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盗墓有关的日子1—北邙疑云 从二平出狱说起…… 司戊坟村(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59.html


“老张,这些都是你们乡下的封建迷信,我们不信这个。”老孙头呵呵笑着。


秦爷听老孙头这么说,摆了摆手,说道:“还是听他说说吧,说不定对我们有些价值,老张,你但说无妨。”


老张清了清嗓子,往众人跟前凑了一点,认真地说:“刚才你们不是问起村里的古迹吗?你们不知道,我们村里确实还真有一处古迹,就在这村子的深处,是一座道观。”


“道观?!”秦爷很是疑惑,“你们村子虽然不算小,但似乎没什么大户人家。既然没有多余的财力,怎么会在村里修一座道观呢,这道观里现在是否还有修道的人?”


老张摇了摇头,“这道观叫做‘清风观’,里面供奉着一个叫“清风真人”的神仙。虽说是老祖宗留下来的,不过,道观早就荒废了,打我记事开始,就没见有人住在里面,偶尔看见高爷爷还去打扫一下。‘文革’还有‘破四旧’的时候给砸了几次,就更加破败,后来高爷爷的年岁越来越老,也不再去打扫了。加上那里总是阴森森的,而且有的时候还能听到里面发出的怪声,所以大家都挺忌讳那地方的,路过的时候都不敢停留,要快走两步。”


老张的话音刚落,老孙头赶紧接过话茬,说道:“不对呀。这道观应该是镇邪的地方啊!就算闹鬼也应该在别的地方呀,怎么会在那里?”


老张叹了口气,“刚才我不说了嘛,道观里的神仙‘文革’时候早就被毁了,什么妖魔鬼怪的,也都镇不住了。”秦爷一怔,“你的意思是,闹鬼的事情是从‘文革’以后才出现的?”


老张点头道:“是呀,没错啊。”


秦爷不再说话,好像心事重重,老孙头又跟老张东拉西扯,聊了不少。天色渐晚,大家也都困了。乡下人睡得早,不一会儿,老张坚持不住,跟大家打个招呼,就去睡觉了。


秦爷见老张走了,赶紧凑到老孙头身边,神秘地说:“看来这个村子还真是不简单啊。明天一早,我们找个高处,好好看看这个村子的地形吧。”


老孙头会意,点点头,说道:“我也正有此意。”


第二天一大早,秦爷把大家都叫起来。秦爷问老张这村子周围哪座山较高一点,老张一指北面的一座小山丘,说道:“这山不高,但好爬,从上面可以清楚地看到村子全貌。”秦爷顺着老张所指的方向一看,点头赞许,“好吧,我看这个山头就可以。老张,你来带路,我们爬上山头,看看村里的情况。”


老张所指的这个山头并不高,没过多长时间,秦爷他们就爬到了山顶。老孙头跟手下使了个眼色,手下便借机将老张引到了一边,几个人驻足观察。虽然叫山,其实只是丘陵,高度也就在一百多米,不过视野很好,站在上面,放眼望去,司戊坟村及其周边的形貌尽收眼底。瞭望了一会儿,老孙头侧身向一直聚精会神的秦爷请教,“秦爷,跟我进村时观察到的一样。这里的风水确实非常好,如果要是让你点‘穴’,你会把‘穴’点到什么位置呢?”


秦爷一听,嘿嘿笑了,“孙老爷子是要考考我呀!所谓‘三年寻龙,十年点穴’,这堪舆风水里‘点穴’是最难的,而且流派众多,‘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过,眼下这个局,依在下看来,把‘穴’点在那里应是最好不过。”说着,秦爷用手一指。老孙头顺着秦爷所指的方向看去,哈哈大笑,夸道:“秦爷果然眼力不凡,我也是这么判断的。”几个伙计也都往他们说的方向看去,原来他们所点之“穴”竟然是之前老张所说的那个“不干净”的道观。大家一时不明就里,茫茫然看着秦爷和老孙头,等着他们的下文。


就看老孙头皱着眉,往道观方向继续端详了一会儿,对秦爷道:“不过,你有没有发现其中似乎有个很大的问题?”


秦爷微笑,“在下倒也发觉其中似乎有些不妥。这次请孙老爷子先赐教,看看我们是不是又不谋而合。”


老孙头明白秦爷的意思,也要试试他的深浅,并不推辞,“这个村子的风水局相当的完整,‘来龙’走势磅礴,‘案山朝山’绵延深远,青龙位和白虎位,有‘沙’有‘护’。而且村边还有水源,风水上讲究‘得水为上’,这个地方得天独厚,从自然情况看,确实是好局一个。不过,刚才我看了一下‘山向’,感觉有很大不妥。”


秦爷马上接问:“噢,孙老爷子感觉有何不妥?”


“刚才我看了一下方位,感觉这村子的方位……问题很大。再好的风水局,在这个方位上,也会完全的‘破功’。”接下来,老孙头很有把握地阐述自己的观点,“这个村子的朝向和我们方才看的道观朝向,完全一致。特别是相对于道观来说,应该的朝向是‘坐北朝南’。但同样是南北朝向,细分起来又有区别。按说,正常的朝向应该是‘子山午向’,这样才能招来正神,而这个道观的朝向虽然也是南北朝向,但是却是‘癸山丁向’,癸代表的是阴气,这样的道观只能聚阴。所以,就算抛开道观,这村子的朝向在这个方位上也是非常不妥的。”


老孙头说出这番见解,秦爷才真正地见识到了老孙头的实力,心下不由得暗挑大指,暗道:“这老爷子果真名不虚传,这二十四山的方位竟然烂熟于胸,不用罗盘就能信手拈来。这个人没有什么文化,能到这种境界完全是熟能生巧,锻炼出来的感觉。没有个几十年的经验,再加上天赋异禀,是不可能有这样的境界的。”不由得点了点头,说道:“孙老爷子果然见解过人,秦某人佩服。刚才孙老爷子所言不错,在下也观察到村子和道观的方位存在很大问题。如果村子和道观是这么个方位的话,看来只能是吸收负磁场,也就是我们说的阴气。按理说,若把‘穴’点在道观的位置,那也没必要把整个村子的朝向也弄成这个样子,除非……一种可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