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59.html


“有什么不正常,刚才那几个伙计怎么突然就死了,我们刚才到底遇到了什么?”老孙头看来是真急了,像他这样的“专家级”人物,哪吃过这样的亏,连珠炮似地问了一连串的问题。秦爷这会儿倒是平静了下来,那种很难让人猜透的神情又回到了脸上,缓缓地说道:“其实那几个伙计死得并不突然。他们之所以会死,是因为他们比我们早到墓门前几分钟。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在这几分钟里,他们是受到了一种东西的侵袭才会丧命。这种东西不知道孙老爷子听说过没有?传说中,有种极寒之物——‘阴霜’。”


老孙头一惊,大声道:“什么?‘阴霜’!你是说这里……刚才……你在青砖墓道的尽头见到了阴霜!”


秦爷点头,平静而阴冷地说道:“虽然我一直觉得这个墓里透着许多古怪,但是开始我也没有想到这里竟然能够结出‘阴霜’。我刚进井底密道时就有种奇怪的感觉,隐约中,一股冷丝丝的感受仿佛由内而外渗出来,但我也没往深里想,只是觉得现在是夏天,进入这地底下,冷一些是正常的。时间一长,我发现不对。这种冷气是由内而外的,并不是冬天我们感到的那种切肤的寒冷。但这‘阴霜’太过少见,我也并没有往它这里想。在‘黑镜廊’,其实这种感觉已经比较强烈,可咱们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寻找‘黑镜廊’的出口,直到找到那条青砖密道,我才又想起这件事。我生怕是自己的错觉,当时还向您求证,可等到我看到第三道墓门上结起的那种纯白色的细霜才忽然想明白,可这时已经晚了,高权和几个伙计已经阴寒侵入五脏。其实,他们也不是突然死去的,只是当他们意识到自己已被阴寒入里的时候,已经说不出话,也动弹不了,最后是被活活地冻死在那里。”说到这里,秦爷叹了口气,然后继续对老孙头说:“现在想想,其实那第三道墓门起初一定也是雕刻着华丽的浮雕,之所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肯定是长时间受‘阴霜’的侵蚀。可见这种东西的阴毒程度。”


“这高权不仁不义,死有余辜。可叹我那两个伙计呀,跟随我多年,经验丰富,趟过无数大墓,是我的左右手,没想到竟然死在了这里。是我太大意了,害了他们。”说到这里,秦爷的神情不禁黯然。老孙头颇有同感,也叹息道:“我那个伙计柳子也跟随了我多年啊,这次也折了。唉!秦爷,这次咱们两个算是栽了。不过,这不算完,老夫绝不罢休,一定要把这墓给倒了,把这一阵给扳回来。”


秦爷点头赞道:“孙老爷子说得对!此事绝不能善罢甘休,我们还会再回来的。不过,我们这次是吃了轻敌冒进的亏,都大意了,以为凭咱们俩的本事,就是个帝王墓摆在面前,也是手到擒来啊,更别说兰陵王这种诸侯的墓了。结果,准备不足,吃了大亏。下次我们一定先计划周详,否则,还会重蹈覆辙。”


听完这一席话,老孙头一抱拳,“秦爷说得在情在理。不过,就算我们计划得再周详,你可有什么办法,克服这墓中的‘阴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