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盗墓有关的日子1—北邙疑云 从二平出狱说起…… 临别的约定

胡诺皋 收藏 0 1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59.html


“在下只敢说可以延缓‘阴霜’的发作,而不能彻底抵御这种东西。”


老孙头不解地问:“秦爷,这话是什么意思?”


秦爷道:“孙老爷子,还记得我刚才给你吃的那粒丹药吗,有何感觉?”


老孙头想了想,说:“吞下肚之后,一下感觉浑身都暖洋洋的,也不觉得怎么冷了。”


“这就对了。孙老爷子有所不知,我给你吞服的这粒丹药是‘红奁妙心丸’。”


老孙头顿时瞪大了眼睛,重复道:“‘红奁妙心丸’!已经失传的可避尸气和阴气的‘红奁妙心丸’?这东西已经失传几百年了,你从什么地方弄到的?”


秦爷一脸苦笑说:“有段时间,我集中倒了很多古代方士的墓。在楚地的一个方士的墓中,我找到了很多竹简,上面记载了一些丹药配方和炼制秘术,其中就有这‘红奁妙心丸’的配制方法。但依我看,这丹药也只是延缓‘阴霜’寒气入体,而不能彻底抵御这种东西,时间一长还是会被阴寒所侵。所以,我们下次再探此墓时,一定要速战速决。当然,还有劳孙老爷子施展秘术,突破‘黑镜廊’,否则,就算有天大本事,也到不了这第三道石门。”听完秦爷的计划,老孙头当胸抱拳,一副江湖气派,说道:“这不劳秦爷挂心。就算你不说,我也一定回来把这大墓给趟了,否则,难解我心头之恨。再说,这里面的无数财宝我也割舍不下呀。只是,秦爷,你看我们什么时候再回来为好?”


秦爷踌躇半响道:“其他倒也好说,只是这‘红奁妙心丸’配制起来颇费时间,没有个半年左右恐怕是不成的。”老孙头立刻说道:“好,那我们就半年为期。半年之后,我们一定回来,端了这座大墓。”


秦爷点头,“好,一言为定!孙老爷子,既然这次已失败,多在此地耽搁也是枉然。估计现在,外面已是破晓,我看这样吧,我们先回老张那里,编个瞎话把他稳住,下次回来,可能还要用到他。然后我们就各奔东西,回去分头准备,半年之后再行联系。”听秦爷安排得妥当,老孙头自然没有什么意见,于是二人顺着墓道从井底爬出。


外面果然已是天亮。秦爷和老孙头回到老张家,编了个瞎话,留了些钱,便告辞而去。


“这之后,二人各奔东西。秦爷返回了北京,而老孙头则回到济南。但人算不如天算,正在老孙头准备这件事的紧要关头,他以前的一个伙计陷了,接受公安局审讯时把老孙头供了出来,戴罪立功了。结果,老孙头被关了进来,最终在监狱里遇到我,给我说了这些事情。”二平说完之后,伸了个懒腰,“妈的,累死我了。这故事有意思吧?!你们两个小子,这回长见识了吧。——来,喝一个。”


我和刘琨确实被二平的这故事深深吸引住了,跟听天书似的,当下还真没反应过来。


起初,我和刘琨听得都有些傻眼。兰陵王我是知道的,南北朝时期的大帅哥,是有名的大英雄。尤其是我,二平的话让我的心里非常忐忑。——难道兰陵王墓已经被老孙头和那个姓秦的给盗了?我靠,应该不会吧!如果老孙头是为这件事进去的,判无期那可太轻了,枪毙十回估计都够。但到后来,听说了“疑冢”、“阴村”、“黑镜廊”、“第三道墓门”、“阴霜”、“红奁妙心丸”,简直是太传奇了!一直听到二平让我们喝酒,我们也没搭他这个茬,完全沉浸在故事中,哪容得被打断,便继续追问道:“我说,二平,你这还没说完呢。快,赶紧!这老孙头不说要给你富贵吗,往后的事呢,他怎么给你富贵啊?”


二平看我们来了兴致,自己倒不急不忙起来,得意地看了我们一眼,“急个屁呀!刚才我不是说了吗,这老孙头虽然在他们倒斗圈里风光的很,到了号里,可没人管这一套,净受人家欺负。这几年,我也算一直照顾他,所以他才把这件事告诉了我,让我去发这趟财。”


我听二平说到这里,不屑地笑了笑,挤兑起他来。“我说二平,你小子的脑袋让驴踢了吧!这老孙头是想帮你呀还是想害你。你也不想想,这家伙在盗墓战线上奋斗了几十年,尚且弄个灰头土脸,差点没回来,你这样的菜鸟中的菜鸟,居然也敢去盗墓。你去了,就算是有十条命,也不够你往里搭的。你以为这是玩电子游戏机啊?死了条命,还能重新玩。……”


二平听我说到这里,摆了摆手,打断道:“李晋,你当就你小子明白呢,我当时就想到了。不过,你先别急,慢慢听我说。——你小子老是打断我,……别打岔!事情是这样的……”


那天晚上,老孙头说完他在兰陵王墓里的经历后,二平觉得非常有趣,但又很不理解。他想,就算是为了报恩让自己发财,那应该给个现成的,让去盗墓,这不扯淡吗?


老孙头似乎看出了二平的心思,说道:“老弟,我在这个圈子里混了这么多年,身上的案子实在太多,所以判了个无期。我都这把年纪了,估计出去是不可能了。这兰陵王墓是我这辈子的遗憾,让我损兵折将,颜面尽失,那其中的财宝和秘密更是我的一块心病。你明天就出去了,这件事你来做再合适不过,只要你愿意,没有倒斗的经验都没关系,我给你介绍一个人,这个人一定会帮你得到这场富贵的。”


二平半信半疑,“你说的这个人是……?”老孙头嘿嘿笑道:“估计你猜到了,这个人就是秦爷。”


二平一撇嘴,“我说老孙头,人家秦爷这种身份的人,干嘛要待见我。身无分文,无一技傍身,人家凭什么带我这么个累赘去闯兰陵王墓?你老小子是不是睡糊涂啦!”老孙头听后,神秘地一笑,然后说了一句令二平匪夷所思的话,差点让二平笑出了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