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盗墓有关的日子1—北邙疑云 兰陵王的秘密 八镜锁魂古阵 1

胡诺皋 收藏 0 2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59.html


“什么?‘尸变’!”


不会这么衰吧,我不禁叫了出来。这可是我们第一次下地啊,也算是我们的处女作,怎么什么破烂事都碰上。遇到个迷宫也就罢了,还碰见“阴霜”,老孙头都盗一辈子墓了,之前也没遇见过这个呀。秦爷在介绍“阴霜”的时候都说是传说中的,也就是说在现实中很难遇到,结果也让我们见到了。现在可好,连“尸变”也出来了,我使劲揉揉眼睛,掐了自己一下,确定不是在做梦之后也只能大呼命苦。可“命苦不能怨政府”,谁让我们选择了盗墓呢。正当我自叹之际,就见二平和秦爷已经开始用工兵铲清理门上的封门胶了,看来这二位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了,不管里面是僵尸还是仙女,对他们来说都是一样的。


不一会儿,这门上的封胶已经被这二位一扫而光。秦爷准备如法炮制,用拐钉钥匙把这第三道墓门打开,可奇怪的是,一推之下,墓门被他推开了一条缝隙。秦爷很惊讶,如此看来,这墓门后没有自来石顶门,如果不是这石门太过巨大,估计一个人就能把墓门推开。


二平看秦爷已经把石门推出一条缝隙,急忙过来帮忙,二人合力之下,这扇巨大的石门逐渐向左右分开。我和刘琨好奇地用手电从逐渐扩大的门缝中照进去,都想先睹为快,看看这南北朝时期的诸侯王大墓的真容。不多时,在二平和秦爷合力下,墓门终于大开。不出我们所料,这道墓门之后果然是主墓室。我们长枪短炮,手电探灯,凡是能用上的照明工具基本上都用上了。把这主墓室弄得虽不能说亮如白昼吧,至少也算是灯火通明。


可当我们看清楚主墓室之后,都愣在了那里。整座主墓室并不很大,但高度却不低,令人奇怪的是,主墓室中没有一幅壁画和字迹,所有的墙壁都被涂成了朱红色。而墓室中央竟然没有棺木,简直太令人费解了。这种种怪异的场景实在太震撼,不仅仅是我被惊呆了,连旁边的秦爷似乎也有些迷茫。难道我们忙活半天,这里又是一个疑冢?


如果真是这样,我们几个可算是冤到家了,白白背了盗墓的黑锅不说,还一无所获,真是忍不住要骂人。而当我们的手电照向空中,竟发现主墓室的中央用四根铁链悬空吊着一口黑色的大铁棺材。这下,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至少我们是找到了棺椁,否则可真是太可笑了。这时,我才开始观察起周围的其他情况,只见棺材下的八个方向分别斜立着一面古铜镜,八面铜镜各自向同一个方向聚焦,而焦点就是那口悬在空中的大铁棺。铁棺的正下方,也就是八面古镜的中央位置,用非常华丽的锦缎盖着一堆东西,二平看到终于有宝贝出现了,迫不及待要冲进去。可刚想迈步,就被秦爷伸手拦住:“且慢,二平兄,我先进去。”


二平一看秦爷伸手拦住了他,有几分不高兴。听秦爷说要自己先进去,我看到二平的表情就知道,他有些想发火。就在这时,秦爷又对二平说道:“还是我先进去,里面很危险。”


二平听秦爷这么说,怒气有些减退,随即好像是想到了什么,问道:“秦爷,这墓室看起来怪怪的,你说兰陵王给自己弄个坟,还把墙给刷成红色怪瘆人的,而且还用铁锁把自己的棺材吊起来。这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你说多难受吧!”


刘琨摸了摸下巴:“这也就罢了,来之前是听李晋说兰陵王帅,可没想到竟然这么爱美,死了都放八面镜子照着自己的棺材,这也忒自恋了吧。”


秦爷站在墓室门口,并没有贸然进去,而是全神贯注地观察墓室里的情景,紧张地说道:“几位不知,这些特殊布置,可非兰陵王自己想法,这‘八镜锁魂古阵’必是高人所布。”


大家都一愣,什么“八镜锁魂古阵”。我可从来没听说过,更别说二平和刘琨这两位了。听秦爷说这名字就玄乎得很,我急忙追问:“秦轩,你刚才所说的这个八什么古阵是干什么用的,怎么会布在这里?”秦爷并没回应我的问题,却似乎是在自言自语道:“怪不得上次来的时候发现村子和道观的朝向怪异,原来是为了聚集阴气,辅助墓中的古阵。”


我看秦爷竟没听我说话,又大声问了一遍,秦爷匆忙地说道:“诸位,现在事态紧急,我尽量长话短说。各位只要明白接下来要做的事就好,其他的事情等出去以后我再详细说,否则我们身上的‘红奁妙心丸’药力一过,门外那几个人就是我们的下场。”想到墓道里那几位已经灰飞烟灭的大哥,我们不禁都冷汗直冒,急忙竖起耳朵,认真地听秦爷讲话。


“这里的镜子是按照太乙八卦数的‘乾一、离二、艮三、震四、中五、兑六、坤七、坎八、巽九’这九个位置摆放的,而悬棺正好在‘中五’位置,八面镜子是按卦数围绕悬棺摆放。镜子在中国传统风水中有反射阴气的效果。这‘八镜锁魂阵’是一个很古老的阵法,我也是在一本古书中偶然发现了一些对这种阵法的零星记载,这八面镜子分别摆放在八个宫位,这样可以守住空间要冲,目的是不让阴气外泄。”


我仍然不太明白,赶忙插话问道:“那也就是说,将‘中五’宫位的悬棺所散发的阴气封锁到了阵中,应该是这个意思吧。那如果是这样,目的是为什么?”秦爷边点头边对我说:“没错,是这样。目的嘛,是为了……防止——‘尸变’。”


“我靠!你说什么,真的有‘尸变’?”刘琨一跳老高,“不是吧,我的秦大爷,你是说这铁棺材里的尸体会‘尸变’,刚才刮封门胶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是说着玩的。拜托,那我们还愣着干什么,抓紧时间拿东西走人呀,难道还要等着这铁棺材里的老人家出来跟我们开茶话会,欢迎我们莅临这里指导工作呀。”


秦爷急忙接过话头说道:“时间一定要抓紧,但是切不能盲目。现在的形势很微妙,如果我们走错一步,事态很难控制。”


我不解地问:“秦轩,此话怎讲?”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