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当兵养狗记

当兵养狗记

我们连队有很多年一直在外执勤,没有住在大部队的营区内,所以有些管理并不严格,多年内曾养过狗,算一下也有7、8条,给我印象最深的是3条狗。

就像猪、鸡、鸭等在连队都归饲养员管一样,狗一般也由饲养员管起来,我当饲养员期间,也有两条狗—-光头和馋鬼。

先说光头,它的名字是因为它鼻头是光的,那是一只土狗,体型一般,白色的。长相没什么特色,和旁边老百姓家的狗差不多,因为长在军营里,只认当兵的,穿老百姓衣服的它就狂叫,所以每个来队家属和小孩都会躲着它。

这个光头有手绝技:抓老鼠!

云南老鼠极多,经常在白天招摇过市,我们时不时会打到一只,四川兵还烤着吃过。我们一清理炊事班和仓库,那老鼠比我们连队的人都多,久而久之,光头练就一身好本领,老鼠一出来,他就一下扑上去,一口咬死。狗抓耗子并不简单,我养的另一只狗馋鬼,还是黑背和云南狗混血的品种,也想抓,一下被老鼠咬到鼻子,以后见活老鼠就躲。

光头抓老鼠极为神勇,动作如闪电,扑上去前爪一按,一口咬住头一甩老鼠就死翘翘了。我们在旁边看着很享受,而且它抓住咬死后绝不吃的。我们帮它堆起一堆,它尾巴翘的高高的,骄傲的转来来转去。那只馋鬼就会去偷上一只吃吃,让我们很瞧不起它。

光头最高的战绩是300多只老鼠。这样的战斗进行过N次。

后来光头老了,我们这些大兵舍不得它,一直带着它搬家,最后老死了。几十年后我们战友聊天还记得光头的战绩,只是在有些人嘴里,老鼠越来越多,最后成为一次抓几千只了。而且光头的颜色也黑白黄都有,管他呢,反正光头活在我们心里就行了。

至于那只馋鬼,很漂亮的一只混血狗,很小来到连队,也取了很威风的名字,可有人叫它馋鬼,结果本名是什么忘了,大家都叫馋鬼,它自己也屁颠屁颠的不分好坏,那就馋鬼的叫下去了。

和光头一比,这馋鬼简直是中看不中用的纨绔子弟,贪吃不说,还没什么本事,训练半天什么都没学会,反正也不少它这一口凑乎养着吧。

可偏偏它沾上了恶习:会偷鸡了。

第一次见到它追我养的鸭子,开始有暴力倾向时我狠狠的教训了它。鸭子是我们过年的宝贝,我还不至于喜欢这个馋鬼到不顾宝贝的程度。

它看窝边草无望,就打外来户的注意,旁边教导队家属院,养了些鸡,那些老娘们护这些鸡跟护她们孩子似的,每天数数。

突然有一天,老娘们派人告状了,说我的狗偷她们的鸡吃,我看着很无辜的馋鬼,心想这浪荡公子还有这本事?一口否认。

突然有一天,我发现馋鬼嘴边有血,这下我相信了,跟踪它,居然把没吃完的鸡埋到外边菜地里,而且知道瞒着我偷偷行动,自学成才呀。

对这个家伙怎么办,我狠狠的教训了它一顿,然后关禁闭,问题是怎么让它知道:偷鸡的事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如果它不改,我就保不住它的性命了。

我的教育方法彻底失败,放出禁闭的第一天,它居然见到鸡就耳朵一竖,像箭一样窜过去就咬,我根本来不及制止。

这家伙小看了教导队那帮老娘们捍卫自己财产的决心,被几个发疯一样的家属堵到墙角,用扫把铁锹给打死了。我也懒得再管这个家伙的后事,拉到菜地里埋了。

还有一只大狗是在我们一个执勤点上,体型较大,黑色的,忘了它叫什么名字,我们一吃饭它就在我们身边,眼巴巴的看着我们,讨一口饭,可我们平时活动,它总是伴在我们身边。

我的狗缘很好,所有的狗都和我挺亲的。

我们执勤都是轮换的,有一次我离开了半年,回来时正是吃饭时间,班车停在离执勤点一里地外。我下车正在整理行李,远远看见我们台所在的山坡上正在往这里张望的人和狗。

那只狗的耳朵突然一竖,我知道它认出我来了,它冲下山坡,箭一样的向我冲来。这家伙几十斤呢,被它冲击一下可不得了,我太熟悉这家伙了,制止也制止不住。赶快蹲下,背朝它,接受它的冲击。

那一下几乎把我冲倒,后面更恐怖:它用舌头把我舔得满脸唾沫!平时它从来没有这样对我!

它围着我拼命绕圈,表达它的喜悦,就差帮我拿行李了。

我们台的兵在山坡上早看到这一幕,一脸幸灾乐祸。


后来我又养过狗,尤其是一只叫“明明”的金毛犬,成为我家的一员,故事也很精彩,只是部队的狗这三条印象太深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