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59.html


“奶奶个熊,这个墓恐怕已经被别的师兄弟动过手了,而且也绝对是高手。”


听了老孙头有些丧气的话,秦爷急问:“老爷子,此话怎讲?”


老孙头连忙解释道:“刚才我往下打的时侯,竟然也发现了一个盗洞。盗洞是从远处斜着打下来的,看来这伙人在这里不是一天半天了,像这样的盗洞,没有两个月的时间是打不出来的。而且,这伙人的手艺相当好,打的是方洞,为了防止塌陷,洞的四周都有木板支撑,这种技巧非常难,估计动手的也是些前辈高人,看来我们这次掏到东西的机会很小了,能拾上个干鱼儿就算是不错”。


“不可能啊”,秦爷有些错愕,“之前雇主已经交代,这座墓应该是个完璧,没有被盗过的迹象,所以才会让我来张罗这件事情。而且之前我们来踩点的时候也看了,确定没有人先于我们染指这里呀,这是怎么回事?”


老孙头摆摆手,道:“秦爷有所不知,这次我们遇到了高手,这盗洞是从远处打过来的,就是为了隐蔽。而且,他们临撤出的时候,把盗洞口封的很好,盗洞口离我们比较远,我们也无从察觉,封盗洞之前,这伙人用火烧毁了支撑的木板,这样盗洞就会塌陷,相当于自动把盗洞填好了,这种手艺,现在已经不多见了。我们发现的这段盗洞,是盗洞里比较深的一部分,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被火焚毁,故此才残存下来。刚才我观察了一下木板的腐蚀程度,估计是民国之前的人干的。”


秦爷也很郁闷,忙活了半天竟然被别人占先了。本来这种事情也正常,毕竟这坟是“公共财产”,先到先得,一座这么大的墓在这里杵着,无数人都惦记着呢。所以干这行也讲究个先来后到,最早下到墓中的那批人,一般都不把东西拿尽,总要给后来人留口饭吃。至于之后进来的人也没得话说,能捡到一点半点就算是不错了。


老孙头看秦爷不说话,忙问道:“如何,我们下一步怎样进行?”


秦爷紧咬牙关,恨恨的嘣出一个字:“挖!”


老孙头也不答话,转身回到盗洞里。


这回行动起来可是方便多了。之前的“地下工作者”已经给铺好了路,而且工艺相当精湛。对于常年跟盗洞打交道的人来说,这么高质量的工程,已经算是高速公路级别的了。但对在外面把风的秦爷来说,这不是什么好事。也许,这意味着白忙一场。


还没等秦爷从这个意外打击中缓过劲来,老孙头再一次从盗洞里钻了出来。这次的表情除了疑惑,还有些纠结,总而言之十分复杂。这让秦爷紧张得有些不知所措,他赶忙问道:“孙老爷子,又怎么了?”


只听老孙头略带泄气地说道:“看来不止我们扑了空,估计之前那帮人也白忙了!”


秦爷听老孙头这么说,端的是一头雾水,“什么意思,这次又发现什么了?”


老孙头喘了几口气说道:“大家不用下去了。这里不是真正的兰陵王陵,之前那些人也扑了个空。奶奶个熊,看来这几天真是不顺。天天打雁,今天也被雁鹐了眼。之前竟然没有发现这里只是个疑冢。”


秦爷听老孙头这样一说,急忙打听下面的情况。老孙头答道:“那盗洞一直打到了墓墙,砖石的穹顶也已经被这帮人掏了个大口子。我拿手电往下一照就明白了,这里仅仅是个疑冢,里面基本没有什么东西,而且摆放相当整齐。估计那伙人也没有下到墓室,一看是个假的,马上就撤了。”


听老孙头这么说,秦爷还有些半信半疑。毕竟之前没共过事,担心这姓孙的黑吃黑——先撒个谎,然后来个回马枪。于是秦爷找个理由,派了个伙计下到墓里看了看。没多大工夫,那伙计从竖井里爬上来,凑到秦爷跟前耳语了一番。秦爷一直不住地点头,面色上,却没有任何异常。随后,秦爷对老孙头一抱拳,说道:“孙老爷子别介意,我是担心万一有疏漏。我要的那件东西如果真的在这里面,被我们大意了,就可惜了。”


老孙头在道上混了半辈子,当然明白秦爷的意思,笑了笑说:“秦爷办事认真,是应该的。那你看,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秦爷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说道:“既然我接了这桩生意,就要尽全力负责到底。就算是最后不成功,也要做到问心无愧,何况这位雇主也是个爽快人,提前就先支付了50%的费用,而且是用美元直接支付的。所以,孙老爷子,你也不用担心,虽然这次我们白忙一场,你的佣金是一分钱也不会少的。‘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这次也算交个朋友。”


“秦爷太客气了。不过,小老儿有一事不明,不知当问不当问。”老孙头试探了一句。


秦爷诡异地一笑,“孙老爷子,有话请讲。”


老孙头略微迟疑了下,问道:“虽然这不符合道上的规矩,但是我还是想问,你的雇主到底是什么人,他到底让你弄什么东西?”


秦爷想了想,说道:“不瞒您说,这次的雇主非常神秘,我也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我们之间是通过电话联系的,谈妥后他会直接往我的户头上打启动资金,我们之间的约定就算生效了。至于他让我弄的东西,请孙老爷子见谅,恕秦某人不方便透露。”


老孙头一时也难辨秦爷所说的是真是假,既然他这么说,也就不方便追问,继续留在这里已经毫无意义,众人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当老孙头和伙计把盗洞都回填好了之后,雨也基本上停了。众人找了个隐蔽处,把昨晚被雨水淋湿的衣服换了下来,各自休息了一会儿。不知不觉,天光已经大亮,老孙头问秦爷:“您下一步准备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