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在时光里沉沦;忧伤,在夜色里蔓延;记忆,在文字里苍白。等待,似无期。守候,却永远。

时光的流逝,四季的轮回,无法淹没想念的痕迹。轻轻问,永远有多远?哪怕只是一个转身的距离。我也心甘情愿。不怕,花了双鬓,老了容颜。于是,我将一地的落寞拾起,捧在手里取暖。

初见,欣喜。再见,依然。又见,永远。

蓦然回首,岁月如歌,时光如水。依然不变的是一颗真诚的心。有你的日子,忧郁的心灵也有潺潺的流水。

不论时光如何流逝,请记住,在相距不远的一个城市,永远有一双关注你的目光,永远有一颗牵挂你的心……

若,人生只如初见。彼此留下的是最灿烂的微笑,最纯洁的誓言。只记得,与你相逢那个秋高气爽的秋日。你温暖的笑靥,是我生命里最鲜艳最美好的色彩;你高大的身影,是我人生里最亮丽的风景。

若,人生只如初见。我愿轮回于花的那一世,任凭风骤雨密,静静地等待你。

若,人生只如初见。我愿做你遗忘在暗空的一颗星,哪怕是耗尽生命,也要为你显现光芒。

若,人生只如初见。我将如烟的往事,静默成一幅画卷,隐匿在尘世的末端不再提起。

若,人生只如初见。绵长的友谊,一生相伴;真诚的诺言,一世不变。

若,人生只如初见。那一抹柔情,与岁月共存,那一份真诚,与日月同辉。

若,人生只如初见。那一瞬,便是流年里的最亘久。只是,我再无他人睿智。我无法奢求人生只如初见,唯有用纤纤弱手敲击下那些瞬间就会永恒的温暖。

若,人生只如初见。能相遇就是一种幸运,也是一种美丽。与你,也与我。

若,人生只如初见。柔柔十指相扣,轻盈心语,淡然一笑,为自己许一季承诺,和文字一起明媚,一起忧伤。

这是一个怎样的春天?光明的?黑暗的?明媚的?潮湿的?我不知道,真的!

我能辨认的,只是那在微风中抽搐的帘,它是无力的,无力反抗任何一股力。一个弱肉强食的时代,总有太多的无可奈何。

随手翻了一下发黄的书卷——《宋词三百首》,这书卷散发着太多的凄凉。“柳怨蝉痴负我,云伤雨梦凋花。更鼓听残三分醉,把盏影同斜”我苦笑一声:呵,“三分醉”,若能有个三分醉也好,只是,能醉么?能真正地醉么?不过是在麻痹自我罢了。

或许作梦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吧!?梦里,在放纵自己的同时,能够解脱禁锢已久的精神枷锁。可真能这样么?我望着书卷上“梦锁情仇,梦锁一厢愁。梦锁泪痕霜鬓,残月倚危楼”的字迹,轻轻感叹了一句。

惆怅!

我吸了一口凉气,无力地合上了书卷。

床头很零乱,杂志、报纸、小说、教科书交错在一起,颇有一番狼藉的景象,我摇了摇头,开始自嘲起来。

“整理一下吧,这也太不成样子了。”我心里咕噜了一句,就开始收拾起来。

“赤名莉香!”不经意间,我看到了前段时间打印的一本小册子,因为怕麻烦,就直接在册子的扉页写下了“赤名莉香”四个大字。字挺清晰,只是有点龙飞凤舞而已。册子里的,都是赤名莉香的经典台词,我很喜欢,就把它打印了。

我对莉香小姐的印象很深,尤其是她那天真、执着、豁达的微笑,更是让人记忆犹新。

她笑着说:“所谓爱情,只要参加了就是有意义的,即使没有结局。当你喜欢上一个人的那一刹,是永远不会消失的,这都将会变成你活下去的勇气,而且会变成你在黑暗中的一线曙光。”


本文内容于 2011/5/31 14:23:51 被小编a1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