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大明夜 (外传)群星闪烁之嗜血狂鲨 1第一桶金

hxgazhy 收藏 3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9.html[/size][/URL] “我说老二啊,你就不能沉稳一点吗,你现在怎么说也是一个堂堂的守备将军,怎么老是这么鲁莽。”郑芝龙有些不满的训斥道:“你这个守备可花了我一万两白银。” “大哥,这个狗屁官职有个鸟用,那一万两银子可是咱们用命换回来的,干嘛白白的便宜了朱由栩那个小崽子?”郑芝虎对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9.html


“我说老二啊,你就不能沉稳一点吗,你现在怎么说也是一个堂堂的守备将军,怎么老是这么鲁莽。”郑芝龙有些不满的训斥道:“你这个守备可花了我一万两白银。”

“大哥,这个狗屁官职有个鸟用,那一万两银子可是咱们用命换回来的,干嘛白白的便宜了朱由栩那个小崽子?”郑芝虎对郑芝龙卑躬屈膝的讨好朱由栩感到不解。

“你以为我想买啊,他朱由栩规定了每个官职可以买的战舰数量,光凭我一个人的官职顶了天就能买两艘巡洋舰,三艘驱逐舰,四艘护卫舰多了人家根本就不卖给你,要想再买就只能再买一个官职。”刚花了一百万两银子买了一个副总兵官职的郑芝龙肉痛道,这是朱由栩为了可以多卖些官职补贴自己那紧张的财政赤字所立的规矩,黑水公司上下无不在暗中鄙视这个黑吃黑的王爷。

“大哥,反正咱们现在兵强马壮了,干嘛还要听那个小崽子的,依我的意思咱们干脆。。”郑芝虎压低声音一指门外在自己脖子上比划了一下。

“蠢材,咱们现在之所以可以在这里欺负那些红毛番最大的一个原因就是咱们的火炮厉害,那些火炮没了炮弹就是一堆废铁,那些炮弹你会造吗?”郑芝龙训斥着自己的二弟,他也不愿意过现在这种被人管制的日子,但是他没有办法跳出朱由栩给自己设下的套,只能乖乖的按照朱由栩的意思走,至于那些监视自己的锦衣卫郑芝龙也不放在眼里,这些锦衣卫整天只专心写他们的航海日志,尤其是跟在自己身边那个徐霞客,每次回大明补给武器弹药的时候他总是会让当地的锦衣卫送好几口大箱子回去,郑芝龙暗中翻看过徐霞客的箱子,里面全是他的航海记录,详细无比的记录了南洋各地的水文资料和气候变化以及各种风土人情还有他们这些锦衣卫所花的海图,除了这些其他的无论任何事情他们根本不管,郑芝龙每次试图贿赂他们他们就笑呵呵的收下,一点也不和他见外,但是郑芝龙更知道这些人从来没有放松过对自己的戒心,至于监视自己那些锦衣卫似乎更懒得管,只要自己不进攻那些大明海商的船不论自己干什么他们都不闻不问,自己有些时候在计划上故意向他们打问主意的时候他们就装傻给自己一个劲的傻笑,从来不对自己的计划发表任何的言论,让郑芝龙有好长一段时间都在疑惑这些家伙想干什么:“你只要杀了他们任何一个人咱们就不要再指望可以在那个小崽子手里买到一发子弹一两火药,还有那个狗屁南海舰队就会追着咱们直到天涯海角也要把咱们给活剐了,你说咱们兄弟打下这份基业容易吗。”

天启三年,六月,福建澎湖岛附近。

“郑先生,这段时间谢谢你的帮助了,可惜这段时间我们一直和明帝国的海军作战所以没能让你施展你的才华实在是可惜。”荷兰东印度公司澎湖司令雷约兹遗憾的说。

“没关系的,雷约兹司令,我的老板刚刚给我带来了一个口信,让我回到他那里去为他服务,希望我们以后再有合作的机会。”郑芝龙也作出一副遗憾的样子。

天启三年,七月,日本长崎。

“一官啊,你怎么看这份朱由栩的邀请?”日本侨商首领李旦坐在椅子上品着茶对着站在底下的郑芝龙发问:“在日本这么多年了还是不习惯他们的榻榻米,还是咱们的椅子舒坦,这茶也是咱们大明的好。”

“义父,孩儿不知道。”郑芝龙恭恭敬敬的回答:“不过孩儿愿意替义父去走一趟看看这个朱由栩是不是个可以成大事的人。”

“你小子从小就志气大,我这份基业总有一天要靠你来发扬光大,去吧,小心一些,不要让人家认出来。”李旦很满意郑芝龙的答案叮嘱道:“福建水师和那些荷兰人交手时间不短了吧,听说登莱水师即将南下扫荡海盗,他们的目标恐怕不只是那些小毛贼,应该是那些荷兰人,看看到时候咱们能不能把那些荷兰人当做礼物送给这个王爷来换取咱们的大赦,人老了总想落叶归根了。”

“义父放心。”郑芝龙低着头退出了房间,这时李旦并没有看见郑芝龙那充满了野心的眼神。

天启三年,九月九,南京翼王府。

“大哥,这里还真热闹。”在验明请柬被锦衣卫的人领进商人席坐定之后郑芝豹打量着这里所有的人:“江南豪族,皇亲国戚,商帮首领可都来了,这个翼王可真威风。”

“少说多看,不要泄露了咱们的行藏。”郑芝龙从哪些上菜的仆役沉稳的脚步里就看出这些人都是身怀绝技的顶尖高手,在他们看那些豪族富商眼里无意中留露出的杀机里郑芝龙猜出了朱由栩的深意,身处龙潭虎穴之中郑芝龙也是捏了一把冷汗,他们这些闽商半商半盗郑芝龙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会步了汪直的后尘。

一场惊心动魄的好戏之后郑芝龙对朱由栩的评价更上一层楼,在朱由栩过来拉拢各大商帮之时郑芝龙的脑筋就在飞速旋转,听到朱由栩要代表朝廷开海禁的时候郑芝龙知道机会来了:“说到开海禁我们这些商人也是支持的,可是现在海匪众多我们的利益又有谁可以保证那?朝廷的水师好像无法保证我们这些江南商人在海上的安全吧!”

“阁下是?”朱由栩疑惑的看着郑芝龙。

“草民关龙,这是草民的弟弟关虎关豹。”郑芝龙跪地一礼之后又给朱由栩介绍了一下自己的两个弟弟。

“原来是关老板,听你口音是福建人是吧?闽商?”朱由栩看郑芝龙的眼神里让郑志龙有些心虚,那个眼神让郑志龙很不舒服,那是一种充满了野心和阴谋诡计的眼神,就像自己的眼神一样。

“不错,草民是福建人士,自幼随家族经商海上。”郑芝龙有些心虚的点头承认,他的这份心虚被朱由栩看在了眼里更加确定了他的身份。

“姓郑不好么?为什么要改姓关?郑芝龙郑先生?”朱由栩一脸微笑的话让郑芝龙出了一身的冷汗,他自认自己应该没有那么有名到让锦衣卫对自己有兴趣。

“王爷认识草民?”郑芝龙在心里纳闷不已。

“郑芝龙,又名郑一官,号飞黄,日本侨商首领李旦的义子,会说葡萄牙语和卢西塔语,信仰天主教,教名尼古拉,娶妻翁氏又名田川氏,本王如果没记错的话你的妻子应该是明年一月分娩是吧?”朱由栩说的每一个字都让郑芝龙感到惊讶甚至是一种深入骨髓的恐惧。

“王爷知道的可真详细。”郑芝龙表面上镇静但是他的心里已经畏惧了朱由栩。

朱由栩看穿了郑芝龙的恐惧微笑着继续忽悠:“本王说过,在锦衣卫的面前任何人都没有秘密可言,对于你知道本王的评价是什么吗?”

“草民愿闻其详。”郑芝龙已经浑身是汗了。

“不世出的奇才,为我所用给你无尽的荣华富贵,不为我所用立刻杀之。” 朱由栩的话里充满了压迫,他身后的侍卫们也立刻封住了郑芝龙所有可能的动作只待朱由栩一声令下。

“王爷太看得起草民了,您怎样才会相信我的忠诚那?”虽然朱由栩的话里充满了压迫但是却没有一丝的杀意,郑芝龙很自信朱由栩不想在这里杀了自己,郑芝龙开始和朱由栩做买卖,货物就是他自己。

“别和我谈忠诚,你和我都知道你嘴里的忠诚一文不值,你和我是同一种人,咱们的眼里只有利益,只要利益是共同的你和我就会生死不弃,同样,为了利益你也可以在我背后捅上致命的一刀,反过来也是一样,现在你和我要谈的就是利益,你能给我什么好处让我支持你成就雄霸七海的霸业,我能给你什么好处让你为我效命,这才是你和我要谈的,不是吗?”和郑芝龙设想的一样朱由栩制止了自己的护卫也用一副谈生意的口吻说。

“说得好,爽快,王爷真的是与众不同,那我们就开门见山,王爷您能给我什么?”郑芝龙很满意朱由栩的诚意,想看看朱由栩可以出什么样的价码来买下自己为他效命。

“锦衣卫百户之职,白银千两,战船一艘,水手士卒你自己去招,大海之上任何没有悬挂我影龙旗的船只皆是你的猎物,不论你杀多少人抢多少船本王都恕你无罪,大明沿海的任何地方你都可以停靠补给招收部下,所有造船厂你都可以购买战船火炮火铳,各个军职皆是明码标价,随着职位不同你可以在造船厂购买的战船武器也不相同,越好的需要的军职越高,但是悬挂了我的影龙旗的你不准动,我的锦衣卫将在你的身边日夜监视你,他们不会干涉你的任何行为但是会将你的一切所作所为禀报给我,他们有任何闪失我都拿你是问,你所要付出的是你所劫掠的三成归我。”朱由栩很精明的开出了自己的价码。

“王爷好精明,我们兄弟替您卖命你却只给我这么点东西,我们不是很亏吗?”郑芝龙觉得这个价码不合适想要的更多

“你想要多少,不要忘了,现在大海之上等着招安的海商不止你们一家。”朱由栩的口气里已经明显的不耐烦了。

“王爷您允许我抢的都是没有给您缴税的,交了税的我不能动,那我和您的狗有什么区别?既然我是您的狗那你就该给我足够的肉骨头,这样我吃的饱饱的才会为您尽力不是吗?不然的话就是那些海匪我也没有能力替您剿平。”郑芝龙狡诈的动着心思在忽悠朱由栩,你再精明也不过是个毛孩子想利用我那就得付出代价这就是郑芝龙的真实想法。

“你可不是狗,你是狼,吃人不眨眼的狼,如果我一开始就养肥了你你第一个要吃的就是我,你还是想想怎么在你和我约定的内容里赚钱吧,这样吧,你抢到的货物我以货物五成的价钱买下来怎么样?你也不要再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好处了,我现在已经是在养虎为患了。”朱由栩比这里所有人都多了四百年的见识不是白多的,对郑芝龙的想法朱由栩很清楚:“任何没有归顺于我的海匪你都有权剿灭,所得战利品本王也要分三成,并根据你剿灭的海匪数量本王也会给你记功并论功行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