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突击》中许三多家的几位爷个个表演出彩

许八多 收藏 3 2769
导读: 一乐虽然出场不多,可贯穿的时间还真不短,直到许三多回老A还有他的戏,一乐是这个家里的老大,可是没有老大的威风,沉默寡言、懦弱无能。绝大部分时候,他是木讷的,呆滞的,像会行走的化石或者土坷垃,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是一潭完全的死水,偶尔他也泛泛涟漪,比如在医院里让许三多表现、逼着许三多买艳情刊物,甚至也会起点波澜,比如最后在火车站追着火车让许三多好好活,那就犹如一座沉眠已久的火山喷发出最后的一点热量。他是懦弱的,在家门剧变的时候他选择了逃离,但他也有他的顽强,他居然能找到老A的巢,并且明知二和饶不了他

一乐虽然出场不多,可贯穿的时间还真不短,直到许三多回老A还有他的戏,一乐是这个家里的老大,可是没有老大的威风,沉默寡言、懦弱无能。绝大部分时候,他是木讷的,呆滞的,像会行走的化石或者土坷垃,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是一潭完全的死水,偶尔他也泛泛涟漪,比如在医院里让许三多表现、逼着许三多买艳情刊物,甚至也会起点波澜,比如最后在火车站追着火车让许三多好好活,那就犹如一座沉眠已久的火山喷发出最后的一点热量。他是懦弱的,在家门剧变的时候他选择了逃离,但他也有他的顽强,他居然能找到老A的巢,并且明知二和饶不了他仍然勇敢地现身嘱咐许三多。邓宝这位演员对这个角色的把握相当到位,而且,非常难得的是,他把握住了人物的不同层面和在不同时期的变化,并且恰如其分地表现了出来。


二和参军的时候,一乐虽然木,但还有一点生气,还有青春的影子,眼神也略微地显着点清亮与活泼。到了许三多参军的时候,一乐明显地苍老了,呆滞的表情,麻木的眼神,佝偻的身躯,整一个小老头。只有在教唆三多套近乎和买杂志的时候,有那么一点人气,但是,也就那么一点。顺便提一个,在医院里,这哥俩都瞪起黑白分明的眼睛看史今他们的时候,那可真像哥俩!鄙人对此深表佩服,哈哈。史今家访的时候,一乐的木讷与寡言简直到了极致:呆滞而无声地向百顺伸出手要钱,呆滞而无声地面对和走过误以为他是大叔的史今,这段表现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此后再看到一乐,便是到袁朗那儿报信了。虽然出场短,也没有很正面的镜头,但是那股子丧家的落魄劲儿、期盼见到三弟的焦灼劲儿、对高科技设备的好奇劲儿和畏缩劲儿,都表现出来了。最后再见到一乐,是许三多归队的火车站上,躲闪着二和的追打,追赶着火车,喊出也许是一乐此生最大最彻底的声音:老三,要活出个人样来……这也许也是一乐内心最深处蕴藏的最后一线热情……虽然看不清面貌,但那个佝偻着跑动的身躯已经足以把这个懦弱而苍老的老大形象地定格在记忆里。看过对扮演者邓宝的介绍,越发的叫人钦佩。对于这样的演员,除了钦佩,也无有话说。

二和这人物是个典型的农村二流子,花花衣裳,吊儿郎当,啥都看不上,于是就往外闯,自以为看透了世态炎凉。可是在二流子的表象下还藏着男子汉的内在,在外面他护着弟弟,家庭剧变他扛着大梁,虽然那也是以无赖的方式在扛,但是,这也就是他的能力所及了。在家的废墟上以一把菜刀独自面对债主,不让讨债的人要到父亲的床前,主动要和三多一起还债,“两个人一起还得快”,这句话,看似平和,却足以令人泪下。二和其实很男人! 二和主要有两段戏,许三多参军前和家庭剧变后。二和的演员把这个角色演绎得堪称活灵活现。在许三多参军前,二和是个不折不扣的二流子,对父亲的话满不在乎,踢拉着鞋叉着腰抽烟,对史今毫不客气满脸的不耐烦,不屑一顾地晃悠着走回屋里,那神情、那动作,直令人叫绝。但他同时也有温情在。在许三多被成才率众围打的时候,许二和举着锄头就冲过来了。二和对许三多的爱护,还是很有哥哥样的。最喜欢的是哥俩在水边草坡上的谈话,那时候的二和跟那一汪秋水和那一抹夕阳一样柔和。 家庭剧变后的二和是个作困兽斗的男人,父亲在牢,大哥出逃,三弟遥杳,在炸成一片黑灰瓦砾的家的废墟里风餐露宿,面对这一切需要何等的勇气!买烟的二和落魄中仍带足了流氓气,独有那一句“我现在只能硬,不能软”暴露了他的内心,那个红了眼眶强忍泪水故作硬气的二和,值得赞叹。醉酒撒泼那场戏,那是二和浓墨重彩的一场,醉态十足的二和嬉笑怒骂,这场表演堪称淋漓尽致!二和这位演员,也是很值得称道的实力派啊!火车站送别那场,二和对着许三多的柔和与亲切和对大哥的怒骂和追打很是彰显了一番二和“爱憎分明”的男人气,虽然还是带了点流氓气。这个二和,足以让我们感动。 要说有什么不足或是遗憾之处,就是这位二和的面相略显得太年轻,尤其后来家里出事的时候,虽然相比之前是要沧桑了些,但还是掩不住那股年轻劲儿,跟许三多一对比更为明显,感觉这哥俩可以倒过来了……这时候的二和,毕竟是经历过不少事了,尤其这段日子风餐露宿的,窃以为把他整得沧桑点会更贴近人物。


如果没有许百顺,全剧从开始到结束就不会存在有一个不知道是遗传还是变异的死棺材板记性的许木木同志。这是士兵突击的基本点。如果没有许百顺,许三多就没机会在打出娘胎的19年里先别人一步的进行作为一个侦查兵所必备的偷袭与防备偷袭的特训,该特训不分时间、地点以及节假日的限制,主要由许百顺配合进行训练。现代农民阿,不光是农民也能搞科技了,还能搞训练且成果显著,不仅培养王军霞还有人猿泰山。许百顺在这部剧中虽然出场不算太多,但基本贯穿了全剧,主要有三个大段。一是在村里,把许三多折腾进了部队。在这段里,许百顺使出浑身解数,找老师,斗村长,缠史今,逼三多,把他能想到的招数全使出来了。班长不吃饭,那就大家一起饿着,村长没能实现的愿望倒是被他用这种农民式的狡猾给得逞了。这是一个强悍、固执、有算计的家长。二是到部队,准备把许三多揪回去却空手而归。在这段,许百顺仍然强悍、固执,他踌躇满志地来,意气风发地玩,最终却铩羽而归:他的儿子已经长大,宁可头破血流也不要跟他走。这个失意的家长选择了孤独地离去,不要儿子的送别。三是在看守所,人生重击之下,曾经的强悍已经变成衰老,曾经的固执在儿子的双手之间融化,几乎不曾落泪的男人老泪纵横,看守所里上演的是浓浓的父子真情。中间还有一段小插曲:在田间与村长一起抓泥鳅顺便想念他的儿,最后那一声长长的呼唤震撼了遥远丛林中儿子的心灵,也震撼了观众的心。 许百顺这位演员,功底相当老辣,将一个农民家长的泼辣劲儿演绎得淋漓尽致。无论是表情、动作、语言,哪一方面都可称到是炉火纯青。尤其是那眼神,不但可以演绎出他自己所扮演的角色,还可以传达其他角色的信息。比如在第一集里,史今醉了的时候,许百顺很紧张地盯着史今的一举一动。此时镜头里只有许百顺,但是从他的目光聚焦点可以明显地感受到史今就在他面前,虽然观众看到的只有他,但是他的眼神的流动和变化却可以提示出不在镜头内的其他人的举动。此等功力,非同一般。 百顺老爹手脚可真够利索的,打起人来毫不含糊,拳打脚踢,说来就来。那动作,那叫一个顺畅!跟村长争执,眨眼间鞋子就上了手,要不是村长反应不慢,估计也已经招呼过去了。此等功力,也是非同一般。不知是否专门练过,至于语言,那也是功力深厚,跟村长争抢时的泼辣,训斥许三多时的强悍,捉弄许三多时的调皮,诉说内心时的柔情…… 最后在看守所那两场更显示出演员的功底。前两段的许百顺变化不大,还是精悍的汉子,而看守所里的许百顺已经是个道地的老人了:佝偻的身躯,苍老而颤抖的手,沧桑而老迈的脸,还有那双流泪而略显浑浊的眼,真是味道十足。尤其是第一场看守所的戏,这段戏算是很长了,而且密集在百顺身上,很考验演技。刚开始的强装若无其事、躲闪三多的双手、故作轻松的调侃、捧住三多脸后的哽咽无言、忍不住的泪流、轻捏三多耳朵的柔情、回忆往日的感慨、幡然反省的沉痛、深深叮咛的殷切、在泪水中给出一个分别的笑……这一段有哭有笑,有疾有缓,笑中带着哭,哭里带着笑,娓娓道来又起伏有致,相当精彩。其表现实在是令人不得不佩服!



《士兵突击》中许三多家的几位爷个个表演出彩


《士兵突击》中许三多家的几位爷个个表演出彩


《士兵突击》中许三多家的几位爷个个表演出彩


《士兵突击》中许三多家的几位爷个个表演出彩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