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战神传 正文 第六十章 突遇敌情

xiangchangqi 收藏 1 7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1.html[/size][/URL] 时间:嘉靖三十六年(1557)八月一日 今天注定是一个里程碑似的日子,也注定是彭军展翅高飞的一天,更是流星闪耀的起源,这不平凡的一天,终究还是来了,如果没有今天的事件,或许,一切都会改变吧。 经过围逼衙门的事件,彭军也知道惹了麻烦,特别是听到陈贵明说,已经有人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1.html


时间:嘉靖三十六年(1557)八月一日

今天注定是一个里程碑似的日子,也注定是彭军展翅高飞的一天,更是流星闪耀的起源,这不平凡的一天,终究还是来了,如果没有今天的事件,或许,一切都会改变吧。

经过围逼衙门的事件,彭军也知道惹了麻烦,特别是听到陈贵明说,已经有人去搬救兵了,彭军勃然大怒,当下就要扯旗造反,先杀了那狗日的刘龟波再说,不过还好,在两大军师的极力劝说下,才忍住怒气,而这么一闹,彭军在此地呆着也没意思了,当下就有了早早返回湘西的打算。而那刘大县令知道事态严重,舍了老本,所答应之物,居然在短短两天内基本上全都办到了,就算稍有不足,也在李鸿辉的狐假虎威下打了口头欠条。这还不算什么,最让彭军震惊的是,陈贵明居然凑足了五万担粮食和一应所需之物。

虽然提前一个月打了招呼,可要知道,别的不说,光那五万担粮食,那可是五百万斤粮食啊,他居然就在一个月内从周遍调度过来了,如此气魄,如此手段,如此关系,当真让彭军深深地感叹陈贵明的厉害,感叹其家族势力之大,底蕴之深,让人绝对不敢小视。可自己呢?

想到这些事,在返回湘西的路上,彭军就感叹不已。

“主公,何事让你如此感叹?”李鸿辉现在可谓是得意非凡,此行不仅体现了他的价值,更稳固了他第一军师的地位(他自封的第一),所以,一路上他笑的都比别人多,满脑子就想着回去后主公会如何赏赐自己等等。当下一听彭军在身前感叹,急忙打马前进几步,带着三分关心,七分显摆之意问道。

“哦~!军师啊。”彭军看了看身边的两位军师,点点头,不由得想到这两人虽各有所短,但也各有所长,能这么真心实意的帮助自己,其内心难免有些感动。笑道:“这一路而来,辛苦两位军师了,能得两位之助,我之甚幸,也是彭家大寨甚幸啊!”

文人嘛,都是极好面子极好尊重的。听到彭军平淡的赞誉中带着深切的感激,内心很是感动,哪怕某个家伙极度爱财,也是感动无比。

李鸿辉就是李鸿辉,到哪都爱显摆,当下挺胸,高昂着头,摇着扇子微笑道:“呵!呵!主公过奖了,为主公谋划,乃是我等本分,何来辛苦之言。”

李长斌到实在的多,收起扇子,面色中带着一丝感动:“今日得主公如此赞誉,长斌虽羞愧,但他日定当已死相报主公知遇之恩。”

这话一说,彭军不由得多看了他一眼,可说心里话,彭军到不怎么相信他,这家伙为了给父母妻儿报仇雪恨,变得极度没有文人的风骨,有奶便是娘。相反地,彭军却更为相信李鸿辉,这家伙畏倭如虎,丢弃百姓而私自逃跑,被朝廷发现,如今,他已没有退路了。

当然,以李鸿辉的性格,一听李长斌的话,当下就把自己给比了下去,心里有些不快,眼下却不好反对,不然就在主公面前显得自己小肚鸡肠了。但他也不是这么好对付地,立即就插言岔开话题:“主公刚才为何事所叹?可否说来听听,也许我能帮主公出个主意了。”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感叹陈姓人家底蕴雄厚,这么多粮食、布匹、盐巴等等物资,居然能在短短一个月内就调配齐全,让我不得不心服啊~!”

“主公,不必涨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李鸿辉又恢复了那骄傲的神态:“这次到陈家,我派人专门调查过,陈家一百五十多年前,还是个破落户,其祖靠一跟扁担做挑夫起家,经过数代发展,才有今日之底蕴,不过,主公刚才所说的这些物资,并不是由陈家一家而出,而是联合了周遍几个大家族,共同运作而成,所以,主公不必太过于挂怀此事。”

说到这事,李长斌当下也知到如何做了:“主公,鸿辉兄说的不错,为这种事而感叹,根本就不值得。况且,主公家世代为彭家大寨寨主,已历数百年,其底蕴岂是一个小小地陈家可比……陈家的底蕴不过是经济,而主公的底蕴则是人心。”

“两位先生说的是,是我不对!”彭军沉思了一小会儿后,先是自嘲似的大笑几声,然后才正色道:“不过,就如鸿辉先生所言,这些东西是几个大家族联合运作的结果,但我们想想,如果由十几家甚至上百家这样的大家族联合运作,那将是怎样一股惊天之力。”

两位军师也收起轻视之心,心里震动无比。

“主公说的对,看来,我们得好好和这些大家族联络联络,借其所长,补我所短,大事方可成。”

“恩!但也不能一视同仁,我就听人说起过,这些大家族中有很多都好象和倭寇海盗有千丝万屡的联系。”彭军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俩一眼,心里想着:看来,还得时不时的敲打一下你们这些聪明人。就算我尊重你俩,可你俩不能把我当成二百五吧,专门往替你们报仇的路上引,最后,你俩仇报了,我阿爹的仇却报不了,那我还要你俩干什么。

两位军师互视一眼,都看出彼此心里那头老狐狸正在翘尾巴了,相对一笑,然后向彭军一礼,同时道:“主公教训的是,我们会注意的。”

然后,三人很默契的插开话题,尽说些风花雪月之事。就在三人谈笑风生之时,前面突然传来两声爆竹声,声音锐而小,却让正大笑的彭军面色陡然一冷,不用下令,所有人很自觉的停了下来,纷纷抽出兵器拿起盾牌,扩大防线,警视周围。而担任前锋大将的杨虎亲自来报:“寨主,前面有埋伏!”

湘西山多地少,山高林密的,很多人就靠打猎为生,从小就与山为伴,多年下来,在山林里脚步如飞。那些从军队中塞选出来的探子,更是精锐中的精锐,武功、经验与忠心程度等等且不说,因为他们都有一个基本的脚力——视高山如平地!(这个在高山地带奔走的脚力,就是大家所说北方兵不适合在南方打仗的主要原因之一,光是追赶敌人,脚力方面就得吃大亏。)

这些探子并不离军队多远,他们的主要作用就是防止敌人从近处偷袭,所以,多是三到五人为一组,其过程也十分简单:第一组人登上第一个山头之时,第二组人则开始在第二座山头准备登山,第三组人也赶往第三个三头,等第一组人下来,第二组人已经到达山头,第一组则赶往第四个山头,如此循环,可保证没有大股敌人可就近偷袭。如果发现敌情,白天多以摇晃树枝为信号,晚上则以特制的烟花为信号。

而现在可还没到中午,就听见了那种特制的爆竹声,探子们连隐蔽的摇晃树枝也做不到了,可见其危急程度有多高。

见彭军面色冷峻,杨虎急忙道:“我已加派人手去侦察了,相信很快就有回应。”

“把警戒范围扩大一里。”彭军点点头,高声对周边喊道。然后转身对身边一个传令兵道:“立即去通知在后面压阵的狼叔,叫他加快脚步过来集合。”

“虎叔,让你的人与中军相距一里,做三角攻击阵形,就地待命。”

“把探子都放出去,方圆五里之内,哪怕一只老鼠路过,我也要知道。”

“升起大帐(军帐),凡百队长以上,到大帐开会!”

……

这是彭军作为寨主后,第一次出远门,老祖宗当然重视,所以,这次跟彭军出来的一两千人,除了彭军身边的卫队外,各个都是久经沙场的精锐老兵,嗜血却听令(这样的兵才是最厉害的兵),。

随着一条条军令传去,众人丝毫不见慌乱,很多老兵甚至坐到地上休息,喝水啃干粮,要不就是相互扯淡嬉笑,等待进一步命令。而得令者,则快马加鞭的赶来。

彭军在进大帐前,猛地一回头,恶狠狠地看着大路前方,吐了口唾沫,沉声道:“老子第一次带队出来,就有人敢来打主意,看来,不杀人不足以立威!哼!我辈男儿当杀人,老子更要杀人!”

杀气凛冽,让身后两位军师不由得缩了缩脖子,寒毛纷纷竖起!

向读者道歉:这几天没更新,原因很多,我就不矫情的细说苦衷了,但我向大家保证,所欠章节,将会补回来。

同时,因为没更新,却增加了四个收藏,让我很感动,谢谢大家的鼎立支持!万分感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