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舞蹈”人称“帝” - 著名画家



(一)


大凡艺术大家,皆有其非凡的艺术经历和辉煌的艺术人生,古今中外,概莫能外,陈玉先亦然。




令人惊叹的是,陈玉先的艺术传奇似有特别的奇绝、又有特殊的意涵。




在中国美术馆收藏的艺术精品中,有一幅版画《老列兵》,表现一位老将军普通一兵本色和军民鱼水情深的主题,这幅作品的作者就是陈玉先。而这幅作品被收藏时,陈玉先只有19岁。




19岁时创作的作品,竟被国家级的艺术机构收藏,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个奇迹,也不知道艺术史上谁还创造过类似的奇迹?




如果将此称为一个奇迹的话,那么,这个奇迹源自何方,对一个刚刚跨过少年时段的艺术青年,又该如何解读其艺术天赋?




(二)


上述“奇迹”若被视为一种天才现象,那么,如下奇迹又当何解呢?




还是在中国美术馆,有一组速写作品——《战地速写》,背景是上世纪70年代末期我边境自卫反击作战,主题是表现我参战官兵高涨的爱国主义情怀和无畏的革命英雄主义气概,作者也是陈玉先。这组作品是其作为战地美术记者,冒着枪林弹雨和炮火硝烟,在猫耳洞中以膝为案、为参战官兵创作的上百幅速写作品的集合。




(三)


名画家有名作品,大艺术家有大作品,有的称之为标志性作品,这似乎已约定俗成,中外古今,皆有典例。仅以现当代而言,比如吴冠中的巨幅油画《长江万里图》、黄永玉的巨幅重彩《荷》、关玉良的巨幅油画《东方神韵》、贾又福的巨幅水墨《太行丰碑》《高山仰之》、李自健的巨幅写实油画《南京大屠杀》、赵华胜的巨幅水墨人物《正义的胜利》、陈坚的巨幅油画《公元一九四五年九月九日上午九时·南京》……这些作品大都题材重大、内容丰厚、画幅巨大,一般在数平米、数十平米,最大尺幅者竟达400平米。




陈玉先的鸿篇巨制似乎远远没有以上气魄,又似乎远远大于以上气魄。试举两个范例求证。




其一:经典剧目——中国现代京剧《红灯记》、现代舞剧《红色娘子军》曾红遍海内外,如今至少也有数亿人仍可耳熟能祥,这两部大戏的人物造型、舞蹈图解都出自同一位作者,这位作者就是陈玉先。


















其二:国家名片——由56幅水墨舞蹈画制版印制而成的《中国56个民族》,是中国向世界展示国家形象的特殊艺术载体,而这部由国家机构实施的“国家名片”工程都是选自同一个画家的作品,这位画家还是陈玉先。




两部经典大戏的人物造型设计、舞蹈图解绘制,一部“国家名片”的艺术创作,虽都不是一幅巨作,但应该都是一部大作品,或者说不是大作品却胜似大作品。










(四)


古人语: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就艺术而言,既早闻艺术之道,又始终一业攻之,该是大家之风范,又终将大家成就之。




陈玉先19岁时便有作品被收藏,“闻道”可谓“先”矣。就“术业”而言,陈玉先也该是“有专攻”的典范。




《老列兵》画得是人物,《战地速写》画得也是人物,《红灯记》、《红色娘子军》同样画得是人物,就是读遍陈玉先见诸报端数以万计的作品,也较难找出除人物之外的创作对象,尽管其艺术表现形式有速写、插图、版画、连环画等不同,但以表现、刻画人物为主题始终是以一贯之的坚守。




要说,一个艺术家不断挑战自我、永远寻找适合自己的艺术形式本无可厚非,然见义思迁、朝秦暮楚、疲于追风,则应为“专攻”之大忌。




陈玉先几十年来独守人物创作题材,却始终孜孜一求、心静如水,应该是其艺术成果源头活水的最好解读。




(五)


陈玉先“专攻”人物画,尤擅肖(形)像人物和水墨舞蹈。




陈玉先选择画领袖人物、英雄模范本身就将自己推向了一个特别的艺术高度,并在这种高度的挑战下,先后创作出了《开国元勋》、《迎春飞雪——毛--》、《梦笔生花——邓--》、《尽瘁国事——孙--》、《国之瑰宝宋--》、《民族英雄林则徐》、《县委书记的好榜样——焦裕录》等一大批以反映领袖人物、英雄模范为主题的人物画,引发强烈反响,被誉为“‘领袖人物画’国手艺术家”。


























(六)


如果说画领袖人物


、英雄模范难,那么画舞蹈人物应属更难,说最难似乎也不为过。




难在哪?难在人物是舞蹈中的人物,舞蹈又是人物“生”出的舞蹈,舞蹈人物要表现人与舞蹈的形影相随、舞蹈与人的完美一体,换句话说,舞蹈人物要求艺术家具有以静写动,以动衬静;化静为动,寓动于静的艺术感悟与创作技能。




审读陈玉先的水墨舞蹈,惊叹其具备这样的能力。




近现代以来,舞蹈人物画家多不胜数,但真正以此为“专攻”并走向相当艺术高度的并不多见,这也说明舞蹈人物之难。人们熟悉的舞蹈人物名家叶浅予、阿老先生,均具有显明的艺术风貌与艺术个性,但以笔者的“偏见”与“短见”,他们表现的大都是舞蹈人物的“舞蹈造型”与“舞台亮相”,而这两种形态均为舞蹈的停滞与舞者的静态。能否艺术选择、高度提炼与概括舞蹈人物的精彩与极限瞬间,作为舞蹈人物创作的主体,写出完美的舞蹈人物,是许多艺术家追求的目标。陈玉先的水墨舞蹈就具备了这种显明的艺术特色。




有个现成的例子:陈玉先到一舞蹈学院写生,学院的高材生惊呼“画中的高难度舞蹈动作让我们无法表现”,可见,其舞蹈人物不属“舞蹈造型”,也不属“舞台亮相”。




陈玉先不简单,他将水墨舞蹈画上了属于自己的艺术符号。










(七)


说艺术创作,不能不说艺术品市场,不能不说艺术家与艺术品拍卖,尤其是在艺术品拍卖市场超常火爆,黄庭坚的书法《砥柱铭》拍出4.368亿元、张大千的泼彩山水《爱痕湖》拍出1.008亿元的语境下。




当不少艺术大家将作品送至画廊、拍卖场,不断创造出个人拍卖新高的时候,陈玉先却将作品“送”到了博物馆、纪念馆和革命历史圣地。




其实,当不少大家的艺术品被收藏、成为私人的“匿藏之宝”时,陈玉先的作品却永久地展放在美术馆、博物馆、纪念馆,成为公众共有的艺术品,给广大读者带来审美享受。




艺术创作当然是艺术家自我心性的自然表达。但,如果有更多的艺术大家争相参与“公藏”性艺术品创作,不断地丰富与积累“公藏”作品,那我们的博物馆、纪念馆、美术馆将会成为艺术品的“天堂”,公众将会更“富有”,我们新的收藏文化也将会加快培育、促进形成。




(八)


艺术的审美与推介离不开艺术评论,艺术大家当有高端“定论”,艺术个性尤需业界认知。




可,有哪个画家能同时得到当今画坛多个高端大家的褒奖;又有哪个画家能被业界同仁啧啧称誉说“最”好?




难,确实难!可,陈玉先——能!




中国美协原主席靳尚谊曾撰写长篇评论文章,文中谈到:陈玉先的人物画落笔大胆、挥洒自如,在流畅而有韵味的线条中有意注入书写笔法意识,他的这些追求在他的水墨舞蹈中表现的尤为突出。他的水墨舞蹈人物,不仅舞姿形体优美,而且人物飘逸传神,无不灵动着生命之美和韵律之美。我相信,他的人物画必将赢得在中国画坛上应有的地位。




中国美协主席刘大为:陈玉先成名很早,很有知名度。近年来,他又专门在水墨画舞蹈方面作了专门创作研究,成绩很大。舞蹈题材关键是能够出新,有画家的创意,我觉得他处理的都非常好,而且笔墨上也非常纯熟,我觉得非常好。




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协副主席冯远:陈玉先的水墨人物画在世纪之交的新时期取得了突出成就,尤为值得称道的是他近年来创作的以各式舞蹈为主题的系列水墨人物画,体现了他精湛的技艺和独有的审美价值。如果说《太阳花开》在探索处理光影下载歌载舞的人物群像上取得了出人意料的效果的话,那么诸如象《采红莲》、《金风送喜》、《红红火火》、《长白祥云》中人物造型的舒放自如,笔墨书写的酣畅淋漓则就显得作者在艺术上更为成竹在胸,自信放达了。




著名人物画大家杨之光:陈玉先的水墨舞蹈人物画得很好,速写也画得很精彩,看得出他的水墨舞蹈得益于其扎实的速写功力。可以说在当代中国画坛,水墨舞蹈人物画得好的数他最有实力。




以上评论者可都算得上当今美术界的顶级高手,并大都以人物画建树中国画坛,尤其杨之光还以舞蹈人物著称,他们以“非常好”“最有实力”的赞语“定论”陈玉先,可谓一言九鼎,一锤定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