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盗墓有关的日子1—北邙疑云 从二平出狱说起…… “阴村”

胡诺皋 收藏 2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5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59.html[/size][/URL] “难道……!你是说……?”老孙头难以置信地看着秦爷。 “没错!除非这里是个‘阴村’!”秦爷缓缓地说。 “真的是‘阴村’啊!”老孙头有些兴奋,两眼冒光,“刚才我也想到了,但不敢确定。如果真的是‘阴村’的话,我们可发大财了!” 旁边的伙计不明白,插嘴问:“老爷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59.html


“难道……!你是说……?”老孙头难以置信地看着秦爷。


“没错!除非这里是个‘阴村’!”秦爷缓缓地说。


“真的是‘阴村’啊!”老孙头有些兴奋,两眼冒光,“刚才我也想到了,但不敢确定。如果真的是‘阴村’的话,我们可发大财了!”


旁边的伙计不明白,插嘴问:“老爷子,怎么就发大财了?”


老孙头得意地解释道:“这种村子我只听说过,却从没见过。传说,古代的很多帝王贵胄怕自己的墓被盗,在墓之上并不设封土,即古代所谓的‘只墓不坟’,但为进一步防盗,还会迁徙众多亲兵守墓,守墓之人就在墓之上建立村庄,这就是‘阴村’。既可以起到伪装作用,又可以加强守卫。一般这种村子大小不一,但是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村子的大小一定要达到正好覆盖墓葬的面积。依这个村子的规模来看,尽管后来村里又迁入了一些像老张这样的外来户,使得布局有所扩充,但仍然可以看出,这里的地下墓葬规模相当大,所以说,哈哈,这次我们可发大财啦!”


众人一听,都来了兴致,个个摩拳擦掌,纷纷问道:“老大,那咱们什么时候动手?”秦爷一摆手,“不忙。这里的情况有些复杂,咱们首先要弄清那个‘清风观’是怎么回事!”大家听秦爷这么一说,也都冷静下来,其中一个耐不住性子的伙计悄声问道:“那下一步,我们要怎么做?”


秦爷跟一个伙计耳语了几句,似乎在嘱咐什么事情,然后他下令:“你们回去好好休息,听候调遣。我和孙老爷子今晚要夜探道观。”此言一出,大家也都想跟着,毕竟这是发财的事情。秦爷连忙劝道:“探道观这事儿,人不能多,我和孙老爷子足够了,何况只是探个虚实。本来很偶然发现这里,咱们的大多数装备都埋在了疑冢附近的荒地里,如果真要在这里下地,还必须回去取回工具。现在只是第一步,大伙一定要耐心。切记,‘小不忍则乱大谋’。”这番话入情入理,众人信服。秦爷让老孙头唤回老张和陪他闲谈的伙计,一起下了山。


到了村口,秦爷让大家先回去休息,然后对老张一本正经地说道:“刚才我们从山上看了看,隐约发觉那个道观是有一定的文物价值的,决定考察一下。回省城后,我们会跟上面打个报告。麻烦你,带我们去一趟,我们要到实地再看看。”


老张一听,吓得直摇头,“两位先生,这个可真是不敢。那个地方太瘆人,平时路过那里都是一溜儿小跑,更别说带你们进去了。”


老孙头听他推三阻四,着实有些生气,绿林道上的狠劲顿时就上来了。刚想吓唬他几句,秦爷急忙跟他使眼色,老孙头这才往下压了压火气,不再说话。却见秦爷一脸的严肃,像个领导干部似的,说道:“老张,你看这样吧,我们初来乍到,冒冒然过去,也不太像话。你看这样行不行,你带我们过去,远远的等着我们,我和老孙同志进去看看就出来。”老张一听,秦爷说得在理,再看老孙头在旁边气色不善,也只好答应。三人动身往道观走去。


这个村子虽然不大,但是小路交错。从山上看,到道观的距离并不远,几个人却走了好一会儿才到了道观外面。老张有些害怕地伸手指了一下,“就是这里了,我在那边等着你们。两位同志,千万别耽搁太长时间,里面着实阴森得很。”秦爷微笑一下,点头示意。等老张走远了,两个人便绕着这道观走了一圈。


这道观可谓相当破败,四周的围墙都倒塌了一半多。老孙头边走边问:“秦爷,你说我们怎么不趁着天亮进去查看一下,非要弄到半夜里黑灯瞎火的,多不方便呀。”


秦爷微笑,回答道:“孙老爷子请看,这道观已经破落不堪,院墙都倒塌半壁。我们如果现在大张旗鼓地在这里翻来翻去,如果有人路过,肯定一眼就能看到,必将引起怀疑。尽管村里人平时不来这里,但是为防万一,我们还是谨慎为上。”老孙头一挑大指,“秦爷想得周全,我老孙佩服。”说着,二人跨过一片倒塌的院墙,来到院里。


道观虽不大,却有两进院落。前面院落很小,秦爷和老孙头很快就从二道门进了后院。后院稍大一些,宝殿在院子最后,里面的神像也已损毁。


道观就这么巴掌大的空间,二人看似漫不经心地随便溜达,整个道观中的地形便已烂熟于胸。白天不能放开手脚,过多停留也无益,二人于是从正门走了出来。


刚一出来,就见老张紧张地躲在远处。一看他俩出来,也不敢过来,紧张地跟他俩招手,秦爷跟老孙头大摇大摆地走了过去。老张看他俩安然无恙,顿时松了口气,“我还道你们两个怎么样了呢,进去这么长时间不出来,我又不敢进去,可把我给吓死了。你们要是再不出来,我就要去喊人救你们两个了。”秦爷跟老孙头相顾莞尔。秦爷拍了拍老张的肩头,“老张,你不用紧张。我们整天接触的都是一些奇闻怪事,没什么可怕的。再说,里面也没什么奇怪的东西,很正常,不用担心。走,回你家吃点饭去。”老张虽有些将信将疑,但还是放松了很多,赶忙说道:“好,好,大家累了一上午,我回去弄点可口的。”


一路无话,秦爷和老孙头回到老张家跟众人汇合。吃完饭后,大伙就休息了,一来是早上起得太早,这会儿都很困,另外也是因为晚上还有行动,必须要养足精神。这一觉一直睡到晚上,秦爷和老孙头随便吃了点东西,商量了一下行动方案,各自把应用物品收拾利落。时间到了半夜,两个人换上夜行装束,翻墙溜出了老张的院子,直奔道观而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