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盗墓有关的日子1—北邙疑云 从二平出狱说起…… 意外的合作

胡诺皋 收藏 7 5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5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59.html[/size][/URL] 这天,老孙头正在家里休息,一个叫秦爷的人托朋友联系到他,这令他一愣,很是吃惊。对这个秦爷,老孙头可是久闻其大名。此人在这一行里可谓是一等一的高人,对机关术非常有研究,做过很多大买卖,无数大墓都倒在了他的手里,道上对于他简直传得有些神乎其神了。 第二天,这个叫秦爷的人来到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59.html


这天,老孙头正在家里休息,一个叫秦爷的人托朋友联系到他,这令他一愣,很是吃惊。对这个秦爷,老孙头可是久闻其大名。此人在这一行里可谓是一等一的高人,对机关术非常有研究,做过很多大买卖,无数大墓都倒在了他的手里,道上对于他简直传得有些神乎其神了。


第二天,这个叫秦爷的人来到老孙头家。大家落座,彼此间说了些客套话。寒暄中,老孙头心里盘算,“无事不登三宝殿”,此人大老远从北京赶过来找他,必有重要的事情。于是,也没有多绕圈子,就直接问道:“如果没有猜错的话,秦爷大老远的到小老儿这里,必定有所指教,不知是什么事情?”


只见秦爷微微一笑,起身抱拳,回答道:“不瞒孙老爷子说,秦某人这次登门拜访,确有一事相求。”


老孙头听到秦爷这么说,心理也是咯噔一下。心想,秦爷这种人物,竟然也有事要来求他,看来此事非同小可。老孙头疑惑地看着秦爷,就听秦爷不紧不慢的说道:“这件事情,在下也是受人所托。此事说来也简单,其实就是我们的老本行,有朋友要一件东西,让在下去取。可是做起来,却不这么简单,单凭在下的本事,是绝对完成不了的,因为这需要一项特殊的本领,必须要孙老爷子出马才能解决。”


老孙头更是好奇,什么样的大墓巨斗能难住名震京城的秦爷呢?于是赶忙问:“秦爷,您这般的英雄人物,什么买卖能难得住您,竟还需要小老儿助阵?”


秦爷看老孙头如此问,急忙说道:“不瞒孙老爷子说,这次还真需要您老出马,才能一举做成这笔买卖。咱们不绕圈子了,这次,有位朋友托我去挖邯郸附近的北齐兰陵王陵!”


老孙头听秦爷这么一说,马上面露难色,说道:“秦爷,不是我推托,这桩买卖确实比较困难。北齐的墓我也曾经下过几个,本身没有什么特殊的,但是这兰陵王墓就例外了,墓里面有什么样的难度我不敢说,最困难的是我们如何下到墓中。


“这兰陵王墓呢,地处河北平原,一马平川,目极千里,没有深山密林的掩护,而且周围就是村庄,非常不容易下手。况且,现在兰陵王陵是当地的一个著名的旅游景点,我们别说盗墓了,就算是拿着盗墓工具靠近那里都非常的困难。”


秦爷边听老孙头讲述边频频点头,一直等到老孙头说完,回应道:“老爷子说得没错,不过这也正是我来相求的主要原因。老爷子你也不要谦虚,大家都是道上的,彼此的能耐都很清楚,在咱们北方的盗墓圈里,如果要说您老爷子打盗洞的本事是第二的话,那估计就没人敢称第一了。至少到目前为止,能在复杂环境里迅速打好盗洞进入墓室的,我能想到的一等一的高手,也只有您了。”秦爷说到这里,自己还得意的笑了笑。


老孙头赶紧接过话茬,说道:“秦爷,承蒙你这么抬爱,小老儿可不敢当。不过秦爷是道上响当当的人物,应该知道咱们道上有句俗话叫‘挖坟掘墓不串门’。咱们两伙人平时井水不犯河水,贸然间合伙去做这桩买卖,合适吗?”


秦爷笑了笑,说道:“老爷子,大家都是聪明人。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大活人还能让规矩给框死吗?你看这样行不行,道上有这样的规矩,无非是为了两件事——第一是怕自己吃饭的本事被别人学去,第二就是怕两方面分赃不均而引起争端。对于第一点,您和您的人在打盗洞的时候,我带着我的人负责外围警戒,绝对不会打扰孙老爷子;至于第二点嘛,就更好说了,倒出来的货,我们四六开,孙老爷子是六,我们是四。除了朋友所托的那样东西,其他的货,孙老爷子先挑出六成自己喜欢的,剩下的归我,而且,这次我还会付给孙老爷子一定的佣金以表示答谢。”


人就是这样,在利益面前往往只看到了好处,而没有看到利益背后隐藏的东西。


老孙头最终还是答应了与秦爷合作。他们对这件事情都非常地重视,做了周密的计划和详细分工。老孙头负责在规定的时间内打好盗洞,然后突破墓墙,而进入墓室之后所有的工作由秦爷的人来做,退出后,再由老孙头把盗洞封好。


动手的那个晚上是个雨夜。之所以选择这么个时间,是因为下雨天时,周围的人会更少,行动会方便些。之前,他们早已经踩好点,老孙头一到,便直奔选好的地段,稍作准备之后对秦爷说:“我们的时间紧迫,只有打个‘竖井’直接进入墓室。取到东西后,马上返回来,其间,一点儿不能耽搁,否则,天亮之前我们不可能弄完。”秦爷点头,表示明白。


老孙头和自己的伙计换上老鼠衣,先打了一个几米深的竖直盗洞,然后在洞壁两侧挖出两个小洞,足够一个人的两脚踩在小洞里。这样,老孙头和伙计一上一下,老孙头挖洞,伙计负责提土,挖出来的土按先后顺序,在地面上分别摆放,以便回填的时候不漏出马脚。两个人动作麻利,不一会儿,盗洞就打下去很深了。秦爷则和自己的两个手下在四下把风,以防不测。


雨夜的旷野,四下无人。雨虽然不大,雨水落地的声音,也掩盖了一部分老孙头他们挖土的动静,这真是一个天赐的绝佳机会。可不一会儿,老孙头竟然满脸沮丧地从盗洞中露出头来,招呼秦爷道:“秦爷,有情况,过来一下。”


秦爷赶忙来到盗洞跟前,蹲下身子,问道:“孙老爷子,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