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侦察连红二连的战友们,你们还好吗?

点名:


侦察连红二连的战友们,你们还好吗?

石仁富,外号石头,是我们二连四大叼兵里唯一一个留在部队里的!石头和我都是广西人,一个镇的,彻彻底底的老乡。但是我是在大学入伍,他是镇上入伍,所以起初并不认识。直到新兵连快结束的时候他家人来部队探访时我碰巧路过听到他们说家乡话后才知道我们是老乡,从那以后才有了接触。石头是一个腼腆没什么社会经验的小伙子,很单纯,很多事情都需要家人和朋友来帮他拿主意,经过部队的洗礼,现在也自己当班长了,应该很成熟了吧!


侦察连红二连的战友们,你们还好吗?

马李伟,外号老马,河北人,典型的河北方大汉,身材魁梧,随便往哪个一站,把脸一严肃立马就有一股杀气就冒起来了,所以后来他的新兵都很怕他,很多士官也都让他三分。但是其实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老马很憨厚,只要不踩他的原则底限,他就跟个弥勒佛一样嘻嘻哈哈的,很好相处。


侦察连红二连的战友们,你们还好吗?

夏明华,外号小黑,江苏人,不同于一般江南人的细腻,他的外表和个性都很豪爽粗犷,跟老马一样,身材魁梧,浑身杀气(因为他的眼睛有着特殊的杀伤力),除了极个别很有能力的班长,他也是谁都不服。跟我一样,在新兵单兵阶段时就因为不服班副管理,跟几个老兵搞来,把几个老兵给打趴下了,听说现在他们排里还在拿他做反面典型。


侦察连红二连的战友们,你们还好吗?

我,外号小黄帝,广西人,这个外号的由来一方面是因为我篮球打得不错,新兵连的时候连长经常让我不训练而去陪他们打篮球,一方面军事方面也挺好,每个科目都搞到前三,还没下连几个连队主官和班长就开始盯着我,两栖侦察连的干部下来挑兵挑到我但是新兵连不放人双方还吵起来了(听说后来我们连队请两栖的干部喝酒了才解决的)。

我们四大叼兵是我们的连长给我们起的外号,因为我们几个人经常在一起,那感情没得说,而且我们又是连队各个专业的顶梁柱,我和石头都在比武中拿过名次。在我们四人之外,不得不提的还有胡锦辉。


侦察连红二连的战友们,你们还好吗?


胡锦辉,外号老胡,帅气的广东人,有种广东人特有的自以为是,但是也善解人意,乐于帮助别人。他是我们连队两个老兵就当班长的人之一,敢作敢当,体谅呵护新兵,所以每次连队的民意投票他基本也都是满票。干部眼里的标准好兵,服从命令,听从指挥,严守纪律,从来不做出格的事情,更别说打架什么的了。

侦察连红二连的战友们,你们还好吗?

这个就是我们喝酒的雷达车!


新兵连的时候,我是四排的兵,按照编制是营部的兵,他们都是二排的,是二连的兵。下连队后,二连长把我换到了二连。下连队以后,由于专业不同,我们侦察兵需要到处集训,而他们要留在连队训练专业,所以我们接触的机会也不多,就偶尔打打电话(打军线不要钱)找对方说说新兵共同的心声诉诉苦,保持着基本的革命兄弟关系。但真正让我们关系变铁是因为一件因我而起的新兵和士官对峙事件。那是新兵的六月底,因为我们侦察兵特有的傲气和不服输,我和无线班长小猛发生冲突搞了起来,我把小猛放倒了。新兵打士官在部队可是件了不得的大事,要知道当权的就是士官班长这个特殊群体,那时候老兵是一个集体,而新兵则是最弱势的一个群体!那时候打了小猛后,连队所有的士官都要跑出来揍我了,但我脑子还是发热,还要继续打,打不过打死了也要找个把垫底!而石头老马小黑看到是我出事了也都跑下来跟我一起,就要动手!好在双方都有理智的人拉着没打起来,就对峙。之后就是我班长卢俊霖和连长出来调解了,连长让我班长带我去操场单练一上午,没想到,石头他们几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和豪情跟连长打报告跟我一起去搞。现在回头想想,我的冲动让他们周末没过好,之后的新兵生活也多了很多麻烦,被士官班长整是不可避免的,太内疚了。过后不久,在野外我们几个新兵偷偷跑去喝酒的时候说起这个事情,都说那时候太傻了,换了现在才不站出来陪我被搞。我知道他们都在开玩笑,即使任何时候他们都一样会站出来跟我一起顶的,哪怕上战场,我们之间同样会帮对方挡子弹!这个事情只是我们军旅中体现战友情的一个小事情,也不是什么好事情,但是,却让我们很深刻地感受到了“战友”这个动情的概念和内涵,让我们知道战友是用真诚和生命相交的,没有任何的虚伪。



以后不可知,但是我之前过的最有意义的生日是在2009年11月5日,在部队过的最后一次生日。11月份,是陆军部队的野外驻训期。我们的野外驻训,是在海岛的丛林里,条件非常艰苦,任务也是异常繁重。在这样的环境下,士兵都会全身心地投入训练和完成任务中,同样,我忘记那天是我的生日。那天晚上,部队恰好自由活动,石头和荣亮(另一个无线班士官,跟我们关系非常铁)拉我到车场,跑到我们连队的无线雷达车里,老马和小黑老胡几个已经在车里等着了,二锅头、红酒、雪碧、威力神和几个下酒小菜都在那里放着,他们跟我说生日快乐的时候我才突然想起那天是我的生日!然后借着月光,在军车里我过了最难忘的23岁生日!我们在狭窄的空间里放肆的喝酒谈天说地,畅想着搞完野外等着退伍时要好好把三亚玩遍退伍后要开创自己的事业结婚的时候一定要请战友做伴郎……到新兵来通知我们连队点名的时候(荣亮提前安排好的),兄弟几个已经喝得差不多了!连长点名的时候荣亮更是直接吐了,我们几个都被点名批评。点完名睡觉的时候,我们几个因为混酒喝后劲太多,都爬起来猛吐,后来干脆去陪新兵站暗哨,顺便吹牛,那时我才知道石头一直记着我的生日,也是他托荣亮出去搞任务时带着几个新兵把酒和小吃放挎包里带回来的。23岁的生日永生难忘,但真挚的战友情更是刻骨铭心!

石头,你去年休假回来到我家住了几天,我知道你是奉父母之命才留在部队的,但不管怎么样,“在位一分钟,干好六十秒”,在部队好好干,多做些有意义的事,多给连队培养好兵猛兵;老马,听你说回到地方到当地派出所上班了,还准备自学考入编制,那加油,兄弟们都给你加油,当上警察了也可以再穿上另一种制服造福社会;小黑,你说回去了就跟着家里跑生意,那也好好干,参加地方的经济建设嘛,到时候当大老板了回老部队做演讲,请连队打火锅;老胡,你也是进了派出所了,好好当阿SIR,你大有作为!还有更多的战友,你们还好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我是原64集团军,192师得,不知道现在部队撤编没有,听说是改武警了。很怀念凤城一面山。沈阳军区,南方兵普通在军事素质上比较好,但四川兵老乡情重,打架有,但不多见,因为是大部队在一起,只要是团级驻一起的都明白。说白了我们来自五湖四海,那都有好兵,那都有比较差的。只能是大部分来比较而已。还有一点,64军规,出门遇事打架。赢了回去休息,输了紧闭7天。我当兵4年没遇到一起,遗憾。再说一到镇上,那个小青年没事惹当兵的啊?团里出门要连队打报告,定人数的,跟粮车一起去,一起回。定时间销假的。那有其他时间惹事,呵呵。如果我孩子长大了,愿意去当兵,我建议还是去大部队,那的确锻炼人。再说,你的侦查我估计是关于信息侦查专业,并不是一般人以为的两栖专业,侦查科目分很多专业,电子侦查,信息侦查,两栖侦查等等。很怀念当兵的日子,当兵后悔3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这真是名言。呵呵我是91兵。

7楼

四十七集团军,野战军,王牌军的侦察兵!哥们这个兵当得不赖!好样的!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