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微博自首官员开始上班 被举报局长仍在位

祥瑞新兵 收藏 1 16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华西都市报记者王国平


●周文彬举报的局长于强仍在履行局长权力,包括要求周文彬去上班


●“微博自首”案主要负责人表示,调查结果很快就会公布,但何时公布“由上级领导定夺”


一次“微博自首”,举报自己行贿局长等,让安徽亳州市利辛县国土局工作人员周文彬一度成为全国关注的焦点人物。


不过,相比4月13日自首时的“高调”,走出亳州市纪委大院的周文彬近来基本消失在公众的视野内。


昨天,华西都市报记者得知,周文彬开始上班了,这是他“微博自首”后首次到单位报到。


当天,周文彬通过华西都市报首次透露这段时间他的心路历程。


当地回应


亳州纪委:处理结果很快会公布


周文彬“微博自首”事件发生后新华社曾发布消息称,亳州市纪委有关负责人介绍说,对于举报人反映的问题,亳州市纪委已经全部受理。调查组将会争取尽快形成调查结论,并会把调查结果向社会公布。同时愿意接受公众和媒体的监督。


昨日,华西都市报记者致电该案主要负责人、亳州市纪委信访室主任朱成林,对方表示,该案件的处理结果很快就会向社会公布,但具体何时公布不是由他决定,“由上级领导定夺”。


对于案情相关内容,朱成林表示目前不便透露,一切以公布的为准。


首日上班


同事见了,都打了招呼


其他科室同事请周文彬到办公室坐坐,他也会去


华西都市报:今(30日)天是“微博自首”后首次上班?


周文彬:对,上午去的。去报了到,在办公室里坐了大半天,没做什么具体的事情。


华西都市报:你在微博说4月22日就让去上班,为何现在才去?


周文彬:当时我的情绪不怎么好,精神方面很难胜任工作,领导得知这一情况后,说先在家里好好休息。


这期间,有关上不上班的问题,朋友有不同意见。有朋友说,不上班会给亳州纪委等部门压力,加快办案速度;另一种说法是,该上班,因为我还是公务员,按照公务员有关规定,15天不上班要除名。


上周三,局里的分管领导再次建议我去上班,说我可以做一些比较轻松的工作,加上朋友的劝解,我就决定去上班。


华西都市报:今(30日)天上班的心情怎么样?


周文彬:也没什么,比较平淡。华西都市报:同事的态度呢?


周文彬:同事见了,都打了招呼,互相问候,和以前差不多。在我们股的办公室里和同事有简单的交流、交谈。别的科室同事看到我,也和我打招呼,有的请我到他们的办公室坐坐,我也会去。


近来生活


几乎天天失眠,没有食欲


朋友见了,第一句话就是“你瘦了”


华西都市报:近段时间你主要在做什么?


周文彬:趁机出门转了一下,散散心吧,去了北京、合肥等,我有亲戚在这些地方。


同时,学习了《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要弄懂相关处罚规定。


华西都市报:这段时间朋友、亲戚有没有找你谈这件事?


周文彬:他们都是劝我到此为止吧,不要再搞出别的事了。这件事也确实给家庭、亲戚、朋友带来了很大影响。


华西都市报:给你家人带来的影响应该最大吧?


周文彬:对家庭的影响是我没有预料到的。最直接的影响是人身安全,不能保证不会发生意外,再者就是社会舆论的影响,说我作秀。


有一次孩子和亲戚讲起这件事,孩子就说,这个社会太虚伪,没有感情。刚开始那些天,他的情绪、精神都不好,还对我和他妈说,不想上学,想看心理医生,而他才14岁。


华西都市报:对你自己呢?


周文彬:对我的影响再大,也无所谓。但近来,我几乎天天失眠,白天的精神非常不好,没有食欲。朋友见了,第一句话就是“你瘦了”。


华西都市报:为什么在4月22日微博就不更新了,5月25日又开始更新?


周文彬:4月22日之后,不要说没有更新微博,就是连网都没有上,不想看到一些说我作秀的言论。


现在更新,都是只转发不说话,这是为我下一步说话做铺垫,以免网友猜测。


华西都市报:有没有人打招呼,让你少说话?


周文彬:这个一开始就有,领导告诉我最好少说话。但最大的顾虑还是来自家人,他们压力很大,所以我尽量不说话。


自首进展


“办案人员说有些东西已查实”


周文彬还说,亳州纪委查出的东西比他举报的更深入了


华西都市报:4月18日,你在微博里说“案件查处有了一点进展”,进展是什么?


周文彬:当时有关办案人员和我交流过,说有些东西已经查实。而且据我了解的情况,亳州纪委查出来的东西比我举报时更深入了一点。从这一点说是有了进展。


华西都市报:此后,亳州纪委还找你了解情况吗?


周文彬:5月19日,亳州纪委的几名同志到县国土局以及党支部来交流。当天纪委通报了一些有关案情的情况,同时,也向党支部的成员征求了对局长的处理意见(对此,该案主要负责人、亳州市纪委信访室主任朱成林接受华西都市报记者采访时既未肯定又未否认)。


这说明,案件的查处还在运行中,没有停滞,让我非常欣慰。


华西都市报:被你举报的局长于强现在上班吗?


周文彬:在,什么都没变,仍在履行局长权力,包括要求我去上班,对我提出批评等。


华西都市报:你和他有过接触?


周文彬:前段时间,在局里一位分管副局长的牵引下,我和于强有一次面对面地谈话。


华西都市报:谈了哪些内容?周文彬:主要谈了案件发生的原因,就是我为什么采用微博自首的方式;第二个就是出了这样的事,到底是谁的责任,由谁承担;第三是这件事会有什么影响,有何后果,但没谈出什么具体结果。


华西都市报:想过妥协吗?


周文彬:我确实有想过妥协。当时和局长谈的时候,我就提出来,如果能把此前我因为生活作风问题被免职的那个材料复印给我(2008年,经过竞争上岗,周文彬成为胡集中心所所长,2009年八月“因生活作风问题”被免职,由此陷入困境),我不做任何追究,不追究任何人的责任。


华西都市报:结果怎样?


周文彬:可惜太迟了,因为亳州纪委已来局里做了相关通报和说明。而局长当时也说,不能给我免职原因的复印件。


其实,我要的就是一个清白。


有关官职


想用副科级给家人交代现在不想了


我要学习党纪、公务员管理条例,还有就是等待案件结果


华西都市报:回想整个“微博自首”事件,你有后悔吗?


周文彬:不后悔。对我个人来说,我已经将生死、名利置之度外,但对家庭、妻儿的影响太大了,心里很愧疚。


华西都市报:以前你说,你要一个“副科级”是为给孩子和家人一个尊严,现在还想要吗?


周文彬:以前我想要副科级,确实想给家人一个交代。我工作了这么多年,有了这个职务也是对我工作的认可。而对孩子,“我爸是个副科级”,这是一个尊严问题。


不过,现在我可以非常坦诚地说,我不需要了,我也不再想这个东西了。


华西都市报:那接下来有什么计划?


周文彬:我要学习党纪、公务员管理有关条例,还有就是等待案件的最终结果。既然亳州纪委已经查实了相关事实,终究会有公布的一天,我就要看看这个处罚结果。


华西都市报:还有一件事,4月15日,你发了一条微博说:按照利辛县主要领导的安排,我现在在我亲戚的“陪护下”很安全地生活。……我自首的内容仅100-200字,是签字画押的。网上其他以我名字的举报,与我无关。为什么当时会有这样一个声明,有网友猜测你是被迫的?


周文彬:不是被迫的,是我自己发的。


首先,我到亳州纪委提交的举报材料,不是网上那个7000字的材料,是我自己重新写的一个材料。


第二,我提交举报材料,要经过提炼,要经过纪委的审查,我不想里面有不是我自己亲身经历的事情。


第三,那7000字的举报材料,涉及面太广,会牵涉到一些其他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