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盗墓有关的日子1—北邙疑云 兰陵王的秘密 流沙之困(一) 1

胡诺皋 收藏 0 4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5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59.html[/size][/URL] 好奇心是我们人类最大的软肋。我现在简直是难忍自己的冲动,很想把那东西拿过来打开看看。我连忙看身边的秦爷,想催促他赶快把东西弄出来,可当我把目光投向秦爷的时候,发现这老兄正两眼直勾勾地看着那个面具,满脸欣喜,仿佛极度的渴望。我心说,这盗墓贼就是盗墓贼,绝对有职业病,看见好东西,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59.html


好奇心是我们人类最大的软肋。我现在简直是难忍自己的冲动,很想把那东西拿过来打开看看。我连忙看身边的秦爷,想催促他赶快把东西弄出来,可当我把目光投向秦爷的时候,发现这老兄正两眼直勾勾地看着那个面具,满脸欣喜,仿佛极度的渴望。我心说,这盗墓贼就是盗墓贼,绝对有职业病,看见好东西,马上就显现出贪婪的一面。这秦轩平时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城府极深,喜怒不形于色,可一见到好货,马上变成这副嘴脸,简直就跟变成狼人一样,眼里都冒着绿光。我鄙视地看了他一眼,“啪”地拍了他一下,说道:“别慎着了,抓紧时间动手吧!蹲在这里流哈喇子,那东西也不会长腿自己过来。”


秦爷被我这么一拍,马上缓过神来,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急忙对我说:“李兄说得对,我们马上动手,此地不宜久留。”说罢,秦爷再次把飞抓抛出,分别把面具跟金属盒抓了过来。我接过面具,发现尽管是金属质地,但入手如无物,轻巧极了。然而那个金属盒子却压手得很,别看不大,分量不轻。这么沉的东西我可不想背,至少应该干一些知识密集型的工作,像这种劳动密集型的工作还是交给我们可爱的二平兄弟来做比较合适。


我转身叫二平,让他把东西收起来,一回头,却看到二平和刘琨的后背对着我们。这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如此财迷心窍的二位,在这紧要关头,竟会回身看着墓道外面,简直让人大惑不解。什么东西在他们心中能比钱还重要呀?!


可是,马上一个让我冷汗直冒的念头在我脑海里闪过——他们认为比钱还重要的当然是自己的小命了。想明白这点,我立刻顺着他们的目光往刚才的青砖墓道里看去。这一看不要紧,我差点儿一屁股坐到地下,心里一下凉了半截。


原来,刚才我们进来的那条青砖隧道,现在已经几乎被沙子填满了。


二平、刘琨和我,完全都傻在了那里。有了秦爷和老孙头上次的经历,这次二探兰陵王墓基本没遇到什么,直到目前为止,出乎我们意料之外的突发事件还未出现。就算是具有高科技含量的“黑镜廊”,以及只有在传说中才出现过的“阴霜”,这些极其棘手的事,也因为我们做了充分的准备,全都有惊无险,迎刃而解。然而现在我们才知道“人算不如天算”这句话的深刻含义。我们四个人机关算尽,最后却还是被古人算计了。这机关一定是在我们打开主墓室石门时被触动的,怪不得这主墓室没有顶门石,原来是个圈套。刚才我们还以为,这里没有顶门石是因为设计这里的人对“黑镜廊”十分有信心,现在看来是我们的理解错误。让我们轻松打开石门,完全是个陷阱,目的是为了让我们触发这最终的机关。


这时候二平也清醒了,这一清醒不打紧,彪劲就上来了,从包里抽出工兵铲就想开挖,就听秦爷对二平说:“二平兄,没用的,挖也没用。”二平暴跳道:“什么?挖也没用,姓秦的,你什么意思,不挖,不挖难道我们在这里等死?”


秦爷紧皱眉头:“二平兄,不是我不让你挖,你看看这堵住墓道的是什么东西?”


“废话,你说是什么,这不是些沙子吗!”二平吼道。


秦爷点头,继续说:“二平兄,你知道是沙子就好。沙子最大的特点是什么?就是流动性。而且这些沙子并不是普通的沙子,是流沙。这是一种很古老的防盗机关,早在一些战国墓里就发现过这样的设计。这些沙子都是通过暴晒或翻炒后填入墓道中的,一旦触动机关,这些沙子填埋下来,靠挖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因为这些沙子就像水一样,流动性极强,你这边一挖,旁边的沙子马上填充过来,根本挖不出盗洞。”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