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盗墓有关的日子1—北邙疑云 从二平出狱说起…… 司戊坟村(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59.html


秦爷当然明白大家的意思。老张一走,他马上把众人召集起来,压低了声音说:“现在,我们的身份是省里的‘地方志’编纂小组,对这里的村民一定要统一口径。我们可能要在这个村子里干件大事。”秦爷说得相当严肃,大家马上都紧张起来。


“秦爷,你到底发现了什么,不妨给我们大家交个底,我们也好见机行事”。


听到老孙头的疑问,秦爷点点头:“其实,我正要跟大家交代这件事情。不错,我确实有些发现——我现在怀疑真正的兰陵王墓就在这个村里。”


众人听秦爷这么说,既兴奋又有些迷惑,似乎都有些不敢相信,急忙催问:“真的吗?你如何发现的!能有这么巧的事吗,我们的运气也太好了吧?!”


“起先我是从这个村子的名字上发现了端倪。”秦爷看上去是胸有成竹,“你们有没有注意到这个村子的名字,很怪——司戊坟!可其中的‘司戊’却又没有任何实际的意义,但它具有很强的暗示性。大家把‘司戊’这两个字连起来念一下,看看发的是什么音?”


老孙头连忙跟着嘟囔了两句,随后说道:“好像是发‘肃’的音。我没有什么文化,不知道这个发音对不对?”


秦爷点点头,“没错,就是这个音。加上后面的‘坟’字,很明显,这个村子其实叫做‘肃坟’!另外,刚才听老张讲,此地有一个九十多岁的老爷子姓高,祖辈上就在这个村子里居住。也就是说,很可能村子当初的居住者,至少有相当一部分是姓高的。古代奴随主姓,家奴家将世代为主子守墓是很常见的事情。”说到这里,秦爷神秘地看了大家一眼,说道:“诸位,你们把我上面提到的这些线索连起来想一下,看看能推出什么结论?”


老孙头思考了一下,率先回答:“奴随主姓‘高’,两字连读之后为‘肃’字,也就是高肃……是高肃的坟。可这高肃是……?”


秦爷频频点头,“说得没错,就是高肃。可是,你们知不知道这高肃是什么人吗?”


此言一出,对面四个人动作整齐,连摇头的频率都一样。秦爷一看,很无奈,知道眼前的这一帮人都是大老粗,没必要打哑谜。随即说道:“北齐兰陵王,姓高名肃,字长恭!”


秦爷话音刚落,大家马上七嘴八舌的议论了起来,“原来兰陵王被秘密的葬在了这里!”还有“我们的运气真是太好了!”之类的话。但是,老孙头毕竟见多识广,马上意识到一个重要问题,“秦爷,你的推论虽然严谨,而且看上去似乎没什么偏差。可是,从一进入这个村子我就一直在留意,依照我几十年的经验来看,这里不像有什么大型墓葬的样子啊。”


秦爷马上表示赞同:“没错,我也一直在观察,同样也没有发现蛛丝马迹。这一点,我们可以缓缓,下面几天可以好好调查一下。不过,我倒有一事还要请教孙老爷子。请不吝赐教。依您看,此地的风水如何?”


老孙头思索片刻,回答道:“绝佳,可似乎……”秦爷连忙一摆手,低声说:“嘘!这事草率不得,还要细看看。下午我们还是先去姓高的那老爷子那里打听打听,之后再作定夺。”


吃完午饭,老张给大家整理出三间大房。大伙忙了一晚,也都累了,一觉睡到傍晚。秦爷先起来,叫上老孙头和老张,要去拜访高老爷子。


高老爷子住的地方离老张的住处并不太远,三个人走了不长的时间就到了。这是一个大院子,但是略有些年久失修。听老张说,老爷子没有孩子,村里只有他的一个侄子。老爷子的脾气很有些古怪,和侄子的关系也不是太好。秦爷和老孙头跟在老张身后走进高老爷子的院里,找了一圈也没发现老头的影子,想来是没在家。正在大家准备转身离开之际,就见一个驼了背的老者从门外走了进来。老张赶忙走过去,接过老者手里拿的东西,说道:“高爷爷,您这是干嘛去了?这不,有几个文化人来咱们村,要调查一些老年间的事情,知道了您,就特意来找您打听打听。”


老者斜着眼看了一下秦爷和老孙头,冷冷地说道:“哼!别欺负我老了,不知道你们是干什么的。你们别想在我这里打听到什么消息,趁我还没发火,快滚!”说罢,老者进了屋,一摔门,关了个紧紧的。秦爷和老孙头一下子被晾到了院里,很尴尬,老张还想过去敲敲门,被秦爷一把拦住,“算了,没用。在老爷子这里问不出什么东西的,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老张很是不好意思,“你们千万别介意,这老爷子年纪大了,估计是老糊涂了,可能又赶上今天心情不好,脾气大了些。这样,我们就先回去,明天我来跟他说说,等老头气消了,我们再来。”听罢,秦爷微笑地点头,说道:“也好。”


一路上无话。吃了这么大个闭门羹,任谁都很郁闷。晚上草草地吃了点东西,秦爷和老孙头就坐在院里跟老张闲聊。


看似无意之间,秦爷问道:“对了,老张,这村里有什么古迹或者遗址之类的地方吗?”老张本来聊得正起劲,听秦爷这么一问,表情马上变得有些紧张,神神秘秘地看了秦爷一眼,反问道:“老兄,你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


众人都是在江湖上摸爬滚打多年的人,眼里哪能容得住沙子,一看老张的表情就知道,此事必有蹊跷。秦爷不动声色,追问道:“老张,怎么了,有什么不方便说的吗?你有什么事,尽管跟我们说,不要有顾虑。”


老张看了看四周,眼神里明显带着几分紧张,对秦爷说道:“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我还以为村里有人跟你说过什么呢。实话跟你说,这个村子虽然不大,还确实有一处古迹,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老孙头抢过话头,有些迫不及待,“老张,你别吞吞吐吐的,有话就直说,你这些资料对于我们来说很重要。”


“只不过……那个地方……不干净!”老张的神色愈发地紧张起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