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十九卷 第一章 敲定

张单 收藏 0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URL] 解决哗变的方法很简单,那就是把带头的土匪给当场枪毙了,立即执行,绝地不是手软,这个就是最直接,最简单,也是最有效果的方法了。 在中国军队里面,临阵脱逃这种事情可是时有发生的,也是经常发生的,在中国军队里面,用枪毙来解决逃兵和稳住士气镇住局面乃是相当正常的事情,所以,基本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解决哗变的方法很简单,那就是把带头的土匪给当场枪毙了,立即执行,绝地不是手软,这个就是最直接,最简单,也是最有效果的方法了。

在中国军队里面,临阵脱逃这种事情可是时有发生的,也是经常发生的,在中国军队里面,用枪毙来解决逃兵和稳住士气镇住局面乃是相当正常的事情,所以,基本上在中国军队里面出现这种是事情,就是使用这个方法了!

这个方法虽然是可行,但是,却是绝对不能用用的,因为,在这里的每一个土匪和所有土匪都是和梁亮峰和梁中国两个人是跟随多年,都是立下大大小小无数的功劳的,都是没有功劳也是有苦劳的,在这里的梁中国和梁亮峰两个人都是绝地不会用的这个方法的,这个是确定和肯定的方法,所以,这个方法是绝对会被否决掉的!

也就是说在这里的梁亮峰和梁中国两个人他们是会用其他方法来解决这个事情的!

“大当家的,少当家,那我们应该怎么办,如果敌人狗急跳墙,那我们的老小来威胁我们,我们应该怎么办?”

“对啊!当家的,这也是我们担心的,你快点说说我们应该怎么办?”

“是呀!当家的!”

……

其实,在这里的土匪弟兄们都是天不怕地不怕,可是,他们都是害怕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的一家老小被人要挟了,这个就是在这里的土匪弟兄们是最担心的事情,否则,在这里的众多土匪弟兄们还真的没有害怕的事情了!

如今,在这里既然把这个问题给提了出来了,那么,在这里的众人也是必须解决这个问题的,也真有在这里的梁中国,他是想了想,他是立即想出了一个方法了,于是,梁中国就把自己的方法给提了出来了。

梁中国说出的可是相当正经的方法出来了,他是道:“弟兄们!我有一个方法了,那就是我们能够抓住几个俘虏不就行了!”

“对啊!”在这里的众多土匪弟兄们可是得到了梁中国提醒以后,他们是真的是被一语惊醒梦中人了,既然,在这里的苏军可以拿己方的老弱妇孺来要挟自己,那么,己方可以拿苏军的俘虏来要挟自己了,这简直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好!少当家!说得好!这个方法是的确不错,但是,我们往哪里抓苏军的俘虏了?”在这里的土匪弟兄们是问道。

这个土匪弟兄们问的也是极有道理,要知道,俘虏可是人,可不是空气,不是你想抓几把就抓几把出来的,这个可是问题的关键,不解决这个问题,可是,一切都要玩完的事情的!

梁中国是自信道:“弟兄们,这个问题也不是很难,因为,我们和在这里的苏军是马上就要交战了,我相信只要我们在接下来的战斗是掌握一定的技巧在里面的话,那么,我们就能抓到俘虏了!”

当在这里的梁中国是说完这些话语以后,在这里的众多土匪弟兄们都是点了点头了,表示自己是赞同梁中国的话语了。

会议开到了这里,讨论打仗也是讨论到了这里,在这里的土匪弟兄们是认为没有什么话语可以讨论的了,于是,他们就开始了一阵小憩了,准备迎接一场新的战斗,而此时就在在这里的土匪弟兄们的另外一边的苏军他们可是在忙忙碌碌为接下来的谈判再准备了。

在这里的苏军侦察机是不断的把在这里的中国土匪军队的情报汇报给己方众人,在这里的苏军最高指挥官鲁韦奥听出在这里的中国土匪军队竟然还能摆出阵法出来,于是,他是相当的惊讶和惊奇,鲁韦奥将军因此又高看了在这里的中国土匪军队一眼了,也由此鲁韦奥将军是更加想去见见这支土匪中国军队了。

当鲁韦奥将军的手下是听见鲁韦奥竟然要去见敌人,去敌人的阵营之中,而且,还是单枪匹马的那种,当他们是听完以后,他们是相当的反对和介意的,几乎都是反对派,反对的声音是一片又一片,一批又一批,且是一浪接着一浪,一声高过一声,令鲁韦奥是眉头紧皱了起来了。

最后,鲁韦奥是为了力排众议,他是大大的大吼了一声,道:“够了!弟兄们!你们都停停,让我说几句!”

在这里的鲁韦奥可是一个中将军衔,在这里的苏军坦克师全部都是他的属下,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既然,自己的长官是说话了,那么,他们是立即停下来不再说话了,他们就是是安安静静乖乖的听着自己的长官鲁韦奥说话了。

遂鲁韦奥就把自己为什么要去见中国土匪军队的原因给说了,当他是说完了以后,他又是补充了几句话,道:“弟兄们!我的师父对我恩重如山,如果,没有我的师父就没有今天的我,故此,既然,我们面对的可能就是杀死我师父的杀师仇人的部队,我是无论如何也是要去看一看的!”

“可是,师长,我们面对可能是一群亡命之徒,他们可能是什么事情都是可以做的出来的,所以,请师长慎重!”

在这里的坦克师的部下是有人这样劝道。

鲁韦奥将军是冷笑一声,道:“哼!就凭对面的那些敌人,就像把我给杀死,告诉你们,老子可不是吃干饭的,想杀我,就凭他们,根本就没有门!”

“可是……”,在这里的坦克师的部下是这样好劝着鲁韦奥将军,希望鲁韦奥将军能够回心转意,不要这么做,希望他能另外想一个法子,或者是换一个法子出来!

可是,在这里的坦克师的部下却是哪里知道,鲁韦奥将军是听都没有兴趣听下去,他是一挥手,然后是打断了自己部下说的话语了,接着,鲁韦奥是冷冷道:“你们不用再劝了,我意是已经决了,我是绝对这么做了,你们不用再劝我了!”

最后,鲁韦奥是重重的补充了一句话,道:“执行命令吧!”

“是!师长!”,在这里的坦克师的部下本来是还想说一些什么话语出来的,但是,他们是看见鲁韦奥那双看了是令人可怕的眼神以后,他们是什么话语都说不出来了,于是,他们是说出了这番话语出来了。

“派使者!”,在这里的鲁韦奥将军是最后说出了这番话语出来了,然后,在这里的坦克师的部下是一一开始做事情了。

于是,接下里,目光又要转移到在这里的中国土匪军队的身上了。

“请问是对面的军队不知道是哪一支部队,能否道来!”

在这里的中国土匪军队是在商量事情商量的好好的,可是,他们是忽然之间是听见了这些话语了,这些话语是对面传来的,很明显,这些话语都是对面的苏军传来的,不过,令在这里的苏军感到奇怪的是,对面的苏军传来的话语竟然是汉语,看样子,师父是对面的苏军是已经知道己方乃是中国军队的样子了。

在这里的中国土匪军队是听见这里以后,他们是心里面一惊,他们是知道己方的许多事情都被对面的苏军给知道了,而且,他们还知道己方的军情看来已经泄露不少了,不然的话,在这里的对面的苏军是不可能是一下子就用汉语跟己方对话的,再说了,在这里的中国土匪军队还是穿着蒙古的服装,他们即使要说也是要用蒙古语言来说,这些基本逻辑在这里的中国土匪军队还是知道的!

在这里的中国土匪军队还知道在对面的苏军用的是扩音器来说话的,现在的中国土匪军队虽然基本上还是在军事上面还是一些些少见多怪的之人,但是,他们的基本见识还是,至少,扩音器来说对他们已经是不再稀奇了。

因为,在这里的中国土匪军队可是跟苏联白军一起行走来到了蒙古了,这期间,可是,两支部队数万人行行走走,走走停停的,其中说话的地方是有很多的不方便,故此,那是的苏联白军史后林将军可是用扩音器来指挥己方部队和在这里的中国土匪军队,故此,扩音器来说对他们已经是不再稀奇了,他们也就早已习以为常了!

在这里的中国土匪军队这里也是有扩音器的,因为,虽然,苏联白军史后林将军已经离开了他们,可是,他们还是有一万多人在这里是集体行动的,故此,他们在这里也是有准备扩音器的。

既然,在这里的苏军是用了扩音器,那么,在这里的中国土匪军队也不是那种喜欢藏头露尾之人,也不是那种喜欢把自己的实力隐藏到最后的队伍,这样,在这里的苏军是用了上了扩音器,那么,在这里的中国土匪军队是毫不客气,他们也是吧扩音器给拿了出来了用,和在这里的苏军人员是打起了擂台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