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爱国者 正文 第二章人非 2

君好去 收藏 2 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9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98.html[/size][/URL] 巴基斯坦首都***堡,珍珠大陆酒店二楼餐厅。 艾瑞奇视线再次掠过墙上的时钟,线人已经晚了半个小时,他必须决定是否继续等下去。餐厅里不少外国游客,看上去没人留心他,他不想招惹好奇的目光。巴基斯坦是个敌友难辨的国家,对一个美国人来说,这里和丛林差不多,处处潜伏着危险。 艾瑞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98.html


巴基斯坦首都***堡,珍珠大陆酒店二楼餐厅。


艾瑞奇视线再次掠过墙上的时钟,线人已经晚了半个小时,他必须决定是否继续等下去。餐厅里不少外国游客,看上去没人留心他,他不想招惹好奇的目光。巴基斯坦是个敌友难辨的国家,对一个美国人来说,这里和丛林差不多,处处潜伏着危险。

艾瑞奇翻过一页报纸,揉了揉眼睛,准备再等十五分钟。他视线扫过不远处的桌子,三个英国游客十分钟前进来,大声地讨论这个星期的观光计划,一点不知道危险就在身后。每个餐厅的服务员都可能在偷听,都可能告诉塔利班或者基地组织这三个英国人的下一步行动,英国人会被绑架,会被砍掉脑袋。他们家人会从网上看到这段血腥录像,一切起因就是因为他们的大嘴巴。

一个制服笔挺的服务员给杯子加满了茶水,艾瑞奇浑若未觉,视线并没离开报纸。有人提供服务,西方人会习惯说声谢谢,或以目光示意,但地道的巴基斯坦人却不理会,尤其上流社会人士,财富远比肤色能规范人类的行为。艾瑞奇不开口说当地方言,没人能认出他是外国人。

“Sorry, I am late(抱歉,我来晚了)。”有人坐在邻座位置悄声说。

“小声点,你这个傻瓜!”每次见到姆巴,艾瑞奇都想怒吼。这个愚蠢的巴基斯坦人根本不是个做情报工作的料,怎么提醒也没用,进来就迫不及待地想和他说话,难道他小时候太缺乏照顾?

艾瑞奇什么都没做,仅仅咳嗽两声。姆巴也许是个傻瓜,却有个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ISI)高级警官的叔叔阿巴斯,一俊遮百丑,只要姆巴能持续不断地提供需要的情报,他再白痴,艾瑞奇也能容忍。

姆巴心中暗笑,什么保密,什么谨慎,都是故弄玄虚,几百万人口的城市里谁认识他们?他喜欢捉弄艾瑞奇,因为这个美国人整天哭丧着脸,像收高利贷似的;还因为这是他所能做的唯一的反抗。

姆巴知道自己在踩钢丝,假如叔叔发现他为美国人干事,他会有大麻烦。但他需要钱,他的女朋友喜欢购买昂贵的外国货,为了那个身材火爆的尤物付出任何代价他都心甘情愿。艾瑞奇很慷慨,任何资料都付钱,不像其他外国人那么抠门。

“有没有昨天的金融时报?”姆巴问上茶的服务员。

“抱歉,先生,我们只有日报。”

“倒霉,我要看看股票行情。”姆巴四下张望,装作才注意到艾瑞奇,“先生,打扰一下,我能借你的报纸?”

艾瑞奇头也没抬,含糊地嘟囔声,不情愿地递过去。

五分钟后,姆巴把折叠的报纸放在桌子上,“谢谢!”

艾瑞奇没理睬,留下几张钞票,穿上外衣,拿起报纸,走出餐厅。自始至终,艾瑞奇没看过一眼姆巴,也没说过一句话,任何旁观者都会以为他们是两个陌生人。

姆巴吃了点东西,十分钟后心情愉悦地离开酒店,去最近的银行自动取款机提取他的报酬。

美国中央情报局在***堡的公开情报站在美国大使馆内,秘密站点有十几处,分布在市区,其中一些连情报站站长都不知道。艾瑞奇就住在这样一栋秘密据点,他开车进入院子,看了眼二楼持枪巡逻的保镖,知道屋内监控室还有人通过摄像头监视周围。这个院子一天二十四小时处于严密的戒备中,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得到附近美军特种部队的支援。

巴基斯坦政府为了安抚民众反美情绪,公开宣称绝不容许美军进入巴基斯坦的土地,暗地里上百名美国军事人员驻扎在这个国家的首都,更多美军分散在各地的基地中。与其说巴基斯坦是美国反恐战争的盟友,不如说是附庸。像艾瑞奇这些职业情报官员看来,巴基斯坦对美国的潜在危险远远超过阿富汗,庞大、贫穷的人口,狂热、极端的宗教情绪,加上几十枚核武器,这是个滴滴作响的定时炸弹。可该死的美国政客们听不进去,坚持要维护这个穆斯林世界少有的同盟。

艾瑞奇摇摇头,强迫自己不去想令人沮丧的事情。他拿出姆巴的信封,轻轻抚摩表面,再用X光机扫描,确保里面没有炸弹。不少同事嘲笑艾瑞奇疑神疑鬼,连自己线人的东西都不信任。他从不解释,三十多年的经验教会他,小心驶得万年船。

信封里装着几幅照片和两个微型录音带,艾瑞奇先把录音带放入桌上的机器里,录音带的内容将通过卫星传递到美国本土中情局的情报中心,熟悉当地语言的专家会仔细地聆听,记录下磁带上每一句话,谈话记录将在第一时间传递回来,然后由艾瑞奇决定是否给其他人过目。

艾瑞奇等机器绿灯闪烁,磁带内容传递完毕,才铺开照片。照片上的人都是阿巴斯的客人,姆巴躲在二楼房间窗口偷偷拍摄的。

阿巴斯可不是普通的高级警官,九十年代三军情报局委任他直接参与阿富汗内战,负责支援塔利班。在塔利班崛起的神话中,独眼阿訇挥舞古兰经,带领大群狂热愿为真主献身的学生们席卷了阿富汗。但实际上,没有数千巴基斯坦军队的直接介入,塔利班这群连队列都没法走齐整的神学士们,根本无法击败阿富汗各地的军阀。9/11后,迫于美国人的压力,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重整三军情报局,清洗了大批塔利班同情分子,但阿巴斯安然过关,继续与塔利班、基地组织过往甚密。

艾瑞奇很早就知道阿巴斯底细,也知道巴基斯坦高层有人保护他,没确凿证据,美国政府奈何不得。艾瑞奇自己想办法发展姆巴作为间谍,专门监视他叔叔。一年多来,虽然得到情报多数琐碎,艾瑞奇依然满意,耐心是情报人员最需要的美德。

不过,姆巴在考验一个人的耐心,不知道是他摄影技术糟糕,还是不懂得如何挑选阿巴斯的客人,没有一张有价值的照片。

电话铃声响起,艾瑞奇拿起话筒,“喂,是我。”

“请你去农场,二号要见你。”电话来自美国本土,巴基斯坦的电话系统很不安全,美国电话系统独立,所有机密线路通过卫星与本土连接。哪怕来自隔壁的电话,都需要绕回美国。农场是美国大使馆的代号,二号则是使馆一秘。

“有必要吗?我很忙,不像他们国家公仆那么悠闲,没事找事。”艾瑞奇是情报局老派人士,本能与喜欢抛头露面的外交人员保持距离。而且美国大使馆受到严密监视,他需要特别的掩护才能进去,过程很麻烦。

“命令来自骆驼,你不去会有更多麻烦。”骆驼代表美国大使,此君是现任总统的大募捐人,听说被派驻巴基斯坦,以为巴基斯坦在中东,与记者说喜欢当地的骆驼。

“我不是骆驼的下属,他可以命令马夫…”艾瑞奇突然瞪着一张照片的一角,客人的手背上的伤疤清晰可见。他见过这个伤疤,但想不起来在哪里。

“喂,喂,你还在吗?”

艾瑞奇呆呆地站着,努力回想。

“喂,喂,你说话!”

“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王八蛋,王八蛋!”艾瑞奇猛然跳起来高叫道,发觉手里还握着电话,醒悟说,“他妈的,不是骂你你这个王八蛋。好的,我去农场。”

艾瑞奇一把抓起那副照片,冲出房间。等他通过侧门进入美国大使馆,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他不再激动,脸色肃穆,没去找一秘,而是进了中情局情报站副站长拉里的房间。

“嗨,你不知道什么叫敲门?下次我送你去国务院学礼节课。”拉里看着好友说。

“去他妈的礼节!来,你看看。”艾瑞奇把照片砸在桌上。

“看什么?我不认识他们。”

“看这里。”艾瑞奇指着照片上的伤疤。

拉里凝视半天,若有所悟,“什么时候的照片?”

“前天。”

拉里抓起照片,疾步走向隔壁房间,喝道,“喂,孩子,给我扫描这个伤疤,立刻与我们数据库做对比,十万火急!”

年轻的技术员查理早已习惯拉里的风格,放下手头工作,拿着照片,懒洋洋说,“至少需要半个小时,好了我会告诉你。”

拉里见艾瑞奇提醒的目光,咧嘴一笑,“行了,别担心,这孩子口风非常紧,八杆子打不出一个屁。”

查理也不抬地说,“别忘了封口费,不收支票,只要现金,最好欧元。”

回到办公室,拉里问,“你去见了二号?”

艾瑞奇舒服地坐在靠背椅上,两脚翘着放在桌面上,“没有什么能瞒过你们的耳目,你说那个傻瓜找我干什么?”

“你去见她不就知道了?我可不愿被人当成泄密者。不过,小道消息说她不喜欢你。”

艾瑞奇鼻子哼了声,视线落在墙壁上的照片,那是基地组织和塔利班领导人的照片。美国政府公开说本拉登是个精神领袖,个人死活不重要,私下里小布什总统可一点也不淡定,尤其在任期还有两年就结束的情况下,小布什几乎天天追问捕杀本拉登的进展,中情局压力重重,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拉里的工作就是专门负责追捕本拉登等最高领导人。

“别着急,我的朋友,有消息查理会告诉我们。”拉里明白好友的心情,知道等待是多么困难。事实上他自己也暗暗焦急,因为如果伤疤得到证实,那么基地组织关键人物萨伊德前天来到***堡,运气好,他还留在城里,倘若能抓到他,那会是反恐战争以来最大的突破,拉里不敢想下去。

萨伊德是个无名小卒,起码五年前还没人知道他是谁,仅有的美国官方资料显示他是个来自黎巴嫩的留学生,从纽约大学获得工商管理硕士,在一家对冲基金做会计师。因为一起预谋爆炸案,美国联邦调查局的人找到萨伊德例行询问,萨伊德并非嫌疑人,询问也没什么结果,过了一个月,联邦调查局的人再次上门核实,他已消失。他辞掉了工作,退了公寓,离开了美国,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所有朋友都与他失去联系。

联邦调查局的人立刻怀疑萨伊德是闻风潜逃,开始详细调查他的背景、财务和社会关系,发现几处可疑情况,但没法深入,只能把他的案例递交给中情局。中情局素来瞧不起联邦调查局,自然没人在意这个案子,直到一次袭击伊拉克基地组织高层的机密行动,现场留下来的两个指纹来自萨伊德,此案才被重新提起。

开始中情局以为萨伊德不过是一留学美国的阿拉伯愤青,不满美军入侵伊拉克,去伊拉克参加圣战。可几天过后,那次行动被抓获的俘虏招供,萨伊德是基地组织的银行家,专门给各抵抗运动提供资金。随后进行的一系列调查发现,萨伊德不仅是钱袋子,还去海湾国家筹集资金,是基地组织地下银行系统中的重要一环。

中情局的人欣喜若狂,因为历时三年,终于找到想找的人了,在美国人眼中,萨伊德比本拉登和他身边的助手还要重要。基地组织的可怕,在于它的组织形式非常紧密,核心组织是本拉登、扎瓦赫里医生等几个关键人物,得不到他们的个人认可,没人能升迁到重要职位。9/11发生后,美国发现对基地组织一无所知,根本无处下手,世界上最强大的情报机构却没法弄清楚一群牧羊人的组织结构。不得已,美国和死敌利比亚的卡扎菲达成交易,在美国不再经济制裁利比亚的前提下,卡扎菲提供一份基地组织成员的名单。虽然卡扎菲的名单上有几个他的个人宿敌,美国人还是通过名单打开了局面,抓捕了不少基地组织的成员,逐渐了解一些对手情况。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