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盗墓有关的日子1—北邙疑云 兰陵王的秘密 一场针对北齐历史的激辩 1

胡诺皋 收藏 0 1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59.html


心情乱得很。


每当在这种时候,我都喜欢睡觉,这恐怕就是医学上说的潜意识逃避现实吧。一觉醒来,天已经黑了,正想起来洗把脸,佣人过来叫我去吃饭。我随她来到餐厅,二平和刘琨已经早就到了,秦爷正陪他们喝酒,一副相见恨晚的样子。我坐下一看,菜基本没动,不知是在等我还是刚刚才开始。我心情不好,坐在那里,脸上的样子很不好看。他们几个似乎也有所察觉,关于盗兰陵王墓的事都只字不提。既然他们不提,我也乐得不问,这就叫眼不见心不烦,几杯酒下肚,大家渐渐熟络起来。


第二天,在秦爷安排下,我们围着北京城玩了个够,吃喝玩一条龙,全是秦爷买单。不知是秦爷大方,还是为笼络二平去盗兰陵王墓。可令我略感奇怪的是,接下来的几天里,有关兰陵王墓的事仿佛从我们的谈话内容中蒸发了,没有人再主动提起这个话题。我们三个在北京的生活基本上像是度假,除了吃就是玩,秦爷的安排可以说极其周到,如果不是在济南还有工作和学业,大家简直都有些乐不思蜀了。三天之后,我主动提出该回了,不管别人如何,至少我该回去了。出乎我的意料,二平和刘琨竟也异口同声地说要跟我一起回。什么时候这两个财迷心窍的人突然向善了呢?有些事真是猜不透。转天,我起了个大早,结果发现,二平和刘琨竟然比我还早地收拾停当,都整装待发了。这二位我可太了解了,这种行为绝对属于反常。平时他俩都是牵着不走,打着倒退,今天真称得上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我们几个去找秦爷告辞。秦爷寒暄半天,留我们吃早饭,推辞不过,也觉得空肚子往回赶不是回事。没过多久,一桌非常讲究的早饭就摆在了我们面前。我们也不客气,甩开腮帮子、颠起大槽牙,狂吃了起来。吃着吃着,我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一阵阵迷糊,不知不觉的,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发觉自己已经半躺在了一辆车上,脑袋还是生疼,就像炸开了一样。好不容易缓过劲来,我便强睁开眼,往旁边看了看,只见二平跟刘琨就坐在我身边,正笑嘻嘻地看着我。我一下清醒过来,心说不好,这下可上贼船了。那顿早饭肯定有问题,我说这几天这帮人怎么谁也不提盗墓的事,满世界的花天酒地,原来套头在这儿,存心给我挖个大坑让我跳,这帮人可真够坏的。不过后悔也是枉然,这时候我们的车已经出了北京,正疾驰在河北省境内的高速公路上。看来这兰陵王墓是不去都不成了。


一时不慎,被这俩小子来了个“暗渡陈仓”。估计凭他们的智商,是想不出这招的,十有八九,出自秦轩。我又不是盗墓的,我可不认什么秦爷。想到这里,不禁感叹,这世界上,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这坏主意出的,把我弄得不上不下,难受的很。


看我一语不发,二平倒有些慌,“李晋呀,你的脾气我们清楚。你不想来,我们劝也没用。但你是学历史的,你如果参加,对我们很有帮助,所以我和刘琨商量后,才出此下策。不过你放心,这事绝不会连累你,如果出问题,我二平一力承担,绝不让弟兄们背黑锅。如果这次发了,收获是大家的,我绝不食言。”


我瞥他一眼,骂道:“呸!你小子少跟我装大瓣蒜,真出了事,你承担得起吗?况且,这兰陵王墓是真是假还很难说,万一是个大麻烦,找谁说理……”话音未落,我们的车突然一个急刹,我们三个人差点蹿出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