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盗墓有关的日子1—北邙疑云 从二平出狱说起…… 夜探清风观

胡诺皋 收藏 3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5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59.html[/size][/URL] 白天已经踩好了点,不多时,二人就到了道观的墙外。老孙头刚想跨过断墙,跃到院中,秦爷忽然一把拦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随后递给老孙头一个眼神。老孙头顺着秦爷的眼神往道观大门看去,就看到一个人影一闪,进了道观。 老孙头疑惑地问道:“秦爷,你看到了吗,这深更半夜的,一个小孩到这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59.html


白天已经踩好了点,不多时,二人就到了道观的墙外。老孙头刚想跨过断墙,跃到院中,秦爷忽然一把拦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随后递给老孙头一个眼神。老孙头顺着秦爷的眼神往道观大门看去,就看到一个人影一闪,进了道观。


老孙头疑惑地问道:“秦爷,你看到了吗,这深更半夜的,一个小孩到这传说中闹鬼的道观来干嘛?”秦爷一直注视着人影晃动的方向,答道:“你看错了,不是小孩,是驼背。”


“驼背?”老孙头差点喊出来。这个村子里,他所见到这种程度的驼背只有那姓高的老爷子了。不过他都九十多岁了,深更半夜跑到这里来能做什么,难道他真的与这兰陵王墓有关系不成?秦爷一挥手,“先跟上他,看看他到底要做些什么,然后再做计较。”


月光不是很好,但两人已在这里呆过一段时间,适应了周围的黑暗环境。二人都是老手,不用手电也基本能看清楚,就见前面这人步履矫健,一点也不像九十多岁的样子。而当这人进到院子中央,竟然直起身子,快步往后院奔去。秦爷和老孙头交换了一下眼神,放轻脚步,一猫腰,紧跟了上去。


在二道门的前面,二人并没有贸然往里走,而是站在门框旁边往里观望。后院并不大,如果没有宝殿,就是一个栽着几棵树的普通院落。奇怪的是,他们紧跟过来,却没有发现刚才那人的行踪。秦爷跟老孙头扫视了一圈,目光不约而同地落在院子角落的一口古井上。白天他们两人倒也注意到了这口井,知道像这种古井很多都有问题,里面可能有密道机关一类的东西。不过他们也仔细观察了这口古井,虽然透着股阴气,但也没看出有什么问题——水面离井口不远,井壁上也没发现有暗道。当时老孙头还往水下看了看,想观察水底下是否有暗道,可井水浑浊,能见度不高,而根据经验分析,从现在这口井的水面高度来说,下面应该没有太大问题,便没有把过多注意力放到这口井上。不过现在看来,情况倒有些变化。二人注意到,井的本身并没什么变化,但现在,井沿上搭着一件衣服。


秦爷和老孙头相互看了一眼。秦爷刚想过去,老孙头一把拉住他,悄声道:“我感觉怪怪的,我看这样吧……”


工夫不大,就看老孙头悄无声息地来到井边,拿起衣服看了看,又探头往井里瞧了一会儿,伸手从百宝囊里掏出一捆登山索,捆到旁边的一颗老树上,用力拉了几下试探一下力道,然后翻身顺井口滑了下去。


时间不长,院子西南角的树后窜出一个人,快步来到井边的厢房后面,费力地搬起一块井口大小的石头,一步一步往井边挪去。当这人正想将大石往井口上压,就见人影一晃,一柄白晃晃的匕首顶在了这人的咽喉。事发突然,这人受惊不小,石头也撒了手,“哐”的一声掉在地上。


“我们应该不只是第一次见面了吧!”秦爷手拿匕首,从他身后转出,此人顿时吓得面如土色。秦爷笑道:“别怕,按我说的做,留你性命。”


这时,老孙头也从井里翻了上来,笑道:“秦爷,小老儿说的对吧。这刀头上舔血的买卖,我老孙都做了半辈子了,什么人没见过,这种小伎俩还敢拿出来现。”


看到老孙头从井里出来,这人知道着了两人的道。他知道这俩人并非什么善男信女,都是些杀人不眨眼的人,自己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做了刀下鬼。想到这里,赶忙“扑通”一声,跪在二人面前,磕头如捣蒜,“二位爷爷,小人再也不敢了。这里的机关,小人略知一二,留下我对二位肯定有用,千万别杀我。”


秦爷一笑,客气地说:“你自己知道就好,这里四下无人,我们想杀你个蟊贼,比碾死个臭虫还容易。你老实说吧,真正的高老爷子呢?”


这人没想到秦爷会问这个,当下稍一迟疑。秦爷一看他眼珠乱转,就知道小子不想说实话,立时把眼一瞪,匕首往脖子上一压,这小子马上就怂了,“好汉饶命!好汉饶命!我说,我说,叔叔他几年前就死了。”


“叔叔?”秦爷一怔,“你就是高老爷子的侄子?”秦爷心下高兴,如果此人就是高老爷子的侄子,这次可真是逮到大鱼了。这村里的高氏一族,肯定跟兰陵王墓有着重大的关系。如果此人肯开口,对于进入这“阴村”下面的墓室,必有极大的帮助。于是,秦爷按捺住内心的兴奋,冷冷地说:“下面,我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如果不老实,我马上结果了你。你先告诉我,这墓你进去过吗?”


“进去过。但凭我的本事,进不了太深。”


这是秦爷最想要的答案。如此一来,众人可以很轻松地找到陵墓入口,而且陵墓主体也没有被盗,正好一举两得。一旁的老孙头这时厉声喝问道:“你叫什么名字?看你也就三十冒头,你果真是高老爷子的侄子还是认的干亲?”


这人赶忙答道:“小人我叫高权,是高老爷子的亲侄子。他是家里的老大,而我父亲是家里的老幺,两个人之间相差了三十岁。我们这里穷,娶媳妇晚,我父亲生我的时候岁数也不小了,所以我们叔侄之间的年龄才会这么悬殊。”


秦爷点头,又问:“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这一族应该是拱卫陵墓的。你为什么要进入这墓中,还有你叔叔是怎么死的,刚才你为什么要设计加害我们?把你知道的关于这座大墓的事情全说出来。”听秦爷这么问,高权有些慌神,秦爷见他心里有鬼,威胁道:“你小子要想编瞎话,最好编圆了。要是能骗过我,算你本事,要是让我听出一点儿破绽,哼哼……”


高权怕死。这种人得势时候手最黑,一旦陷了,胆最小的也是他。被秦爷一吓唬,忙告饶道:“二位好汉,别动怒,我一个字也不敢乱说。这事说来话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