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59.html


秦爷指了指门上的“阴霜”,对我说道:“这些‘阴霜’本是很少见的东西,我也是第一次遇到,之前只是听说。正常情况下,本不该结出这么恶毒之物。如果我没估错,这阴气所聚的‘阴霜’是由于阴气外泄所结。如此看来,这古阵一定出了问题,既然现在阴气能够外泄,那阳气就能入侵,一旦阳气入侵,极易引起‘尸变’。李兄对于这东西可能不甚了解,阴气所结‘阴霜’分为两种,一种是阵法本身出现缺陷导致阴气外泄所结成的‘阴霜’,这叫做‘寒霜’,这种‘阴霜’看起来是一些细小的白色颗粒。还有另一种‘阴霜’,是因为阵法所聚阴气太重超过了阵法自身的功力,回过头来反噬本阵所形成的‘阴霜’,这种‘阴霜’更毒,看起来就像一层薄薄的冰,极其光滑,所以叫做‘冰霜’。此种‘阴霜’太过阴毒,就连我们服用的‘红奁妙心丸’也抵御不了一时三刻。所以,如果在这么狭小的空间里遇到了‘冰霜’,那我们几乎就不能逃脱了。我之所以在这么紧急情况下跟各位交代这些,是因为刚才我仔细观察了这个古阵,发现‘巽’位的镜子已经出现了裂缝,说明阴气正是从这里外泄的。所以,为了避免阳气入侵,我们必须绕开‘巽’位,从其他的位置下手。否则一旦阳气从‘巽’位入侵阵中,引起‘尸变’,阵中必定阴气大盛,从而导致阴气反噬‘八镜锁魂古阵’,结出‘冰霜’,那我们就都逃生无望了。”


我点头道:“原来如此。秦轩,幸亏你发现了其中的奥妙,否则我们现在已经都挂了。那现在你看我们应该从什么位置下手?”


秦爷看着我对大家说:“你们只要按我的要求做,应该没有大碍。我们时间所剩不多,得手之后必须马上离开。”这时,二平用试探的口吻对秦爷说出了他的意见:“要想拿到东西,短时间内应该弄不完吧。至少我们应该先把这铁棺材弄下来,看看里面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秦爷一摆手:“二平兄不用白费工夫了,这四根铁链吊起铁棺椁叫做‘铁锁悬棺’,是为了配合‘八镜锁魂阵’而建的,目的是不让尸身接触地气。这种悬棺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里面是不会摆放随葬品的,所以我们大可不必去白费力气。再说,棺内的尸体在下葬之前肯定已经出现过‘尸变’的迹象,否则墓中不可能有这般设计。刚才我说过,为防止‘尸变’,我们是绝对不能靠近悬棺的。”


二平气得骂道:“妈的,这老孙头还说有富贵呢,弄来弄去,弄了个空棺材,我靠。”


秦爷对二平说:“二平兄,莫急!”说着,用手一指“八镜锁魂阵”中央的那堆被锦缎盖住的东西说道:“不说别的,就是上面盖着的这条锦缎,就够你花一阵的了。”


二平一听,也有些道理,就想赶紧去取东西。这时,我却想到一件事,急忙问秦爷:“为什么这室内没有‘阴霜’?”


秦爷对我回答道:“李兄的观察真是细致入微,我也是刚刚想明白这一点,其中关键应该就在这墓室墙壁所涂的朱砂上。”听秦爷这么一说,我马上环视涂满整个墓室墙壁的朱砂,转头疑惑地看了看秦爷:“这朱砂可以抑制‘阴霜’?”


秦爷点头:“我也只是猜测,因为如果仅仅是朱砂的话,只能暂缓‘阴霜’的侵袭,就像我们服用的‘红奁妙心丸’,里面就含有朱砂,不过这种东西,服用过量会中毒。看这墓室上所涂之物,应该是朱砂和其他东西的混合物,这种涂层可以把‘阴霜’导出,而不使它侵害主墓室。看来,这里的建造者已经提前预料到阴气可能泄露的情况,做了防范措施。同时朱砂涂层还有防止‘尸变’的作用,这些刺目的红色涂层可谓一举两得的妙招。”我听了个似懂非懂,反正秦爷说的这些东西在我看来,基本就跟民间偏方有些相似,个中道理,也无从深究。目前来看,这是最讲得通的解释了,不过现在可不是搞科研的时候,我可不想过一会儿也变成粉子,于是急忙催促秦爷道:“这小小的墓室,竟然有这么多巧妙设计,很智慧啊。不过,我们现在没有时间研究这些了,你快说我们从哪个宫位入手?”


秦爷紧盯“八镜锁魂阵”想了一会儿,最后仿佛下定了决心:“这种阵法变幻莫测,我只能从常理分析,现在出现问题的是‘巽’位,太乙八卦中和‘巽’位相对的是‘乾’位,也就是说,‘乾’位距离‘巽’位是最远的,相对来说也就最安全,依我看来,八卦术数万变不离其宗,从这里入手应该错不了。”言毕,二平马上一撸袖子,大声说道:“那还等什么,抓紧时间开工呀,这破地方到处透着股子邪气,阴森的很,我是一分钟也不想在这里多呆了。不过你先告诉我,哪儿是‘乾’位,我进去把东西拿出来。”


只听秦爷说道:“我们身负阳气,当然不能进到阵中,否则很易引起‘尸变’,这件事还是交给我来。”说着,从背包中掏出一个飞抓,“要把东西取出来,要靠这个。”话音一落,右手一抖,飞抓“嗖”的一声飞出,正好落在那堆东西上。随着秦爷把飞抓拉回来,我们终于看清楚了那张锦缎下面所覆盖的东西。那里总共摆放着三件物品:第一件是一套古代的战甲,做工相当考究,看样子挺值钱的;第二件东西挺奇怪,是一个金属面具,面具的样子非常恐怖,双目圆睁,睚眦欲裂,嘴角呲出一对獠牙;第三件物件更显神秘,是一个很精致的小盒子,大小也就有三十多公分长,二十多公分高,金属质地,上面雕刻着花纹。


看着摆在悬棺正下方的这三样东西,我基本可以断定这墓就应该是兰陵王的墓葬。因为从随葬的这三件东西看来,盔甲可以说明墓主人是一名武将,而据《北齐书》上说,兰陵王每次临阵对敌总会佩戴一个面具,目前这里发现的一个金属面具正好和史载相互印证,所以,这里基本可以断定就是兰陵王的葬身之处。然而,最让人捉摸不透的是那个随葬的盒子,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既然兰陵王把这件东西放盒子里葬在自己身边,足以说明这件东西的重要性,可是,这里面究竟是什么呢?


会是高老爷子说的那个兰陵王甚至整个北齐皇族想要掩盖的秘密吗?会是那个神秘雇主想要秦爷帮他拿到的那样东西吗?再或者,这样东西和这个秘密本来就是一回事?这一切,在打开那个神秘的陪葬盒子之前,都是一个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