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兰钦:马英九的媚日与台湾贱种

范蘭欽


雜文作家,專長是:歷史研究(主要野史),新聞(主要是舊聞),政治評論(主要是罵人),文化(主要是批判),以及所有雜學。沒有一件正經,但都很正點。




日本地震,台湾模仿秀节目「全民最大档」揶揄日皇,台独立委管碧玲就说台湾形象及外交的损伤,要新闻局及传播委员会NCC查办控管、行政指导。新闻局立刻命令电视台及制作人王伟忠向日本皇帝道歉。


李敖说:「多丢脸啊!我生那年,1935年,杜重远在「新生周刊」发表「闲话皇帝」一文,日本驻沪总领事要求国民党亲日政府法办。国民党法院判了杜重远一年两个月,同时查封了该刊。这就是「新生事件」。当年日本人给杜重远的罪名是「侮辱天皇,妨害邦交」,日本人可恶,但还在有邦交基础上戴你帽子。但今天76年后,日本人早就把你一脚踢开跟你台湾没邦交了,台湾却在自己有21万的贫户拮据下,奉献了60亿给日本救灾。马英九还沾沾自喜,如今杠上开花加上道歉,台湾人这样贱吗?台湾这样贱种吗?」

李敖说这已损害歹丸利益与民族尊严,他连NCC一起告,「如果大家继续麻木不仁,我把层级再拉到监察院,天下就要大乱!」

美国色情电影明星"莎朗死东"嘲笑汶川地震,美国政府也没严重关切。台湾电视节目长年嘲笑大陆领导人,模仿张铭清,也没听NCC要查禁道歉。民进党多年来一直高调嚷嚷的言论自由,一遇到日本皇帝,就完全弃甲卸兵。在他们眼里,模仿日皇是罪不可逭,但在大庭广众之下用三字经咒骂马英九,说他是马桶、马蝗,却是件十分光荣的事。

在台湾,你可以用最难听的话辱骂外省人、污蔑中国没事,稍稍刺激日本便招致台独皇民围攻

日本地震,台湾舆论先是一面倒的大捧特捧日本文明,认为值得台湾人民学习效法,连南方朔都认为:「让日本不被灾难击垮的,就是武士道精神」。但当日本确实被地震击垮,处理地震问题一大堆,核电危机严重,台湾的谈话节目又180度转向为批判日本文化了。

如果是大陆核灾辐流飘到台湾,那一定是马上禁绝两岸往来,大诬产品全污染,还会捐陆60亿吗?

地震刚发生,一个立委助理在网络上说日本活该,被台独皇民痛骂。台独立委要求降半旗致哀。又责马英九去泡温泉,简直没有人性(后来证实是乌龙指控)!很多台湾皇民如丧考妣,难不成也要求别人也跟他们一样,守丧三个月,不洗澡不修面不理发不成?

台独还要求派出专机到日本撤侨。好笑的是,那些日本人根本没几个有意愿回台,加开的民航飞机都还坐不满。真是日本不急,急死台湾皇民!

更讽刺的是,有个出名的台独皇民、前扁朝“国策顾问”金美龄,急急忙忙地飞到台湾躲避核子电厂的辐射。她在上次阿扁垮台,不得不离开台湾的时候,在机场还咬牙切齿地说,她以拿台湾护照为耻!并发誓说,以后再也不会回到这个鬼岛了。

但马英九还在建「嘉南大圳」的八田与一纪念会上,说他不是反日派,而是友日派,说日本人的贡献不能抹灭,因此他力主兴建纪念园区,来感念这名伟人。对前日本首相森喜朗等20几名议员参加,马极为雀跃。他说「采取健康的态度来看待台湾割让,对于双方的关系会有非常正面的帮助」。

对于钓鱼台的争议,马英九对朝日新闻说,要搁置主权,以免影响台日关系及外交布局。

日本人建乌山头水库,其目的是榨取台湾的劳力及农产品,在兴建过程中强迫征收台人土地,水库建好以后,台人每人每年分配到的粮食反而减少,管理水库的机构,「水利会」成了酬庸皇民分子的诱饵。

当时的日本治台的民政长官后滕新平,认为台湾人是生物,有贪财、好名、怕死的劣根性,所以用滥杀、利诱两手策略统治台湾。后滕新平在台六年杀了壹万两仟多台人,用水利会及鸦片贩卖权来利诱台湾人下水作汉奸(皇民奉公会分子),这就是八田与一建「嘉南大圳」的历史背景。

八田与一只是一个奉命来台的技术官僚,并非决策者,如果往上追溯,决策者是日本政府,那是不是更要感念日本皇帝呢?

后来八田在太平洋战争中被美国人炸死了,那马英九是不是要骂美国人?

帝国主义与被侵略者的关系好像妓女与老鸨,老鸨对妓女会买衣服,买粉,为的是把妓女打扮漂亮了好替老鸨赚钱。妓女一旦脱离老鸨,如鸟出笼再也不跟老鸨来往,世界上没有妓女会感激老鸨的,如果有,只有台湾的皇民余孽。

其实沈葆桢、刘铭传在台建设除了公路、铁路,还修了两条海底电缆,一条通澎湖,一条通福州,却不见筑碑纪念。

马英九还下令公务人员必须到二二八纪念馆(原日本皇民奉公会旧址)参观。他坐视二二八纪念碑伪造文书、歪曲事实、挑弄族群仇恨于不顾,呼应台独的谎言,年年道歉,结果亲痛仇快,反失民心。

歪曲事实、自诬的结果换来和解了吗?换来选票了吗?一个政治领袖不敢讲是非,又不接受经验、教训。民调一路下滑,难道不是马英九绿色中毒,引起蓝营选民反弹的结果吗?今天两岸关系改善,经济情况好转,民调为什么还一路下滑呢?当初选你的七百多万人跑到那里去了?

马一再向绿营示好,不惜替前朝政策背黑锅、背骂名,以国光石化案为例,是扁政府做的决定,为了屈从绿色媒体主张,不惜停建,对政府而言,是违约、背信之行为,讨好绿营的结果换来的是民进党的耻笑,换不到选票,而让蓝营及企业界对马英九更灰心、更失望。

马虽然对两岸关系有突破有进度,但由于顾及绿营「感受」,处处显得戒慎恐惧,谈话把「中国」、「中国人」、「中国文化」、「统一」列入敏感字眼,尽可能规避。

马政府的媚日行为:是可忍,孰不可忍!

东京市长石原说:「日人贪婪,有人为了多领政府发放的父母养老金,而隐匿至亲死讯。」「日本人的主体意识已沦为私欲,在政治上也搞民粹主义。有必要好好利用海啸,一次洗涤掉私欲,那是长年累积的日本人心灵污垢。我认为,这毕竟是天谴。」

倭岛歹丸不也是这样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