中尉说,“今天算是破例了,喝吧!” “谢谢首长!”谭凯文高兴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11.html


“你小子!快成说相声的了!”那中尉笑道:“看这样子,我要是不让你喝,还成了不理解新兵了!”

“看您说的,哪那么严重啊?”谭凯文盯着啤酒说。

“我可告诉你,到了部队,有部队的规章条例,上面可明文规定不允许喝酒!”中尉说,“今天算是破例了,喝吧!”

“谢谢首长!”谭凯文高兴了,拿起酒来拇指一挤,瓶盖儿砰地一下落地,张口就灌了一口。

“看你小子这动作熟练度,还敢说自己滴酒不沾?”中尉哭笑不得。

谭凯文这次不狡辩了,嘿嘿笑着又喝了几口,尽情地享受着周围新兵们羡慕的目光,扭头看魏大鹏脸都红了,干脆把啤酒递给他:“大鹏,来一口!”

“我?”魏大鹏尴尬地看着他,又看了看两个干部,拘束地说:“我可不会……”

“喝吧喝吧!首长不是都同意了?再说,当兵的哪有不喝酒的?”谭凯文那神情,好象自己已经是个老兵油子了一样。魏大鹏还是拒绝,终究拗不过他,喝了一小口儿,呛地咳嗽了半天,倒把谭凯文逗的够戗,看来这小子是真没喝过酒,愣是给啤酒呛住了!

火车驶出珠城境内,不久开始加速,车窗外开始出现陌生的田野、村庄、树木……新兵们离家的悲切情绪逐渐过去,毕竟是年轻人,想到将要面对的新生活,兴奋的心情很快占据了主导。接兵的干部们经验丰富,不去制止新兵们高谈阔论,更有的干部开始借机会了解起这些新兵来。

谭凯文喝光了啤酒,开始吃从家里带的饼干、火腿,又吃了几个魏大鹏家带的土鸡蛋,谭凯文就开始聊开了,先是和魏大鹏聊,聊彼此的家,聊彼此的性格、趣事儿,聊一切可能聊的东西,两个人都聊得很愉快,谭凯文是个开朗的人,这一点和魏大鹏表现出的拘谨完全不同,他十分善谈,言语幽默,不管好事坏事,从他嘴里出来都带着调侃的味道。魏大鹏听得津津有味,又给谭凯文将自己的家,讲山村孩子小时候的趣事儿,这也很吸引谭凯文,抓住魏大鹏的手问摸鱼的时候该注意什么,砍柴的时候怎么才能一眼找到乱石堆里的鸟窝。

两个人聊了很长时间,期间火车在长沙停住,新兵们换车,和全湖南的新兵汇合又换了一辆北上的车,人等多了,气氛也更浓,谭凯文“发挥”地更是淋漓尽致,不但把一向老实的魏大鹏也带成了“神侃”高手,还联系了前后坐十几个湖南兵一起聊了起来。

郎青一开始就坐在距离他俩不到二十米的车厢另一端,谭凯文的音量不小,他能听见,他也没忘谭凯文和魏大鹏,但是郎青并不想怎么样,只是冷着目光自己看着全车的人,中间干部站起来带领新兵们唱《团结就是力量》,他和谭凯文的目光对在一起,两个人都没有眨眼,谭凯文挑衅一样地大声唱,朗青干嘎巴嘴不出声,两个人对视了几秒,最后被一个新兵的背影阻断。郎青表情没有变化,也没想过要怎么样。这是他和谭凯文之间性格的不同之处。两个人虽然都好斗,都不服输,但是谭凯文更具有征服性,郎青不是,他不想让谁服不服,敌意上来,拼一场,事后无所谓。

到长沙重新坐车时,郎青被分到了旁边一节车厢,这事情也就过去了。火车一路北上,向着第二个目的地进发,第二个目的地是兰州,在这里,新兵们要休整两个小时,等和河南过来的新兵们集结以后,再踏上另外一辆火车最终到达目的地。

火车到兰州的时候,天快中午了,坐了十几个小时火车的新兵们累了也倦了,也无聊了,车门一开,新兵们全跑了出去。

“嘿嘿!北方也不错啊!”刚刚在火车上欣赏了一段西北景色的谭凯文一下车就感叹:“我还从来没到过北方呢!有点儿冷,水少了,嘿嘿!”

谭凯文简单地抒发着自己第一次到北方的感想,魏大鹏也没来过北方,也一样的感叹,感叹声中,兰州兵站的给养车开了上来,新兵们的要在这里吃上一顿中午饭,给养车带来的全是北方饭菜,馒头、花卷、牛肉汤、大锅炖菜,只有少量的米饭。这也让这些湖南新兵们希奇,希奇归希奇,新兵们很快感觉自己还是不适应馒头等面食,短时间尝试之后,米饭立刻成了争抢的对象。

“大魏!你身强力壮的还客气啥?抢米饭啊!”谭凯文挤了半天没挤上去,回头看见魏大鹏安稳地拿着碗站在后面,着急地喊:“你还排队那?你看看有排队的吗?等你排上,馒头都没了!”

魏大鹏这时候才注意到,眼前这些人确实没有排队,皱了皱眉头,想往里挤,可还是不好意思把别人挡到后面去。谭凯文着急了,也不管自己身体单薄,只身冲进人堆里,愣是从夹缝中闯入,要了两大块米饭,用手护住,又挤出人群。把其中一块扔进魏大鹏碗里,抱怨道:“你呀你!总是这么老实!”

魏大鹏笑笑,拍了拍谭凯文的肩膀,表示对这个刚认识的兄弟的感激,两个人狂吃起来。这时候人群已经挤成一堆了,叫骂声四起,带兵的干部急冲过来,将人群从米饭那边推开,一个干部吼道:“排队!排队!你们以后是军人了,哪能这么不讲秩序?馒头不是饭吗?你们是去北方当兵,以后的主要食物是面食,不适应能行吗?”

干部又训斥了几句,新兵们才有所好转,不少没抢上米饭的新兵,只好不情愿地去领了馒头吃起来。

吃饱以后,干部们组织新兵唱歌,又休息了一会儿,军列已经进站,新兵们这才排着队重新上了火车。此时的火车,才叫真正的军列,湖南加河南,上千的新兵到了一起,除去沿途要下的,剩下的全是前往各边防团。

谭凯文还是和魏大鹏坐在一起,两名接兵干部这时候和其他干部坐到了一起。聊了一天多,现在有些累了,可是又睡不着,谭凯文看了一眼不远处接兵的干部,捅了捅魏大鹏:“走,过道抽烟去!”

“我不会呀!”魏大鹏看了一眼干部,又说:“再说,让吸吗?”

“怎么不让?那些干部不也是老去吸?”谭凯文胸有成竹地说:“刚才我看见旁边车厢有两个新兵也吸呢!没事儿!”

“那你去吧。我又不会!”魏大鹏老实地说。

谭凯文硬把他推起来,说:“走吧!走吧!我自己多没意思?不会就学呀,这有什么难的?”

魏大鹏推辞不过,只好跟他站起来,两个人向车厢之间的过道走,经过接兵干部的时候,干部问他俩干什么去,谭凯文说去厕所,干部也没说别的,嘱咐他们尽快回来。

谭凯文拉着魏大鹏往过道走,不时回头看接兵干部,走到过道,故意将身子一闪,两人跑到过道冲门的一侧,正好能挡住视线,刚一进去,两个人吓了一大跳,靠门的位置,一个新兵正叼着烟在吸,而这个新兵,正是郎青!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