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战士 第一卷 重获新生 第二十九章 热血(一)

兄弟联盟 收藏 0 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1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11.html[/size][/URL] 公安局严副局长办公室里,张强看着一脸严肃的严局,从自己把资料给他到现在,已经足足十分钟了。张强见严局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小心翼翼地问:“严局,我的意见,这案件还是再调查一下吧……” “还有什么可调查的?恩?”严局抬起头,瞪着眼睛看着张强:“事实确凿,铁证如山!他魏大鹏明明是在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11.html


公安局严副局长办公室里,张强看着一脸严肃的严局,从自己把资料给他到现在,已经足足十分钟了。张强见严局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小心翼翼地问:“严局,我的意见,这案件还是再调查一下吧……”

“还有什么可调查的?恩?”严局抬起头,瞪着眼睛看着张强:“事实确凿,铁证如山!他魏大鹏明明是在狡辩!他说自己当时是正当防卫,说曹大可用铁管袭击他的头部,可是铁管上不是没有曹大可的指纹吗?他说自己是随手抄起的菜刀,我倒要问了,怎么偏偏那么巧,他就随手拿到刀了?怎么不是椅子不是菜盆不是别的东西?还有,一把没有尖儿的菜刀能深入到死者的胸腔里去,这是无意的吗?难道曹大可的胸腔是豆腐做的?在场的证人也全都证明了事情的真正过程,这些加到一起,难道我们还不能判断事情的真相么?我的意见,你什么也不用调查了,把资料整理好,上交检查院。”

“严局,我还是想去调查一下魏大鹏的家庭背景和他的平时表现,我想去一趟魏大鹏的家乡,包括他的学校,还有入伍时所在的部队。充分了解一下全部资料,再上交上去。因为我总是感觉,这个案件太蹊跷,魏大鹏的种种表现让我下不了决心。”张强倔强地说。

严局显然是被激怒了,站起身来,指着张强的鼻子吼:“张强,我看你最近是不是言情小说看多了?你是一名警察,是一名有着十六年警龄的老警察。怎么还是感情用事呢?我明白你的意思,魏大鹏的资料我也了解了,一个复员军人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在街头靠卖小吃谋生,确实是不容易。可是你不要忘了,这些并不能作为他没有杀人的根据吧?不能因为他可怜,我们就法外开恩吧?这些还用我嘱咐你吗?”

看到张强犹豫的样子,严局又换了一副苦口婆心的表情,继续说道:“张强,你是我一手带出来的侦察员,说实话,咱们虽然是上下级关系,可是在我心里,你还是我的徒弟,还是我的小兄弟。我还是得提醒你,你可要注意自己的工作态度。不要因为这污七八糟的事情影响了你个人的前途……这样吧,这个案子你暂时放一放。你马上准备一下,去一趟山西大同,那边刚刚抓获了一个咱们市的通缉犯,你去把人带回来!一切等你回来再说。”

“严局,我……”张强窝了一肚子的不痛快,怎么现在把自己替换了呢?押解罪犯,没必要让自己一个市刑警大队的大队长来负责吧?看着严局那不容质疑的眼神,张强还是没有办法,只好转身离开。下了楼,张强愤怒地一脚踹开办公室的门,也不理会办公区内其他警员吃惊的眼神,径直走进自己的办公室里,重重地关上了门。

大鹏的出租屋里,凯文和朗青郁闷地瘫坐在沙发上,地上扔了许多的空啤酒瓶子和烟头。这几天以来,他们两个每天在外面奔波帮大鹏找证据,晚上的时候就会回到这里来借酒消愁。大鹏被捕已经一个多星期了,所有的事情进展都不顺利,两个人明白,这种时候,每多等一天,都将使自己陷入更加被动的境地。两个人真正感觉到了无能为力。他们想到了所有极端的方式,却最终放弃。只有时不时地接到老兵们打来的电话,才会使他们立刻振作起来,然而,一次又一次空欢喜之后,得到的是更加的失望与痛心。

谭凯文的手机响了起来,他再一次从沙发上猛地坐起,掏出手机,却是父亲打来的,父亲询问他到底在干什么,因为路政的老同学打来电话,说凯文请了长假,已经一周没有上班了,凯文只好跟父亲说,是自己的战友出了事,他实在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情去上班。父亲听完他的介绍,叹了口气,没有说别的,放下电话,凯文又打开一瓶啤酒,和郎青一起喝了起来,喝完一口,将啤酒瓶子放到茶几上,凯文忽然问:“郎青,还记得咱们当新兵的时候,在路上的事情么?”郎青点了点头,说自己一辈子都忘不了……

5年多前,也是这一瓶啤酒放在桌子上。不过不是在房间了,而是在列车的车厢里。新兵专列里,坐满了刚刚止住因离家而悲伤的新兵们,谭凯文和魏大鹏并排坐着,对面坐了接兵的两个部队干部。

“首长,我看您这啤酒在桌子上摇晃摇晃的,等会儿摔在地上就什么都没了。要不……干脆我帮您喝了得了!”谭凯文眯着个眼睛,嬉皮笑脸地跟接兵干部说。

两个干部互相对视了一眼,都笑了,干了几次接兵的工作了,还真没遇见过这么大胆的新兵,一个中尉笑着说:“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谭凯文,就是珠城市里的。首长,这个是我哥们儿,他叫魏大鹏!”谭凯文一点都不认生,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魏大鹏,相比之下,魏大鹏可拘谨多了,原本跟干部坐到一起他就够紧张了,现在看这小子又在讨酒了,急忙悄悄捅了凯文一下,凯文装做没感觉,仍旧笑着说:“首长,您这一趟也真够辛苦的吧?”

旁边的一个少尉这时候也笑道:“谭凯文是吧?你平时就爱喝酒吗?”

“我?我才不呢!”谭凯文继续他的“忽悠”,“我在家滴酒不沾的。我就今天特别想喝,为什么想喝呢?因为我想家呀。首长您也当过新兵吧?嘿嘿,您肯定特别理解我们现在的心情,您想想啊,我们在父母身边儿呆到这么大,都是第一次告别他们,去那么远的地方,能不想家吗?我是想,喝一口酒,麻痹麻痹自己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