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鸣


有好几年了,我讲课也好,演讲也好,总有人在网上宣称要来砸场子。只是宣称归宣称,迄今为止,还没有真来的。不过,没有砸我的场子,却有人砸别人的场子,虽说不至于带家伙打砸,但是大声喧哗,打断演讲,不按规矩提问等现象,还真是不少。


当年的革命党和保皇党,开始是互相辩论,后来则革命的一边大打出手,看见康梁党人集会,就去打砸。理由是,跟不革命的人,有什么可辩的!不革命就该打。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两派开始也是辩论,辩到后来,也上演全武行,动枪动炮的。双方的理由,也是对方不革命,甚至反革命。其实,双方都宣称誓死捍卫毛主席,辩论的武器,都是毛主席语录。非要致对方于死地,无非是相互看不上而已。


今天要砸场子的人,砸场子的理由,比当年似乎要充分了几分,但也就是几分而已。其实连这几分,都似是而非。无非攻击人家拿外国人的钱,做外国人的走狗。当今之世,中国经济一直是外向型的,挣外国人的钱,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事,作为学术机构,拿外国基金会的课题,也是国际惯例,有哪个国家的学者不这样做呢?拿外国课题就是外国人的走狗,逻辑跟当年义和团攻击国人用洋货就是二毛子一样。本质上,要砸人家的场子,就是对人家的言行看不上眼。很多人,其实连人家真正说了什么都没工夫深究,只听说如此,就跳到半空,非要跟人家没玩没了。


砸场子,无非不让人家说话——有我说的,没你说的。因为你是洋奴,你是走狗,一言以蔽之,凡是他们反对的人,都不是人。都该被活活吊死。凡是这一点,古今中外一个道理,要致人死地,先把人打成非人。还真有这样一个网站,把所有他们看不上眼的人,有男有女,照片上都弄上一个绞索。如果他们真有这样的权力,有这样的氛围,像希特勒消灭犹太人之时的冲锋队一样,相信他们真的会这样干。


有时候,跟这些动辄砸场子,要绞死人的人说话,进了他们的网站,感觉进入了一个非人的场域。这里没有人和人的起码尊重,攻击和谩骂,几乎是家常便饭。没有人讲理,只要不同意自己的意见,哪怕昨天还是一起喝酒的同志,今天就可以变成不共戴天的死敌。他们不知道,现在的这个世界,实际上是所有人共处的世界。所有的人,你喜欢也罢,不喜欢也罢,仇视也罢,都得共处。谁也不能把谁赶尽杀绝,清除出这个地球。只有极端的恐怖主义者,才只许自己活,许赞同我的人活,不许别人活,不许别人按自己意愿活,公然宣布判处某个他们认为说出了伤害他们话语的人的死刑。


从某种意义上,砸场子的思维,就是恐怖主义思维,他们没有搞恐怖袭击,是胆量不够,对法律还有忌惮。这就可以理解,为何恐怖主义大亨本拉登死了,有那么多的中国人为他叫屈,奉他为英雄。他们思维深处,有太多的相通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