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震撼世界:中国试射超低空长弹道导弹

http://mil.chinaiiss.com/html/20115/30/a39a5b.html超低空长弹道导弹

是个神马东东?超低空还好理解,还加一个长字?求解读,高人快来啊


专家风采


刘衍军,现任空军某基地一区总工程师、高级工程师,专业技术四级,空军级专家,享受军队优秀专业技术人才岗位津贴和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1963年10月出生于湖南衡阳,1983年8月毕业于成都电讯工程学院无线电遥测遥控本科专业,同年入伍,1985年11月入党,2004年取得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控制工程专业工程硕士学位。多年来,先后荣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3次,2009年被评为“全军爱军精武标兵”。科研成果曾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1项,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4项、二等奖3项、三等奖4项,空军专业技术重大贡献奖1项。


-

——记我空军某基地一区总工程师刘衍军


年届不惑,刘衍军还在不断地痴迷地解惑。


二十七载光阴,辽远的戈壁荒滩,刘衍军把自己的青春和热情全部交给了我国航空武器装备试验事业。


作为我国唯一的航空武器装备试验训练靶场,空军某基地肩负着推动我空军武器装备战斗力快速生成的重任。如何最大限度地提高试验效率、缩短试验周期,不断完善现有试验手段、试验理论和方法,为我空军跨越式发展服务,一直是刘衍军和他的战友们努力追寻的目标。


对他而言,靶场建设,是与喜怒哀乐牵绊在一起的真情实感;蓝天砺剑,是与理想生长在一处的使命与责任。


9月末,秋高气爽,记者远赴大西北,用深入交流和亲身感受解读刘衍军,解读我国航空武器装备试验事业的发展历程。


上篇:艰苦奋斗,魂系蓝天多壮志


刘衍军是军人的后代,响亮的名字彷佛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他与部队的难解之缘。


那是1979年,刚刚高考结束的刘衍军在志愿选择上犯了难。好在一位同学的外公是大学教授,他便立即奔了去,并在教授的建议下填报了成都电讯工程学院(今电子科技大学)无线电遥测遥控专业。不为别的,只为这一专业“可能与飞机有关”。


大学四年,他贪婪地吸吮着科学知识,成长为一名优秀的专业人才。


矢志不渝男儿报国路。1983年,刘衍军满怀理想奔赴位于祖国大西北的空军某基地。多年的理想终于要实现,“空军基地”——这个充满神秘色彩的所在,又开始让刘衍军充满期待和渴望。


现实远没有理想美好。初到基地的刘衍军,着实有些不适应。首先是生存环境很恶劣,戈壁荒滩杳无人烟,气候干燥异常,唯一的娱乐活动是在他们所谓的“球场”里踢踢足球,报纸和电视节目都是一个星期之前的;交通不便,去趟城里要坐上那列唯一的只有两三节车厢的小火车跋涉一百多公里,而且总会弄得全身都是沙土。南方人爱吃米饭,可是当时的基地大多时候是吃又酸又硬的黑面馒头,每天一顿的白米饭才能让他有饱腹感。


“专业对口啊!”来之前,同学们都夸赞他找到了用武之地。到了基地才发现,生活艰苦点他能忍受,最让人接受不了的是“没有事儿干。”


那个时候,基地的设备都是老苏联进口的,俄文说明他根本看不懂。“什么专业对口,根本就是开玩笑。”刘衍军认真地回想着当年的点点滴滴。当时,与刘衍军一起来基地的大学生有一百余人。面对这样情形,很多人流下了眼泪,很多人想到了离开。然而,意志坚定的刘衍军选择了像胡杨一样扎根戈壁。


他意犹未尽地讲起了自己当年练就的绝活——洗胶片。当时,他被分配在基地技术室三站一室二组。由于那时国内电子信号水平低下,基地测量电子信号都是用光学方法,试验操作的战士们最大的技术活儿就是洗胶片。


年轻人总是充满热情。跟着班长和战士们,刘衍军学起了洗胶片。洗多了,他用手一摸,就能够根据水温准确判断出胶片洗好的时间。


-

“如果有什么克服困难的法宝,那就是与战士们打成一片。”作为一位大学生干部,刘衍军没有把自己看得有多高,他知道部队是个大家庭,只有和大家和谐地生活在一起才能够获得发展的机会。


时间悄然流逝,在忙忙碌碌中刘衍军把自己锤炼成了一名合格的战士。然而,在他心底那份干事业的热情还潜藏着,并时不时地让他有些许不安。面对基地空旷的蓝天,他也曾感到不知所措。事实上,由于受当时潮流的影响,很多人已经开始策划考研究生、转业、做生意。“大学那些知识真的没用了吗?自己在这片蓝天下真的不能干点什么了吗?”刘衍军不断地问自己。


机遇无处不在。1985年,基地设备改造,一次故障排除任务,让刘衍军的心头燃起了希望。他感到,自己在大漠戈壁也能闯出一片天地来。


当时,一台电子设备出现了问题,所有的“灯泡”(战士们的戏称,即电子管)都是亮的,设备却无法工作。当然,以前这设备也坏过多次,不过都是其中某个“灯泡”不亮,只要换上就可以了。这次不同了,束手无策的战士们想到了刘衍军:“你不是大学生吗?你来看看。”


刘衍军看了一下设备,立刻明白是电路出了问题,就问战士们:“有电路图吗?”战士们说:“有啊,从来没用过。”随后快速找来了电路图。光有电路图还不行,他需要工具来“确诊”和“治疗”。随后,战士们又从库房里拿出了尘封已久的示波器、电烙铁。经过一番折腾,刘衍军顺利地把设备修理好了。


“知识总是有用的。”刘衍军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价值,并坚定地期待着能够为国防事业做出自己的贡献。


中篇:大胆创新,挟雷裹电砺长剑


随着我国综合国力的不断提升,我国空军武器装备由机械化向信息化快速转型,一大批新型武器装备陆续列装,空军航空兵兵力结构不断优化,为部队战斗力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推动部队作战能力成倍增长。在这一历程中,为保障我国航空武器装备早日装备部队,基地在武器装备试验保障方面苦练硬功,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科研攻关,可不是喊几句口号就行,必须拿出实实在在的成果来。特别是靶场试验,往往是时间紧,任务重,必须要和时间赛跑。”作为该部总工程师、靶场建设的技术带头人,刘衍军深知这一点。多年技术攻关,他遇过挫折,遭过打击,那种百转千回的煎熬他有过切身的体会。但是,他明白,越是困难,就越要克服,为了推动我国武器装备事业的发展,建设坚固国防,他和团队必须全力以赴。


上世纪90年代初期,基地发展进入关键时期,“抓机遇,求发展”的指导思想一提出来,就为基地带来欣欣向荣的景象。有事儿干,让刘衍军兴奋异常,脑海里经常思考的就是如何为基地发展贡献力量。


一次,基地从国外引进了一套磁记录系统,计划不久即投入试验任务中。然而,由于没有资金购买配套的处理系统,昂贵的设备却被迫搁置了。这可如何是好?从基地领导到技术人员,每个人都非常着急。


-

“我们可以自己研发处理系统。”年轻的刘衍军大胆站了出来,并向领导递交了自己早已想好的设计方案。


这一举动让基地领导惊喜之余陷入了困惑。一方面,基地技术基础相对薄弱;另一方面,如此年轻的技术干部,一点项目经验都没有,真的能搞成吗?事情陷入了僵局。


为促进事情进展,刘衍军拿出详细方案,主动向一级一级的领导汇报,汇同相关部门不断论证方案,请求领导批准和支持。


果然,经过详细了解和论证,他的方案得到了基地领导的批准,项目得以实施。事实证明,磁带记录机处理系统不但帮助基地很好地完成了试验任务,还节省了大量的科研经费,深受上级领导的好评。


由于出色的表现,1988年刘衍军晋升专业技术职务为工程师,时隔4年后被破格提拔为高级工程师,1993年担任某基地三站总工程师。


“刘总的思想是具有前瞻性的,喜欢新方向和新技术。同时,他还能够根据工程的需要制定周密的方案,保证试验任务万无一失。”与刘总一块摸爬滚打多年的黄炜副总工程师这样告诉记者。很难想象,这位貌似书生的航空武器试验专家,在科研上却有着敢于向世界先进水平奋起直追的气魄。


“搞科研试验,老跟着别人走,也能发展,但是要超越,绝对不可能。特别是我们搞武器装备试验,想出去学都没人教你。因此,我们必须大胆创新,才能开拓出自己的道路。刘总聪明、务实、有思想,在这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在一区司令员林伟东眼里,刘衍军是一位难得的技术型人才。


作为靶场建设总设计师,刘衍军直接组织了耗资十几亿元的两次靶场扩建工程,主持完成了多项重大科研项目,创造了巨大的军事效益和经济效益,为我国航空武器试验靶场现代化建设和空军航空武器装备建设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


他打破传统地基平面测控布局,提出了空地结合的立体测控布局思路,在国内首次采用空中机动测控转发技术代替传统地面布点测控手段,突破了国外测量飞机建设经费昂贵、建设周期长的局限,成功研制了空中测控转发飞机系统和以y-8c飞机为平台的空中综合测控系统,填补了国内空白,使我国拥有了自己的测控飞机,靶场形成了空地结合、定动结合、多种射向、可扩展的测控格局,使靶场具备了高动态、长弹道、超低空目标的试验测控能力,为推动靶场信息化跨越式发展奠定了基础,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航空武器科研试验训练靶场测量与控制专家。


更为难能可贵的是,他以高视角、新思路,主持研制了空战训练监控系统、机载分布式通用测量系统等多个项目,解决了高技术条件下空军作战训练急待解决的重大技术问题,填补了多项国内空白,可满足多目标试飞监视指挥需要。国内领先的歼十飞机多机大强度定型试飞监控指挥系统的研制成功,大大提高了试飞强度,同时控制了技术风险,试飞效率明显提高,为圆满完成飞机的试飞定型试验,尽快装备部队,形成战斗力作出了突出贡献。特别是在2002年5月14日的歼十飞机转场任务中,系统事先从未与飞机进行过对接的情况下,在飞机距机场380km处就与飞机一次对接成功,并全程不间断提供所有的显示、监控、指挥信息,确保了歼十飞机顺利转场到基地,受到了总部首长、空军首长和地方专家的一致好评,标志着靶场技术水平的全新飞跃。


近年来,由他主持研制的《多目标智能搜索跟踪天线系统》解决了gps多目标外测传输信道的难题,靶场测控能力得到了进一步提升;主持论证、设计并实施了某重要新型飞机试验试飞保障条件建设工程,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相继完成了“合作目标综合吊舱”、“电子干扰吊舱”、“综合信息网”、“红军指挥所”、“机库及配套设施”等十余个项目的研制,满足了某重要新型飞机在基地试飞试验新的需求,确保了试飞的顺利进行,节约了大量经费,得到了总部和空军首长的高度评价。


随着我国国防事业的发展,基地一区担负的新武器装备试验不仅数量增加、范围扩大,强度加大,更重要的是试品性质发生了重大变化,将由过去单一的近距空空导弹试验为主,发展为同时承担多型飞机、多种机载武器火控系统、中远距空空导弹、空地导弹、反辐射导弹、各型炸弹等武器装备试验试飞以及进攻性武器研制等任务。所有这些试验,都是要求在试验载机和空中靶标高速运动状态下,要求在有限的测量空域内,瞬间构成预先规定的试验条件下实施。


“没有刘总在技术上的开拓,靶场现在承担的很多任务很难如此高效、高质量的完成。”见证近年来靶场建设的徐贵华高工对刘衍军的工作评价很高。目前,靶场在试验方法、组织指挥、试验手段、测控能力、信息采集、指挥控制、数据处理、综合评定、技术支持、综合保障能力等方面均发生了革命性变化,整体技术水平已达到国内领先、国际先进。


矢志国防谋打赢,航空武器装备试验不允许失败,每一次试验任务都是一个挑战。至今,刘衍军还记得那次超低空长弹道导弹的试验任务。当时,由于是首次在飞机上安装gps和空中测控转发系统,国内外完全没有经验可借鉴,试验场上的刘衍军万分紧张,一刻不停地盯着指挥系统的屏幕。“出来一个信号点,我的心就扎一下,再出来一个再扎一下,生怕下一个出不来,把导弹给跟丢了。”最终,他和他的团队用科学的态度、缜密的思维和勤奋的工作保障了任务的顺利完成。多年来,刘总工程师带领这个技术团队提出了靶场建设的系统化论证设计思想、立体化测控模式和边建边用建设方法等一系列思想,既可为下步靶场建设所使用,也可为国内其他武器试验靶场所借鉴。靶场建设方案中涉及的测控手段、应用技术、信息处理和显示方法可推广应用于国内其他武器试验靶场以及其他相关领域。


乐观豁达,快人快语,脚步匆匆,刘衍军以忘我的工作状态,解决了一个又一个靶场试验中出现的问题,获得了实实在在的成功。其后,荣誉和掌声悄然而至。多年来,他主持研发的科研成果先后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1项,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4项,二等奖3项、三等奖4项,空军专业技术重大贡献奖1项,荣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3次,2008年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2009年被评为“全军爱军精武标兵”。对于荣誉,他知足。然而,对于事业,他从不满足,反而以更加积极的态度投身到了靶场建设与新技术研发工作中,致力于培养更多的航空武器装备试验人才,推动靶场建设和我空军航空武器装备水平的不断提高。


空天时代的到来,使我国航空武器装备事业面临着全新的发展机遇。与此同时,基地的靶场建设也迎来了全新的挑战。作为靶场建设领域的技术带头人,刘衍军深知,人才建设是靶场发展的根基。为此,他不懈努力,先后培养高级工程师和技术骨干30余名,极大地推动了靶场试验能力的跨越式发展。


-

“要建设一流的试验团队,首先要有一帮志同道合、实实在在干事儿的人。其次,要有包容之心,给团队成员一定的空间,充分发挥他们自身的特长和主观能动性,让他们感觉到自己在团队中的分量,感觉到在这里能够实现自身的价值。”谈起团队建设,刘衍军深有感触地说。


“干技术,也要靠人格魅力。要想大家都服你,就要带着大家干,在解决无穷多个小问题的过程中,逐步建立你的威信和影响。”作为靶场建设的领军人物,刘衍军在团队里的影响力不是一天建立起来的。


“在解决具体问题的过程中,刘总总是能说到关键点上,你想不服都不行。”一名技术人员这样告诉记者。事实上,这正是刘总在管理方面的过人之处。在工作中,遇到出错概率比较高的问题,他总是及时指出来。但是,团队成员不一定能够领会,答应着就走了。结果,问题果然按他预料的那样出现了。“提醒之后还是犯错的话,下次他就会引起注意了。当然,前提是不影响试验任务的完成。”在刘总手下干活,很多人都体会过那种“明知故犯”的尴尬。


采访中,多名技术人员都不约而同地和记者畅谈起刘衍军的民主作风。在技术讨论过程中,他倡导大家多发言,多思考,不要怕犯错误。在他看来,只要肯动脑筋思考就是好的。他还经常召开茶话会,鼓励大家在轻松的氛围下自由交流,打消他们心中的顾虑,在碰撞中产生意想不到的火花。特别是遇到难题时,技术人员各持己见,争得面红耳赤,刘衍军也从不武断地做决策,而是在科学根据的基础上积极引导团队做出合理的判断和决策。


“其实,技术上并没有绝对的对与错,同一个问题不同人的解决思路不同而已。当大家争论不休的时候,就需要这样一个人从更高的层次和视角帮助大家看清楚。”林伟东司令员毫不掩饰自己对刘衍军的欣赏。


有时候,技术上的争吵太激烈了,情绪激动之下有的人开始拍桌子,砸拳头??很多领导就担心,这样会不会伤感情影响团结啊?面对这样的质疑,刘衍军总是微笑着说:“别着急,你看我们怎么吵的。”


其实,这所谓的“吵”就是技术争论。这么多年,这样的争论不但没有让团队成员之间出现隔阂,反而使他们更加团结了。在不断地深入分析和解读的过程中,大家把每个技术问题都搞得清清楚楚,并最终做出了漂亮的成果,完成了试验任务。更为重要的是,每个人都开拓了视野,提升了自身的业务能力,进而有效推动了靶场试验能力的提升。


光说不练不是真本事。刘衍军不仅在理论方面技高一筹,在实际操作中同样令大家刮目相看。记得那是一个零下二十几度的冬天,外场试验即将按预定时间进行之际,装备上的一个插头突然坏掉了。技术人员急啊,试了多次,也没有弄好。一线技术领导亲自上马,还是搞不定,只得报告给负责试验指挥的刘衍军。他二话不说,顶着寒风,脱掉棉大衣,手拿改刀,开始操作。气温太低了,他的双手被冻得失去了知觉,抓不住东西,无法弯曲,鼻涕也不知不觉地流了下来。可是,任务必须按时完成。于是,他坚持着,一下,两下,终于插座拧开了,故障排除了,试验任务顺利完成。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在操作现场刘衍军的灵活处置能力没有人不叹服。“从最基层的技术干部,到三站站长,到一区的总工程师,刘总接触了靶场建设中几乎所有的业务,并且做到了全而深。”黄炜副总工程师这样说道。


-

“在我们基地,不但要搞项目验收,还要搞人才验收。”刘衍军总是大力推动人才的培养工作。每个项目结束,他都会组织进行人才的考核和评估,从而调动团队成员的积极性,帮助他们尽快成长。“我很少表扬他们,让他们放手去干,干好了不用我表扬。”刘衍军笑道。“人才都是磨练出来的,都是熬出来的。”刘衍军深有体会。在多级天线研制过程中,一位技术干部把天线做好了,可是怎么都调不出需要的状态,急得直摔东西。这个时候,刘衍军来到他们的实验室,亲自盯着他把一百多个状态挨个做了一遍,结果还是无效。刘衍军果断地说:“再来一遍。”每个状态都涉及诸多的参数和操作,谈何容易啊?特别是在心力交瘁的情况下,就更加困难了。然而,在刘衍军的压力下,技术人员反复调试,终于得到了满意的结果。


“干技术要动脑子,有方法,更重要的是,要有钻劲,精神不能崩溃。当你感觉天特黑的时候,天就快亮了。”刘衍军淡然地向我们道出了科研攻坚的秘诀。


板凳需坐十年冷,刘衍军最懂得技术人员的艰辛了。但是,他更知道,保持一颗平常心的重要性。恐怕这也是他能够扎根戈壁近三十载的最重要原因。有时候,试验成功了,忙碌的同志没有得到表扬心里会有点不平衡,他总是告诉他们,你别着急,总有出问题的时候,到时你上去跟领导说,这个问题该怎么解决,那才是真本事。


“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黄沙始到金。”刘衍军说,一个团队只有经过锻炼才能形成强大的战斗力。红军长征爬过雪山,走过草地,那么恶劣的条件都走过来了,还有谁能把他们消灭掉。一个国家和社会的成长都要经历这样的过程。而急于求成,最后还得补课,代价也更大。因此,他和他的团队做事沉稳,踏实,从来都是一步一个脚印。


关注未来,才能创造更好的未来。尽管我国的航空武器装备水平与世界强国还存在一定差距,在技术、工艺等方面也有所欠缺,特别是在新材料、新技术、新工艺等方面尚有很大的可提升空间,但是他们从来没有停止奋进的脚步。目前,他们已经在着手新机型的试验准备工作,同时瞄准今后航空武器试验的高度、精度、远度等多方面开展突破,致力于为我国空军战斗力的提升做出新的贡献。


靶场里有句老话“献了青春,献终生;献了终生,献子孙。”对茫茫戈壁,刘衍军怀着深厚的情感;对航空武器装备试验事业,刘衍军怀着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面向未来,蓝天砺剑的使命还将继续,靶场建设的辉煌还将不断续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