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03.html


在四四方方的邢台上,圆柱行的木桩前跪着一个看上去只有二十来岁大汉。看他头发不长,一根一根竖起来像刺猬一样,脸是国字脸,浓眉大眼的显得很有个性。


对面十五米处,坐着一排人,中间一个穿着日本制服的。他手一挥,身边的中国翻译官拿起白纸又看了一遍,大声念道:“赵勇,罪状如下。袭击大日本帝国的铁路,杀害大日本皇军,罪大恶极,罪不可赦?”


邢台下的老百姓,听得胆寒。有人叹了口气:“唉,又得少了一个勇士了?”


这时,火车站的北面榴弹声霎时响起,鬼子一惊,又是那一伙土匪在袭击铁路线。快速将原本伏击在这里的兵力分出一部分。等兵力一分出,贺青他们开始偷袭刑场。这时,刑场周围也响起了榴弹声,枪声随即而起。直到某个人大喊一声“有人劫法场!”所有人这才反映了过来。


坐在中间的日本军官气得大叫 :“八嘎,别让他们跑了!”话音刚落,一小队鬼子将邢台围了个水泄不通。


围观的人群,也被一惊,吓得四散逃走。刑场四周是一阵骚动,也不知道贺青是怎么记起的土制烟雾弹造法的,不过随着鞭炮声阵阵的响起,刑场四周弥散着层层白雾。即使靠的再近,也分辨不出是敌是友。


这种状况只需维系一分钟,就足够贺青救人了。手起刀落,赵勇的绳索在快速之间就被割断了。


脱离死神掌控的赵勇一睁眼,也是一惊。这是怎么一个状况。


还没有等他脱口发问,就被一行人带着脱离鬼子的追击。现在实在不是发问的最好时机,等脱离危险再说。贺青适时掏出了他腰间的手枪递给了赵勇。赵勇顺手接过,这时候只有这家伙才是保命的武器。


危机并没有解除,试问鬼子怎么可能忍受一伙游兵散将从他们的手中将人救走,这对于精心布局的他们来说绝对是耻辱。


一场追击就此展开,鬼子的小队死咬住贺青他们不放。鬼子的追击只会让他们中贺青他们设下的圈套,在鬼子没有防备的追上来,又有两个小鬼子被接替贺青的队员打死了两个。这种打法,让鬼子大呼恼火。


一到转角,在李强一队人马的掩护下,贺青他们迅速换装,穿上日军服装,加上他们手中所持的又是日制武器,使得作战场面更加混乱。


“突、突、突……!”


冲忙追赶过来的日军小队看到自己的队伍,自然是喜从心来。又有一队人马加入到剿杀流寇的队伍中来,想必那伙人定是插翅难逃。慌忙掉过头来朝着另一个方向追踪,没想到却遭到了自己队友的突袭,他们手中的枪支风卷残云般的大清扫,这一伙无辜的日军小队瞬间稀里哗啦地倒在血泊中,倒霉一点的还没有立马死去,而是有气无力地呻吟挣扎着,直至没有了动静。


相比之下,未冲出的日军士兵就要幸运的多,不过他们立即也明白了意图,他们的纠缠难缠了许多。一个自以为是的日军士官,打着以人肉盾牌拖延时间的主意等待援兵到来,可他不曾想到援兵没有期盼到,等来的却是死神。不等他开口喊出声来,来自暗处的一串步枪子弹,就把他和他身前的人肉盾牌一起打成了千疮百孔的筛子,又是几串子弹飞了出来,站在边上的几个鬼子兵也搭上了命。


他们居然不顾自己国人?这怎么可能!日本人彻底慌了……



留守的鬼子兵们被人家的火力压制得连头都抬不起来,而人肉盾牌又毫无作用,还没中弹的日军官兵心中开始萌生出了一阵阵的寒意,他们固然凶残顽强,可是这不包括被自己人白白给弄死!这种事情想必那傻子也不会去做!此时,指挥作战的日军军官自我安慰:“这只是避其锋芒再寻机会反击而已!现在退去,是为了以后更好的进!”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趁着知情识趣的日军警备队退守到一角重整的时机,贺青再次分兵两路,一路正面压上,仗着火力猛狠狠地展以火力压制;另一路则迅速撤退,好迎接下一次的危机。


到目前为止,营救计划还算顺利。



好在,日本人心计虽毒,虽然贺青他们救走了赵勇,却没有用炮火去轰镇里的百姓。不过即便,也于事无补,这样只会浪费他们的大炮。此时,百姓们早就跑的没了人影。


于是,小日本的目光,仍盯注在那伙流寇身上。


“司令官阁下!根据观察,已经快要起风了!要是马上派部队强攻,还来得及把这伙流寇拖住!”参谋官建议道。

良久,田代元俊大佐才缓缓的道:“不必再等起风,你立即行动!”


“嗨。”



话一说完,只感身心俱疲的田代元俊便闭上了眼睛,他的头犹如被无数的马峰给蛰了,变得又大又痛。现在只想快速的解决这种他始料未及的状况。


“嗨!”参谋长深鞠了一躬之后,转身径直去拨电话。


参谋长刚一转身,田代便悠悠地长叹了口气,缓缓地从腰间拔出了自己的爱枪,长长的虚了一口气。


在状况十分混乱的情况下,鬼子被迫放弃了追击。到了将军山,部队全部汇合到一起。令贺青兴奋的是己方一个阵亡的都没有,只有三四个轻伤的,还有两个受伤的原因竟然是自己一不小心摔倒弄伤的。


看着自己的队员们,贺青倍感安慰,看来训练还是出了成效的。虽然他们的战斗力还差得远,可是这保命的法子还是让人伸出大拇指陈赞的。


不过受了轻伤的队员还是略微不好意思,吴大力不时的奚落,让他们觉得脸红。于是,受了伤的,只有乔装出一副坚强的样子,即使伤口还是有些发痛,也不敢哀嚎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