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两岁连队两岁兵训练与打仗的故事》(2)

松山生人 收藏 26 5848
导读:《两岁连队两岁兵训练与打仗的故事》(2) 作者:松山生人 第一篇文章发表后,有的战友发问了,针对战友们的一些疑问,现对“两岁连队两岁兵”作个解释,我定这个标题的意思是:在1979年2月打仗时,我们77年度兵已经二年多一点,从当兵入伍起,按习惯的岁数来算,已经满两周岁,但还算两岁。我们一营指挥连是1977年6月成立的,到打仗时计算是一年过8个月,可算为两虚岁,所以,我的文章定名为《两岁连队两岁兵训练与打仗的故事》,就是这样想法定出来的。下面继续讲述故事(2): 第2章:连队营区五龙山下 当时部队司、政

《两岁连队两岁兵训练与打仗的故事》(2)

作者:松山生人

第一篇文章发表后,有的战友发问了,针对战友们的一些疑问,现对“两岁连队两岁兵”作个解释,我定这个标题的意思是:在1979年2月打仗时,我们77年度兵已经二年多一点,从当兵入伍起,按习惯的岁数来算,已经满两周岁,但还算两岁。我们一营指挥连是1977年6月成立的,到打仗时计算是一年过8个月,可算为两虚岁,所以,我的文章定名为《两岁连队两岁兵训练与打仗的故事》,就是这样想法定出来的。下面继续讲述故事(2):

第2章:连队营区五龙山下

当时部队司、政、后机关和直属分队的营房,分布在小腊岭山脚下一片宽阔的山坡地上。小腊岭山海拔高程七百六十多米,五百米以下生长着较多树木和杂草,五百米以上大部分是石头山。到了冬天寒冷的时候,五百米以上可看见白色的冰雪,五百米以下看不见白色的冰雪,一条分界线十分明显。

我们从部队机关所在地乘车去一营部那边,要经过一条沙石河,河水较浅,不下雨时车辆经常直接开过河去。过了河直走有一条沙石泥土公路,直走大约五、六百米后左转湾,又直走大约七、八百米后右转湾,然后直向钟屋村边走,这条公路的两边都是稻田地。走到钟屋村边的公路时,这里一边是梯田式的稻田地,一边是高低不平的山坡地,公路沿着山坡地边上湾湾曲曲地向前延伸。车辆沿着湾湾曲曲的公路前行,来到五龙山脚下一营部的营房停车,下车一看,这是一座山林中的营房。这里的树木茂盛,空气清新,环境清静。

我们一营部的营房分布在五龙山脚下的一片较平坦的山坡地上,营部首长和机关的干部战士住在这里。五龙山海拔高程五百一十多米,山上树木茂盛,杂草丛生,与小腊岭有一河相隔。

我们一营指挥连的营房,建在五龙山脚下一个推平了的小山头上。这里的营房像门字型结构,从公路走进去,中间是一块平地,可以集合队伍;左边一栋营房八间是连部和司机班的住房;右边一栋营房六大间是侦察排、无线排、有线排的住房,每个排的人员分住二大间;正对面一栋营房六间是厨房、饭厅和炊事班的住房。连部的后面是球场、训练场地、车库和水塔。

一营部走过去大约三百米是一连的营房,一连的营房建在五龙山下侧面,一块比较平坦的山坡地上,一连营房住地靠近翁城公社马东大队。一营的二连和三连距离一营部住地较远,营房分布在翁城进部队公路右面的山坡地上,三连的营房在公路边;三连走进去约三百米是当时团训练队的营房;团训练队走进去约二百米是二连的营房,二连的营房住地靠近农村。

部队汽车训练队的营房,在检查站左面约一百米,靠近公路;汽车训练队走过去约二百米,是营级干部家属宿舍。家属宿舍后面和侧面,是二营部及二营各连队的营房。二营和汽车连住地在公路的左面一带山坡地上,后面靠近水库。后勤修理所、卫生队等营房,分布在公路的右面山坡地上,同汽车连两对面。

我们部队的兵源来自全国许多省几十个地区,来自五湖四海,讲什么样的地方方言的人都有。记得我们新兵一班的战友中,有这样一个小故事:记得有一天,我们几个新兵在房间里休息时,有个湖南汨罗来的新兵,他说:“你们谁有对象,给我看一看。”我们几个客家地区来的新兵,不懂得他说的什么意思,就对他说:“我们大家还没有对象。”因为我们客家地区人说:“对象”是指女朋友,所以我们几个人说没有对象。他指着一个人的挂包说:“你们有对象,在挂包里。”并用手比划着,小小的,园园的,看人的。这样我们几个客家新兵才明白,他说的是小镜子。湖南汨罗人说小镜子为“对象”,我们客家人说的“对象”是指女朋友,真是差别很大。正因为各地区的方言差别很大,因此,进入军营后,部队首长要求大家必须讲普通话,不会讲普通话的,学习讲普通话,这样大家才能沟通语言,交流思想感情。

部队按排的训练时间是星期一至星期六,星期日是休息日。由于冬天气温较低,有霜冻,我们新兵刚到部队洗冷水澡不习惯,容易冻感冒。记得到部队的第一个星期日,王班长带我们全班新兵,上五龙山顶峰去拾干树技。我们穿着棉衣棉裤上那么高的山,真是很不灵活方便,又出了一身大汗。早知道上那么高的山,就要将棉裤脱下来,这样上山才灵活方便。我们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全班战友拾了不少干树技。背回到连队后,拿到洗澡房间,那里有大灶和大锅,我们轮流在那里烧热水,洗热水澡。当时部队生活比较艰苦,没有燃料费开支,因此没有热水供给,要洗热水澡,只有各个班组织人员去拾燃料,自行解决。在以后的时间里,我们要想洗热水澡,就必须提前去拾干树技,拾回来后再烧热水,再洗热水澡。因此,后来我们新兵也向老兵学习,慢慢开始适应洗冷水澡,适应了以后,也就习惯洗冷水澡了。

在连队时,白天上课前或星期中间的晚上时间,经常学习唱红色歌曲,主要学唱《国际歌》、《东方红》、《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战友之歌》、《社会主义好》、《我当上解放军》、《官兵友爱歌》、《战士上战场》、《人民是靠山》、《走上练兵场》、《杀敌立功歌》、《跟共产党走》、《象雷锋那样》、《学习雷锋好榜样》等革命歌曲。我们学会唱歌后,各排、各个连队经常开展唱歌比赛,全营集会,或全团集会经常开展唱歌比赛、拉歌比赛。

连队经常利用星期六、日,或自由活动时间,组织新兵、老兵、部分干部进行蓝球、拔河等比赛活动,从而增强新老战友之间、战士与干部之间的感情。

连队的班长和老兵们,经常利用晚上自由活动时间,分别找新兵开展谈心活动。比如:我们的第一任班长,王明星班长就是对我们班的每一位新兵,都非常关心,真象兄长一样关心、照顾、帮助我们,使我们全班新战友深受感动。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全国人民的生活水平比较低,许多地方农村人口没有解决温饱问题,人民群众的生活非常艰苦。我当兵前,我所在的生产队每月每人分配的口粮只有三十多市斤稻谷,粮食不够吃,青年人每餐吃不饱饭,只好用杂粮顶替。当时听说有的生产队分配的口粮,每月每人只有二十多市斤稻谷,全年的粮食还不够吃半年,这样温饱问题就更大了。

当时部队过的是全供给制生活。每人每月供给四十五市斤大米(面粉),每天的伙食费五角二分钱,由各个连队的司务长统一计划按排。全连统一做伙食,统一在大饭厅吃饭。早上主要吃馒头、面条等;中午、晚上主要吃大米饭。许多人都说:“在部队每餐吃得很饱,比起在家乡时,真是好多了!”

部队每年夏季冬季各发一次服装,夏季发内外各二套夏装,一双凉鞋,一顶帽子;冬季发内外各一套冬装,一双军鞋。由于新兵入伍时发了棉衣、棉裤、棉帽、被子、蚊帐、床单、挂包、水壶、腰带等,这些东西就要满四年才能换发一次。

部队给义务兵战士每人每月发生活津贴费,新兵第一年,部队发给每人每月发生活津贴六元,我们用这些钱买一些牙膏、牙刷、肥皂、信纸、信封等,每月大约用一至二元钱,每个月可存三至四元钱,存足二十、三十元寄回家一次。第二年兵每人每月发七元,第三年兵每人每月发八元。服役期满后,转为志愿兵的战士每人每月按规定发等级工资。

部队干部每人每月按规定发等级工资,新提升的排级干部为行政二十三级,每月工资五十四元五角,副连级、连级为行政二十二级,每月工资五十八元至六十四元,干部每人每月向连队食堂按规定标准交伙食费,与战士们同一个食堂吃饭,体现官兵一致,官兵平等。

当时部队的生活标准比较低,为了改善伙食,提高生活水平,部队提倡大力发展农副业生产。师部在韶关西联办有比较大型的农场。团部办有小农场,团部农场在进入团部公路的左边,靠近翁城水库。团部农场有二十多亩稻田,办有一个中型养猪场,团部抽调个别干部、战士到农场管理,每年每个农忙季节,由各营轮流抽调个别连队的全体干部战士,到农场参加几天农业生产劳动,支援农场抢种抢收。团部要求每个连队办一个小型养猪场,饲养十多头猪,猪养大后,不定期杀猪加菜,改善伙食。每个连队都有一片菜地,分给各班、排种菜,各班、排之间开展种菜比赛,看哪个班,种的菜比较好,收成比较多,价值比较高,连队每年对获得优胜的班,给予精神奖励。通过养猪、种菜给予连队食堂补贴给养,改善伙食,增强全连人员的体质。

记得在一营指挥连时,我们连队有一片菜地,这片菜地在进营房的左侧,进入一营部公路的左下边,是在一个比较平坦的小山洼里,中间一条小水沟,小水沟两边有二十多块不大不小的菜地,连队分给每个班二块菜地。菜地的上边建有连队的厕所,建有连队的养猪场。我们有线排七班,分到的两块不大不小的菜地,在连队一片菜地的上边,比较干旱,每天需要浇水。但我们班的菜地靠近猪场和厕所,施肥比较方便。我们把两块菜地分为十多小块,用二、三小块菜地种一种蔬菜,可以种三、四种蔬菜。上半年我们主要种豆角、茹子、青椒、油菜等蔬菜,下半年主要种包菜、萝卜、大白菜、天津青等蔬菜。我们班的菜地需要翻种时,战友们争先恐后拿着锄头、铁锹一起翻土,平整土地,分成小块,分别种植各种蔬菜。有的时候蔬菜需要施肥,战友们争着挑粪桶挑粪便施肥;有的时候蔬菜需要松土,战友们就拿起锄头、小镐给蔬菜松土。每天下午训练结束,回到营房后,战友们争先恐后提着水桶,拿着脸盆一起去菜地浇水。战友们一边浇水,一边看菜叶上有无虫子,有虫子时用手捏掉,保持蔬菜无虫子,保护蔬菜快点长大。战友们虽然每天训练很疲劳、很辛苦,回来后还要浇水淋菜,但每天看到蔬菜不断长大,长得绿油油的一片十分喜人,疲劳也就消失了,心里也就快乐了。

经过全班战友们的辛勤努力,我们班每季度上交给连队的各种蔬菜比较多,无论是数量方面、还是价值方面都达到中上水平,得到了连队首长的表扬,也得到了各班战友们的肯定。

连队的营区比较大,营房前后,室内室外必须保持干净、清洁卫生。战友每天出完早操后,自动自觉打扫室内室外卫生。由于天天扫地,需要大量的扫把。各班排就利用星期天的时间,组织人员上山割芒花、拾竹枝,背回来后,自己动手捆扫把。

记得有一个星期天,李班长带领我们班五、六位战友上山去拾竹枝,我们沿着去马东大队那条路走,然后上山,沿着一条山路一直往山里走,走了有好几里山路,转了几个湾,前面看见一个小村庄,有几座不大的房屋。李班长对我们几人说:“我们来到了苗族人的居住地,要遵守苗族人的风俗习惯,不要乱动他们的东西。”李班长然后找到了一位苗族的长辈,对他说:“我们几个解放军,是来你们这里拾竹枝,背回去捆扫把,请你同意我们到你们山里去拾竹枝,好不好?”他说:“好,你们随便去拾吧!”然后李班长带领我们几个人,就到苗族人的山谷里去拾竹枝。二个小时后,我们每人背着一捆竹枝,沿着原先上山的路,返回军营。我们又利用休息时间,把拾回来的竹枝,捆成一把一把扫把,供打扫卫生使用。我们觉得这样的活动很有意义,既使我们得到了劳动锻炼,学会了自己捆扫把,又为连队节约了买扫把的费用开支。


2011年5月26日至31日写于广东省平远县城。

2011年5月31日12时15分首发铁血网陆军论坛。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小腊岭的海拔是770米。以前冬天山顶是有点雪,那应是三十年前,同在我们这里基本上不下雪了,雪对那些年轻人来说是一个稀奇的东西来了!

 以下是引用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在第21楼的发言:
我们部队在四川,也不知道是几类地区,只知道每月粮差是1.5元。

因此,行政23级每月工资是53.5元,22级是62元。

多谢战友老刘老师的支持!当时韶关地区比四川你们那里多1元钱,差距不大。

支持老战友好文章,

 以下是引用美美平 在第25楼的发言:
支持老战友好文章,

多谢老战友的支持!

拜读凌兄的作品,十分亲切,仿佛又到了那个曾经激情燃烧的岁月。是的,那个时代人与人的关系是纯洁的,特别是在解放军这所“大学校”里面,真挚的战友情、兄弟爱令人倍感温暖。一眨眼几十年的时间过去了,好怀念哪。。。支持兄台的佳作!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