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兵日记 新兵连最后的日子 最后两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74.html



明天就要分兵了,我们即将与自己共吃苦的战友们分别了,为此我们格外珍惜与战友们在一起的最一天。



早饭前教导员对我们全体新兵说:“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今天是你们在刘公岛的最后一天,队里决定组织大家游览刘公岛。8点钟着作训服在中队门前集合。



刘公岛对于我们来说即熟悉又陌生,在新兵连的三个月里无数次的经过甲午海战纪念馆却没有进去过,无次的到过山顶的炮台也没有仔细的看过。今天我们终于可以好好的去看一下了。



........


(这不是重点暂切略过)




中午我、吕吕、杨大伟三个人请假去拍照,要走了,我们三个人从没有在一起照过合影,今天我们选了一个不错的地方,刘公岛旅游码头,我们三个人一起照了个合影。刚拍完这个合影后,班里的兄弟跑来了,说:“班长让你们回去。”



“什么事呀”




“我也不知道,你们赶快回来就是了。”



在回去的路上,看到我的老乡穿着棉大衣抱着枪猫在海边的海浪防护堤底下,朝我们招手。



我们走了过去,你在做什么呀?我们问道



还看不出来吗?站岗呀! 我的老乡回答道。




明天都要分手了,还站。我们笑着说。



这叫站好最后一班岗。



我们看了看他,问你站着有什么用呀?这里是登陆艇登陆的地方呀。我的任务就是看好这里不能让“敌人抢占了”



好好你就在这吹你的海风做你的白日梦吧。



哎,老乡的枪不错呀,来给借我们用一下,我们拍几张照片。



我们拿着这81-1做着各种动作,这对于我们来说有可能是最后一次魔枪了。



回到班上,全班同志都到了。班长说:“今天是咱们最后一次出公差——搬大白菜.”



班长手指着中队操场上那个歪脖子树说,树底下是去年冬天贮存的白菜,冬天过去,你们也要走了,咱们要把这些白菜挪个窝,好的捡出来,晒一晒。”



我们下了楼,还没有走到那歪脖子树跟前,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臭味,走进一群群的苍蝇从稻草上飞起。



操,战友们都骂起了娘。这么多白菜,炊事班的哥们怎么不多做点白菜呢?害的我们菜都要天天抢着吃,天暖和了全烂了。我们用手去搬一颗表面看起来没有烂的白菜,用手一抓,手直接进去了,把手从白菜掏出来,手上全是黄色的汤,闻起来臭死了,不少战友因顶不住这味道吐了。



最后在我们的坚持下,烂的白菜捡了出来,好的白菜全摆在中队操场上晒的。



晚饭开始了,原本以为今天是我们在新兵连的最一顿晚餐队里能把伙食做的好一点算是给我们送行吧。可到闻到了那大白菜味加上下午去搬那烂白菜,战友们一点吃饭的心思也没有,在我们站队的位置上留下了呕吐物。



我也没有心思吃了,我在食堂呆了几分钟就回来了,刚出门我那个在学校做门卫的老乡在食堂门口站的。



老乡你在食堂门口站着等谁呀?我问道



等你呀,小老乡,明天你就要走了,我和你大姨和你哥今晚请你到我家吃饭送行,快叫上你那两个战友一起去我家。我老乡说道。



我进了食堂去找吕吕和杨大伟,当我们三人出了食堂我老乡已经没了踪影。我们三个人商量了一下,一人拿出了50块钱,到军人服务社买几箱啤酒到了我老乡家。



到了老乡闻到了肉香和鱼香味,食欲一下子就起来了



到了老乡家我们也不客气直接上炕拿起筷子就吃。吃了两口菜我们三人互相对视一眼,我给大爷和大哥倒上酒,我们端起装满啤酒的杯子,我们老大(杨大伟)代表我们说话。



大爷、大哥感谢你们这几个月对我们的照顾,明天我们就要走了,我们是穷当兵的也没有什么礼物送给你们做礼物,这酒就代表了,喝个感谢酒吧。说完,我们三人一口把这杯啤酒喝出来了。



他们爷俩也跟着喝出来了。他们一喝完我立刻给倒上。



接着是我说话,我也不说那些什么感谢了,咱就喝个友情酒。我一饮而尽。



他们也喝了,吕吕马上去倒酒



别,别倒了,现这么喝下去,我们会让你们三个灌倒的。老头说,今天找你们来一是请你们喝个送行酒,二是问一下你们都知道不知道你们要分哪去?



老大爷这么说,我们一脸茫然。



现在能不能告诉我们,明天都要分哪去呀?我急忙问道。



咱们这个训练团的兵的主要去向主要是两个去向一是后勤保障兵二是水兵三是岸防兵海军的兵,那你们的去向就知道了吧?



那大爷你说我们能分哪去呀?我问道



后勤兵舒服。有关系的兵一般都去那,不过后勤兵签士官难。你家有关系吗?听你们班长说例年只有30%的人会进入后勤。其余的人都是要不去就是再去学专业,学完后等待上船,要不就是在队里再进行1个月的岗前培训,再到船上去。



那学专业兵苦吗??吕吕问



新兵学专业不在岛上,详细情况我也不清楚了。不过岗前培训挺苦的,天天就是体能训练,拉单扛、跑五公里、俯卧撑、仰卧起坐什么的。看着些新兵天天受的那些苦我有时候都看的不忍心。



听了这些话,我们三个人都在盘算着,我们三人都能去哪?



看着气氛就这样冷下来了,大爷的儿子给我们填上酒,要敬我们一杯酒说道:“兄弟们不要去相那些事了,咱们今天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来干了。”



快9点了,我们互相搀扶着回去了,一回到班长在班上的呢。我们三个灰溜溜的把凳子拿出来坐在床边。



............



由于今天是最后一晚了,所以班长允许我们今晚可以不用睡在自己的床,这样杨小伟和王贞一起睡了。这样杨大伟和吕吕到了我这。我们的谈论的问题是我们明天要分哪?我说,我可能会分到岗前队吧,我家里没有关系,肯定要上船了。吕吕说,我也一定在岗前队,我来当海军就是要上舰的,海军不舰还当什么海军,你们看我的身板全是肌肉,在岗前队肯定没有事的。杨大伟说,上个周给家里打电话说,已经找好人了,我去学车。去陆勤。哎,谈点高兴的事,所说,陆勤开车的都很牛,兄弟你等给领导开上了车可千万别忘了兄弟们呀。好呀,你们还不相不过我吗?



.........



早晨我们起的很早,吃过早饭我们就开始默默的收拾行礼。没有一个人说话的,关系不错的都在早饭后互相留下了家里的电话号码,彼此约定,等安定下来后会告诉家里人自己的联系方式,方便联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