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美谍中国心 正文 第041章 意外波折

佛头岭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9.html[/size][/URL] 人质在当夜十一时释放。 “红色风暴旅”把人质交给了长老会。 “红色风暴旅”发表声明:“中国政府作出了善意的表示,包括禁止中国公民进入伊拉克,我们决定释放这十一名人质。我们要说明,在人质被扣押期间,他们没有受到任何伤害,我们也没有因释放他们而索取赎金。” 莱姆了解到这个消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9.html


人质在当夜十一时释放。

“红色风暴旅”把人质交给了长老会。

“红色风暴旅”发表声明:“中国政府作出了善意的表示,包括禁止中国公民进入伊拉克,我们决定释放这十一名人质。我们要说明,在人质被扣押期间,他们没有受到任何伤害,我们也没有因释放他们而索取赎金。”

莱姆了解到这个消息,颇是感慨,这个“红色风暴旅”比阿德莱德可爱多了,不仅没要一分钱,而且还倒贴人质的饭钱就把人放了,而那个阿德莱德为了榨取更多利润,只恨不得把所有劳工生吞活剥了吃。一定要把四十三名中国劳工救出来,他想。

叶仲良并没有向莱姆通报人质释放的消息。

叶仲良觉得事情颇为棘手。他这次来伊拉克,主要任务是实地考察伊拉克局势,调查大使馆损毁情况,就使馆损毁程度进行评估,提出复馆可行性报告,做出重新启动在伊拉克外交工作的计划安排。原以为这事不会太复杂,有那么三五天就可以回国,没想到大使馆损毁太严重,花了好几天时间才得出损毁评估结论。照这情况看来,使馆要重新开馆,恢复运作,只怕要重新建设。但没想着这边工作刚有了头绪,又遇上解救人质的任务,就现有条件来看,要把这些中国劳工安全送回国内还真有不小困难。

由于是战后第一次进入伊拉克,主要摸底探路,对伊战后的严峻形势估计不足,各项准备都不充分,随行只有七人,警卫人员都没有带,人力物力极其缺乏,要把十一名人质安全送往约旦,存在相当大的风险。一着不慎,就可能出现问题。

国家领导人十分关心这些人的安危,外交部在第一时间发表谈话,对“红色风暴旅”的要求做出回应。获悉人质释放后,从主席到总理,都先后批示,十一名人质是中国公民,一定要安全顺利地把他们送回国内。

人质的家属也在望眼欲穿地盼着亲人回家。

责任重大,任务难巨啊。

如何保证十一人万无一失、安全顺利地回到国内?关键是巴格达至约旦这条路上。只要到了伊拉克与约旦边境就安全了。约旦那边,中国驻约旦大使已安排了接应。

叶仲良做事也算稳妥。

他原打算立即把人质从长老会接出来,送到赵衡阳公司里,然后再送往约旦上飞机回国。不料,又出现了波折。这些刚释放出来的中国劳工却表示不愿回国,说他们都是借了高利贷出来,要留下在伊拉克打工,赚足了钱才好回去,就这样灰头土脸地回去,借的钱还不上,回家还是过穷日子。要求叶仲良帮助他们找到谭鱼头,出来时,国内那边联系人就是要他们来找谭鱼头,说谭鱼头会给他们安排工作,在美国公司做工,每月可以赚几千美元。叶仲良告诉他们上当受骗,谭鱼头就是公安部要抓的犯罪嫌疑人,又讲了四十三名劳工在美军基地工地的悲惨境地,然而,这些人对他的话并不完全相信。叶仲良恼了,命令他们必须回国。也不敢接他们出去,跟长老会副主席艾木哲德商量,要求这些人暂时留在长老会,天亮前派车子来,直接接送去伊拉克边境。

长老会副主席艾木哲德是伊拉克一位很有名望的宗教领袖,与长老阿卜杜勒是朋友。对中国都有一定了解,态度十分友好,在释放人质过程中,积极与绑架分子斡旋,为最后释放发挥了重要作用。两人爽快地答应了叶仲良,安排了两个房间给十一名中国劳工休息,又吩咐人送来食物饮用水,派了几个民兵看守,不让他们擅自离开。

叶仲良连夜把赵衡阳叫来,商议护送十一人回国的问题。

赵衡阳也拿不出什么好主意,车子可以解决,他公司就有;安全方面,从公司调四个保安随行保卫,只怕起不了实际作用。是聘用的伊拉克人保安,也不能配枪,担心路上如果遇着美军检查,有枪反而会引起麻烦。赵衡阳倒希望叶仲良与莱姆商量一下,莱姆应该会提供可靠保卫。叶仲良却叮嘱赵衡阳务必严守秘密,不得将送走人质的事告诉莱姆。叶仲良这么做,一是信不过莱姆,二是生怕莱姆又搞出什么鬼主意,把十一人强留下来。他心里很有点怵莱姆,一个美国情报军官,咋对中国这么有兴趣呢?

夜长梦多,早送走早好。

当然,叶仲良也很想解救出另外四十三名中国劳工,但认为不能利用刚释放的十一人,否则,十一人就成了另一种形式的人质。先送走十一人,余下的四十三人再慢慢想办法吧。

莱姆似乎安分守己,没有过问人质。

早上五点多,天还没亮,四处黑咕窿咚的,东方透出一点鱼肚白。赵衡阳从公司挑了四个保安,带着一辆中巴车来到长老会。这是大中巴,能乘坐二十人。叶仲良向长老会副主席艾木哲德 、长老阿卜杜勒道了谢,与赵衡阳握了握手,立即率领十一名中国劳工上车。

一行人在曙色中悄悄出城,往约旦方向驶去。

他们没有察觉,远处,有两个潜伏在一幢房屋墙脚处的黑影默默地注视他们离去。

黎明的巴格达十分美丽,一抹朝霞不知不觉间染红了东方,树梢也也缀上了点点碎金。早晨的巴格达街道极为冷清,中巴车开得很快,但也有阻碍。街面上不时有美军装甲巡逻车巡视,见这么早一辆车出现在路面上,便上前拦住盘问。叶仲良掏出外交证件,很快就得到放行,有几名巡逻兵还一再嘱咐他们要注意安全,提防路边炸弹,一辆巡逻车甚至还护送了他们一段路,但也遇上刁难的巡逻兵,连叶仲良的外交护照都反复对照,怀疑是不是假造的。

花了一个多小时,先后经历了五次检查,叶仲良他们终于出了巴格达城,驶上去约旦的公路。路面宽阔,有四条车道。由于炮弹和炸弹袭击,隔不一段路就有一个弹坑,车子没办法开得太快,有些地段甚至要扭秧歌似地,沿着弹坑绕行而过。

这样行驶十来公里,中巴车行至一个山脚下,公路渐渐狭窄,一边是长满灌木的野山坡,一边是沙砾荒地。或许年久失修,公路坎坷不平,一个个小坑洼,颠得车子一摇一晃的。又往前开了二百来米,中巴车不得不停下了。前面路中央,堆了几块大石头,只有搬开大石头才能开车过去。不得已,叶仲良只好叫人下车。

释放回国的十一人都是来自农村,搬几个大石头是手到擒来,自进入伊拉克遭绑架之日起,基本就不见天日,先是蹲在绑架者的黑屋子里,然后送到长老会一间房子里,从长老会出来,又进入这辆中巴车内,从头至尾,压根就不知道伊拉克是啥样的。这一下车,见到了蓝天,见到异国风景,一个个欢呼雀跃起来,赶紧过去,花了十来分钟,就把路边的石块搬开,待要回到车上,却见公路一侧的山坡上下来一小队人,“谭鱼头?”当先一人鼓突的眼睛,宽宽的嘴巴,长长的头发拖在脑后系成一条牛尾巴,不是谭鱼头是谁?

谭鱼头身后跟着十多个拿枪的武装分子。

“老刘,”谭鱼头走到近旁,跟一个劳工握手说,“什么时候来伊拉克?怎么不来找我?”

“唉,别提了。”老刘简单叙说了进入伊拉克后的经历,“我们算是白来伊拉克一趟,叶司长这要送我们回国去啦,这么巧遇上你了,快给我们出个主意怎么办好?”

“想赚钱不?想赚钱就跟我走。”谭鱼头说。

“哇!走,当然跟你走。”民工们兴奋地喊起来。

“谭鱼头,你闭嘴!”叶仲良带着小李子和保安下车过来,保安手里提溜着警棍。

“你是谁啊?”谭鱼头打量叶仲良。

“这是救我们出来的叶司长。”老刘介绍说,“叶司长,你让我们留下吧,我们没有钱,回家不好见人。”

“乡亲们,回家去吧,回到国内,政府会想办法给你们安排工作,会安排好你们的生活,你们在这异国他乡,亲人在挂念,政府为你们操心,听政府的话吧,要记住,你们是中国人,伊拉克不是你们想像的赚钱地方……”

叶仲良的话打断了,谭鱼头身后一个武装分子用枪托砸在叶仲良肩膀上,几个保安也傻眼了,他们被谭鱼头身后的武装分子用枪指住。

民工们错愕不已。老刘说:“谭鱼头,你干什么,叶司长是政府的人,放了他!”

叶仲良被武装分子挟持,并不屈服,向民工们喊道:“谭鱼头是犯罪分子,乡亲们,不能听信他的话,回家去,回家才是唯一的正确道路。”

“啪!”谭鱼头给了叶仲良一巴掌,“这是伊拉克,不是中国,你他妈的少给我来这一套。”

“谭鱼头,别以为在伊拉克就可以逍遥法外,你记住,你逃到天涯海角,也逃不出中国法律的制裁……”

“艾买提,快把他押上车,好像有人来了!”谭鱼头说。几个武装分子推搡着叶仲良往中巴车走去。

公路一头,传来大卡车轰鸣的引擎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