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5月13日,在5枚导弹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后,由于美国国会的议员们强烈要求说明真相,克林顿总统来到国会发表了秘密讲话。

“首先,我必须申明,我的以下讲话,将涉及我们国家的最高利益,当然也是最高机密。虽然在这个星球上,我们不用怕谁,但是,在当前这个阶段我们也不想制造任何不必要的麻烦。”


“众所周知,冷战结束以来,就美国的综合国力而言,我们在全球不仅没有对手,而且完全有能力控制全球。”“我所要描述的新战略的目标将是从现在起,美国将成为人类的最后唯一的帝国。”“我们制定了详细的目标:第一步:北约东扩。”


-

“诸位已经看到,在科索沃战事上,原来我们还对俄罗斯心有余悸,现在,他几乎成了一丝不挂的乞丐。但是,我想诸位议员能够明确地了解,我们的东扩,不仅仅是让叶利钦出出洋相,我们东扩的目的是控制整个欧亚板块,在那里,在东南亚有一个我们头痛的地方,就是中国。”


“总之,在这条路上虽然也有一点冒险性,但基本上没有可以阻挡我们的敌人。一个完全在美国领导下的21世纪很快就会到来。”


克林顿针对议员们的提问,将美国的战略意图表露得清清楚楚。

议员:总统阁下,科索沃战事久拖不决,费用一增再增,到底还要打多久?克林顿:“纵观一部美国的发展和发达的历史,二次世界大战给我国经济带来高速发展已经足以证明,战争符合美国的利益。”

议员:科索沃是否可能成为下一个朝鲜或越南,让我们陷入战争的泥潭?克林顿:“海湾战争已证明了我们在战争中的伤亡几乎等于零,这就像玩一个电子游戏。所不同的是,他们是在用他们的生命和不多的、必须赖以生存的家当与我们赌博。”

议员:在科索沃战争中我们的一再失误,造成1500多名平民伤亡和中国驻南大使馆被炸,这是否证明,我们的战争机器已不再受控制或有别的原因?克林顿:我想在这里强调的是,所有的轰炸目标都是既定目标。同时,我想引用中国领导人的一句话:炸完军事目标、道路、桥梁,我们还能炸什么呢。但轰炸必须继续进行下去。再重申一遍:这符合美国的战略利益。

议员:毫无疑问,轰炸中国大使馆是一次精心策划的结果,刚才阁下也承认了这一点。可是我似乎看不出有什么符合美国利益的地方。克林顿:除了莫斯科,东扩--不仅仅指东欧,在更远一点的地方,有一个让我们更担心的国家,他同时也是一个核大国,那就是中国。他本来应该在10年以前就已分成7个国家,可是,至今仍似乎牢不可破。尽管在我们的各种打压下,他的发展仍然令人吃惊,而且等他自行内部肢解的可能性不大。出于一种考虑,应该让他沿着前苏联的老路走,即疯狂地军备,这样足以拖他下水。不远的将来,他将同样因经济崩溃而无力对我们说“不”,并且沦为国际乞丐。

议员:据说中国的核武器如果在美国本土有效爆炸,可以把美国毁灭若干次。采取这样一种危险的策略是不是慎重?克林顿:“在此之前,我们做了慎重的研究,分析了各种可能性。我们得出的结论是:首先,‘误炸’会刺激中国人,但不致引发中国领导人启动核按钮。况且还有一个中国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不对无核国家和地区使用核武器的的承诺。其次,中国人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需要我们的科技。因此,他们在全球最不想得罪的就是美国。第三,有鉴于此,他们能做的一切也只有抗议而已。第四,即使做最坏的打算,他们动手,这里我又要再次引用朱鎔基的话,既然世界上最先进的武器全出自美国,我们还怕什么呢。”

议员:客观上发展中美关系符合两国的共同利益,可是轰炸使馆这一事件将会使中美关系严重倒退,况且已经造成大规模的反美情绪。毫无疑问,这也同样会影响到本国企业界的利益。总统阁下是如何认为的?

克林顿:“在我们的全球战略中,中国是一个可怕的障碍。但我可以预见,中国领导人比我们更渴望恢复中美关系。他们的几张关键的底牌也在我们手中,诸如台湾问题、西藏问题、新疆问题,等等。不管在什么时候,只要我们想做点文章,是不难找到话题的。”“要在欧亚板块全面达到我们的目的,仍然有些麻烦的地方诸如中国和印度等,不过我们的形势仍然有利。在东方,有日本和台湾,作为我们的永不沉没的航空母舰,对中国形成钳制的形势。全球将按我们的游戏规则进行,任何行动必须是在符合美国利益的前提之下。在这之后,我们只有一个敌人:外星人,如果他们存在,而且比我们强大的话。”


读了克林顿这段气势汹汹、不可一世的讲话,给人印象最深刻的是:美国的确是帝国主义国家,这一本性不会改变,独霸世界的战略是它的国策,而且自认为无人可以阻挡。

人民是爱好和平的,他们希望在没有战争或战争威胁的环境中生活。争取世界和平,实现和谐世界,是全世界人民的共同愿望。然而事与愿违,自1991年底苏联解体、冷战结束以来的20年时间里,战争一直接连不断。诸如科索沃战争、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等的爆炸声和枪炮声搅得世界人民不得安宁。 认清了美国的帝国主义本质,把握了美国对外侵略、扩张的本性,了解了美国独霸世界的战略,我们才能从根本上看懂当今的国际格局,而不被表面现象所迷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