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美第一轮颠峰对决——To be or not to be(长城新兵)

lion259 收藏 31 2642
导读:[size=16][face=仿宋_GB2312]中美经济战略搏弈颠峰对决,在第三次战略对话后中方退避三舍,美方亦步亦趋并没拉开距离。 如同下棋,双方一轮碰撞后对峙,在相对平衡的局面下轮到一方要动子,这一动就破了自己的平衡,对方立即利用破绽进逼,这就是被动先行。在一月份中美联合声明前,曾发贴《广积粮、高筑墙、继续缓称王》,在能源物资储备有限、经济结构尤其是金融战线后方不稳的情况下,建议主动战略收缩。趁美方需要经济支援、需要中国经济继续带动的前提下,用已有的筹码尽量争取利益与美方经济战略合作。但很明显,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美经济战略搏弈颠峰对决,在第三次战略对话后中方退避三舍,美方亦步亦趋并没拉开距离。


如同下棋,双方一轮碰撞后对峙,在相对平衡的局面下轮到一方要动子,这一动就破了自己的平衡,对方立即利用破绽进逼,这就是被动先行。在一月份中美联合声明前,曾发贴《广积粮、高筑墙、继续缓称王》,在能源物资储备有限、经济结构尤其是金融战线后方不稳的情况下,建议主动战略收缩。趁美方需要经济支援、需要中国经济继续带动的前提下,用已有的筹码尽量争取利益与美方经济战略合作。但很明显,在经济谈判上我们没能让美国意识到中国有同归于尽的胆子。反而使其利用金融优势冒险,在世界挑起原材料价格暴涨、在中国诱发通货膨胀。中国在紧缩政策没立即奏效的情况下,被迫用汇率升值缓和通胀压力。而结果就是汇率、通胀并驾齐驱。


于是在第三次经济战略对话的时候,中方做出人民币汇率升值5%,加上国内通胀实际升值接近10%,与此同时还妥协的有:将放宽政府采购市场;向美国共同基金打开大门,外国保险公司将被允许在中国推广汽车保险业务等等。这意味着中国金融市场的大门被重重撞开,美国公司更容易地进入中国的关键经济领域,国内业界面临的外来竞争压力将大大增强。所以说美国想要谈的问题、或者想要拿到的外交谈判结果、成果,都基本上在这次对话拿到了,而且他们是已经拿到了现实的结果。而我们换回来的,是上次对话继续沿用的承诺,大框架的承诺,比如市场经济地位问题,放宽对华出口限制的问题,中国对美国投资放宽等等。这都是有待于接下来各个部门之间更深入的会谈和协商,而且有很多美国政府是说了不算的,有很多还要和美国地方州的政府和企业来进行深入的谈判,待细化、待时间的问题。而且,这些承诺同样是之前一系列对话中承诺过的,实际上他们什么都没做,而以后也继续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做。在安全问题上,中国承认美国在世界上的领导作用,中国从不打算不挑战这个领导作用,也不想取代美国。


可以说中国在这谈判当中表现得很合作,很配合。有点想用形容日本顺从美国广场协议的词——象女忧般配合。


如今中美战略已到十字路口,往哪个方向发展,我们被动后撤却拉不开距离,于是主动权落在了对方手上。


美国一直有两种战略。


方案一是再继续宽松,制造经济发展困局,拖垮了中国,等于放弃世界经济复苏。这个方案简直就是同归于尽,但它可以仗着自己块头大惨胜。因为WASP认为中国与他们不是同声同气,而且央格鲁撒克逊白人一向自诩为上帝眷顾的高贵人种,他们不会放过对老二的打压。前两次宽松,美国完全放弃再生产,等于自己不造血靠输血延命,就指望中国先忍不住滞胀压力。现在其实美国已经无力回天,再宽松也救不了自己。他们只能依靠中国的彻底妥协,出让制造业和金融业股份,源源不断地让他们吸血,范本就是日本。


方案二,其实这个方案大家很熟悉,就是G2。那么美国就要紧缩,这就有机会救自己,其实奥黑已经找来了保罗沃尔克,在我去年写的《美国在东北亚点火的背景》提到要大家注意奥的智囊团里的两个人,保罗·沃尔克和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


中美第一轮颠峰对决——To be or not to be(长城新兵)


货币紧缩是保罗·沃尔克在卡特时期表演的拿手好戏,如果这次也由他继续操盘,那么短暂的萧条两三年,带来不下十年繁荣,按国力和工业、科技基础中国其实远不够他们竞争,结果是美国大胜的。但同时中国也会受益,老二位置不变。这是犹太人的想法,但奥黑连任压力很大,最好能在连任后才这么做。紧缩政策可以救美国的命,其实其他新兴国家的金融状况比中国更糟糕,完全可以刮一大笔回来,复兴产业等待下一次复苏。然而方案二的实际结果与方案一的结果是一样的,新的G2,只是合作地位和程度不同。在现阶段,这个方案是中国希望见到的,于是这次我们退了但是美国真的会走方案二吗?我们看到日本和澳大利亚的对话,似乎都和中国缓和了;美联储放风年底要加息,不过不是正式公告......


我们要警惕美国人的套子,张仪说楚怀王。首先希拉里代表的WASP对中国并不信任,得到中国的让步后,他们又炮制出人拳问题继续施压,亦步亦趋,完全没有停止紧逼的意思,因为他们用狼性思维不相信中国没有争霸野心;虽然QE2在六月份如期结束,但还有以个后招,就是在八月份有可能提高国债上限,那就是QE3;日本、印度、巴西是美国打算收服用来遏制中国的,不到迫不得已它不愿意先打掉,这些待宰的羔羊最好能放在宰中国之后再杀;中国股市近期暴跌,实际是金融炒家借口美国会实行紧缩引动热钱出走,同时发舆论唱空和通过以各种途径进入中国市场的资金砸盘,以上种种,不觉得美国已经放手了。于是在中国满怀希望的时候,可能有了方案三。


美国并不是选择方案二,但不是方案一那样对杀。我们看到卡恩倒下了,IMF暂由美国人担任的副总裁代理,这还不是主要的,自萨科齐上台,欧洲战车的两个轮子法国和德国开始分道扬镳,法国基本完全跟在了美国后面。现在欧洲又在称赞中国,希望中国拉他们一把。如果欧洲背地里倒向美国,在金融市场上一起唱空中国经济,美国继续量化QE3,中国忍受不了就被迫在国际化上加快,继续接受美国条件。然后就是现在日本的样子,华尔街低价收购中国国内产业和金融资产。美国的方案三对其是最好的,就是纠合欧、日、印一起瓜分中国利益。


为什么会到了这个地步?怎样打断他们的战略?


首先是因为多年来中国在搏弈中屡次被动应付,完全在对方意料的路线中后退。使美国有风险可判断、可控制的感觉。


为什么朝鲜战争后,中美关系转为微妙?是因为太祖敢打的对策改变了美对战略风险的判断,美国进逼失算,导致中美关系在1979年前转为美国的被动先行局面。战略家基辛格指责希拉里对中国语气太不客气会导致冷战,甚至担心错误的对华政策会导致热战,这话其实已经很严厉,证明在他的眼中美国现行战略是在冒险。“如果你把中国当成敌人,他就会真的是你的敌人。”中国不乏有斗争勇气的人。


中美第一轮颠峰对决——To be or not to be(长城新兵)


我们再看看中国可考虑的手段。


一是产业上不后退。美国将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到中国、印度,制造业集中在中高端产业和军工、高科技,所以他们的再工业化一样要依靠中国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完成产业链低端。因此美国要灭中国自己也很惨,我们再挺到8月,真不知谁先让步。中国要坚持的就是无论怎么面对生产成本压力,也永远不向外国转移劳动密集型产业。一来可以大量解决就业问题,二来是转型的基础,也可避免对外来产业的依赖,第三,就是不会象日本那样,他们转移了产业,结果美国不费力地摘了中国这个桃子,中国成了世界工厂。如果我们转移了产业,那个桃子一样会被美国摘去。


二是金融上不后退。中国耗费大量劳动力和资源创造了财富,然而这些财富用去购买了美国国债等金融产品。当美国人用向我们借来的钱再来中国投资,反而成了中国企业的股东,收割中国企业创造的财富。我们的企业被剥削后再用这些资金去向美国购买技术,美国获取了丰厚的利润,剥削后的那点财富又被我们拿去投资美国金融产品,美国人再用这些借来的钱投资更多中国企业......


为什么中国的金融就不能支持自己的企业?金融界怎样将社会创造的财富用在产业发展和技术更新上是个重大的课题。改变结构一直很难真正实行,这是因为政绩问题和短视造成的。在一段时期内,我国仍会以来基建来推动GDP,推动出口,减缓滞胀影响。因此有日本学者认为人民币还会升值。改变产业结构这个观点在上世纪90年代国家发展计划就有提出,然而时至今日仍未真正去部署。达到这个目标的确需要魄力,要有一个坚决执行的团队,不是为了短期政绩,政策这个问题就不在这里展开论述了。关于产业结构在前文《中美金融颠峰对决——箭在弦上》有论述,利用企业债券、降低房地产业资金利用率等等,金融业应该支持技术投资,以技术项目提供资金贷款,这样既鼓励技术革新又支持了产业发展。企业也可投资银行,形成资本互助。


当中国产业和金融交叉捆绑,美国就无法轻易侵入中国产业和金融,那角力将进入持久战,美国是印不了那么久的钞票的。


中美第一轮颠峰对决——To be or not to be(长城新兵)


三就是放缓在国际化道路上的冒进。在《人民比国际化——漫长的路》提到,由于人民币是在美圆上衍生的弱币,如果不改变结构继续依赖出口,汇率将极不稳定,一旦被美圆直接对冲,汇率波动会加剧,这不符合国际货币汇率要稳定的要求,同时过内经济对国际需求以来过大,对经济稳定发展也是不利的。


专家认为,人民币离岸中心意味着要有足够的人民币存量,而当前中国的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有90%以上集中在香港,欧美市场几乎没有人民币存量。一旦伦敦或纽约成立人民币离岸中心,就要从中国输出人民币“现金”到当地,这事实上意味着人民币资本项目开了一条口子,很可能促使中国人民币资本项目开放速度和人民币信用海外扩张的速度都会出现意料不到地上升态势。另一方面,热钱进场的风险也进一步提高,中国资本市场能否经得起国际资本大进大出的冲击,是个很大的问号。建立多个人民币离岸中心将使中国政府对货币政策的把握能力受到极大的挑战。一方面,外汇占款高企将大大提高央行的对冲成本;另一方面,政府在经济环境改变时收紧或放松银根的货币政策的有效性将被大大削弱。


人民币国际化在完善国内产业结构,发展区域性国际化在扩大离岸中心,当市场实际需求增加的时候国际化自然水到渠成。不能为了金融产品的牟利需要冒进,如果脱离实业搞高风险金融业务,不创造价值,将迟早走上日本、东南亚国家的老路。说到这,要对阿三不厚道地笑一个。


最后一个就是通胀上对攻,把热钱赶回去。美国为什么逆差,因为他印钞票,要用这印出来的纸买大量的东西,买的比卖的多就是赚了(他们也知道印出来的是毒药),所以美国巨大逆差是必然的。同样,因为他印钞票,所以以美圆计价的大宗商品价格就在疯长,他们利用这些价格逼迫中国产业步入困境而妥协。所以,我们要把热钱赶回去,把美国的通胀推起来,因此,他们在国际市场上买什么,我们就买什么。不过,你可能会告诉我,他们买的是中国制造....


那么我们就该讨论出口退税了。当年是因为人民币是弱币,国际不能兑换流通,因此我们需要大量美圆进行国际贸易,于是国家鼓励出口,换回外汇。那么时至今日外管局都觉得三万亿外汇储备烫手了,国内都通货膨胀了,我们还有必要继续鼓励低价出口输出紧缩吗?我们要的是输出通胀,在市场占有率高的商品上,为什么要让美国人拿我们倾销说事?就让美国也通货膨胀一个吧。


回顾金融危机,在2001年就露出端倪,本来2004年就应该爆发。然而一场自然的海啸让金融的海啸延缓了。2006年当全球股市都在疯狂的时候,(中国股市也一样)当时我没地方投资,石油咱是买不了的,于是就瞄住了黄金,如果国家那时候储备黄金还不晚,才三百美圆每盎司。当2007年中国为过热的房价开始从紧政策的时候,那是很必要的调控,然而当2008年底看到领导人竖起四个手指的时候,我的思维是彻底混乱了。在前贴有分析过,这是照搬罗斯福新政,然而这个四万亿实在太庞大,或许这是为了避免受金融危机冲击导致滞涨,然而宽松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将原来就已经过热的经济狠浇了一锅油。其实经济界也是喧哗声一片,我们能用的手段其实就只有印钱,结果2009年M2增速高达29.7%减去当年的GDP增速,除掉外汇占款,实际当年货币贬值高达14.6%,这是抢老百姓的钱去帮助外国人啊。


实际上,大家没意识到的是,美圆才是决策层真正关心的重点,当美国宣布七千亿宽松的时候,中国为了不让美圆兑人民币贬值,于是自己加大了宽松。金融管理层的目标是让中国受美国金融杠杆操纵程度比其他国家少些,即当美国一视同仁地收割的时候中国损失最少。可惜的是美国的目标不是其他国家。而结局就是美国人憋着火逼疯大宗商品价格,全球经济萧条怎么外贸不跌反升,我们吃进的是美国拼命逆差推过来的热钱,在我们觉得不对劲又在紧缩的时候,他们搞QE2继续冲击我们,逼空人民币汇率。我们不可能象美国这样印钱,于是羡慕之余,在日本人走过的路上越走越远。在欧洲,中国拿着钱到处援助,这钱给的太容易了,好象给钱的在求要钱的,人家要破产的国家怎么会没你着急呢?


中美第一轮颠峰对决——To be or not to be(长城新兵)


为了GDP增长放弃了货币稳定,是中国金融决策的致命错误。中国没能趁美国虚弱的时候打劫,没在这国际市场调整时期借机进行结构转型,产业、科技没借此机会要价,外汇储备反而成了包袱,可谓痛失好局!乱局时期国家角力本应该有一个熟谙经济、手段狠辣的角来做操盘手,时势啊。墙高院子深才能绝了贼惦记,它才会去祸害别人。我们不能再软下去了,对方走得太近,进逼步子太快,只怕开弓没有回头箭,真的要到摊牌的那一天吗?


说到这,我们再结合地缘政治谈谈安全问题。


很早就说美国重返亚洲,如何重返,是通过日韩制衡中国,以日韩菲这些跟班为据点在亚洲角力?还是通过与中国和解,依靠中国作为亚洲之锚控制亚洲?


现在请大家关注的另一个智囊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写的文章《大棋局》,这里节选部分他关于对中美关系的看法:


中美第一轮颠峰对决——To be or not to be(长城新兵)


“正因为中国事实上不可能很快成为一个全球性大国,也正因为如此,对中国实行地区遏制的政策不明智,把中国作为全球性的重要棋手来对待才可取。把中国拉进更广泛的国际合作之中并赋予它所渴望的地位,能收到钝化中国民族雄心的尖利锋芒的效果……


不管表面现象如何,实际上中国并无很大的战略选择余地。中国持续的经济成功严重依赖西方资本和技术的流入和外国市场的准入。正是这一点严重地限制了中国的选择。中国同一个不稳定而且贫困的俄罗斯结盟,是不可能拓宽自己的经济或地缘政治前景的(而对俄罗斯来说,这将意味着从属于中国)。即使玩这种主意对中、俄双方都有点儿策略上的诱惑力,但这毕竟不是一项可行的地缘战略选择。援助伊朗和巴基斯坦,对中国来说具有更直接的地区和地缘政治上的意义,但也不可能以此作为认真谋取全球性大国地位的出发点。如果中国感觉到,美国(在日本的支持下)在阻挠其实现民族的或地区的抱负的话,那么组织“反霸”联盟可能成为最后的抉择。但是,那将是个穷困国家的联盟,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它们将继续一起贫困下去……


大中华作为地区主导大国正在崛起。既然如此,这个大中华可能试图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邻国,而这可能导致地区的不稳定;或者大中华也许会沿袭昔日中华帝国的历史传统而满足于较为间接地施展其影响。将来出现的是霸权主义的势力范围还是较模糊的受敬服的范围,部分地要取决于中国政权专断的程度,也部分地取决于起关键作用的外部棋手,最主要是美国和日本对大中华的出现作出反应的方式。简单的绥靖政策会怂恿中国采取更加过分自信的姿态,但仅仅采取阻拦大中华出现的政策,也可能导致类似的结果。在某些问题上采取审慎的让步政策,在另一些问题上则采取(对中国的行动)划出准确界限的政策,或许能够避免发生上述两种极端的情况。……”


好了,现在该我说。他们的目的是以中、俄、欧洲象诸侯封建那样做地区大国,美国是全球性大国,以利益关系相互制衡这些诸侯,作为主导力量统筹管理世界事物。


中美第一轮颠峰对决——To be or not to be(长城新兵)


因此他们觉得美国必须随时打击中国萌生霸权的企图,要求中国在美国框架下稳定亚洲秩序,在经济利益上以G2为主,美国就象董事长,这些地区大国就是CEO。这个以美国为世界重心,中国配合就是前面提到的方案二。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的技术转型,金融秩序都是美国标准,升级和利益分配都受制美国标准。


中国承认美国在国际经济体系和亚太地区的重要作用,并且欢迎美国参与亚太地区经济稳定与繁荣,为其所做贡献。苏联已经解体,虽然俄罗斯还在努力争取复兴,除了继承的庞大核武库仍让美国挂心以外,恐怕一时半会还不能成为真正的对手。那么,如果中美不成为对手,在亚洲还有什么是需要合作的?


这时我们看到巴基斯坦宣布停止让美军使用后勤通道。阿富汗,对于中国来说是背后伸出来的一根钉子,我们不希望美国的势力继续存在,但这或许又是显现中国价值的筹码;


东北亚的稳定,朝鲜或许能成为中国的牌;


但同样我们也要知道,美国一样希望在欧亚之间制造新的火药桶,为持续军事行为做准备,这些热点同样是制衡中国的据点。他们的牌还有南海。


To be or not to be,that's a question



中美第一轮颠峰对决——To be or not to be(长城新兵)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全球化现象以及这种现象所带来的回溯性债务循环之经济退化的经济规模萎缩问题..究竟是什么问题呢?货币流通量的范围与货币流通量的基础在国内与国外的实体经济情况与基于债权市场在近年来的地位之提升甚至于有取代实体经济的特色,而品牌的经营与其他低端经济体系代工生产的模式都造成此类的经营情况与货币的过度流通过程之中累积的经营成本都造成影响自身实体经济发展的结果!

计算货币流通量的基础在于市场商品价格,尤其是民生必须品的生产与消费情况所形成的真正商品在市场内的价值,透过总体观点来看待货币自身价值变动关系与数量的多寡,在过去有限的物资流通范围之内的确可以产生很大的经济利益;但是这样的利益基础来自于新兴地区特别类似亚洲四小龙或是高端国家的积极消费结果!!也就是说过去的经济成长是建立在亚洲地区从无到有的消费基础之上,于是连续四十年的两位数GDP国民生产年平均毛额带来了亚洲的消费与进步,这些国家大量的消费全球原物料于是构成全球金融的网路,同时他们急需要高端先进国家的高价值商品的输出与奢侈品的消费,一方面来说他们都是消费者,消费品价格与出口商品价格甚至是生产成本与投入资金的高低情况定出他们的货币与商品价值的高低属性,于是对于生活便利性的要求自然形成巨大的内需与公共投资金额的投资扩大结果,于是扩大了彼此的货币流通速度与成本价格的降低,于是老年代里的印钞票生活与消费信用借贷所形成的债权市场基于市场的可准确预期性而充满对于财富追求的热情!最后形成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美国债权市场持续扩大的结果。然而当全世界的国家都拼命在进行商业与教育的建设之时,美国的生产不但没有增加反而因为欠缺教育投资而造成竞争力欠缺的结果,于是实体经济逐年消退,但是债权市场追求高利益的泡沫化结果,让两者产生了完全没有利益基础的平衡!此时再扩大货币流通情况时必定造成债权市场的泡沫化,但是若不采取宽松经济政策则银行负债与市场衰退结果此类的问题又将导致一系列的恶性循环,这与欧洲的情况显然大不相同。

于是要解决类似的问题则必须寻找到足以支持长期教育与公共建设投资的经济发展基础,换句话说这牵涉到一种奇怪的论点:那么市场内竞争对手越来越少越好,还是竞争对手越来越高越好?!

待续

主动还是被动?都是进退为难的一种问题。对我而言我很难能够读完类似的文章,但是人名事迹都会读一下将来有机会到图书馆去读一下全文。为什么读不下去呢?因为偏离我所知道的问题核心甚远,甚至已经到了为解释问题而制造问题的地步了。美元与欧元的问题雷同性质颇高,但是内部经济问题不同,美国必须全部承担美元的成败,而欧元影响到的只是几个经济弱势的国家,以及未来欧洲与欧洲周围地区的经济发展情况!而基于对于煤元的霸主地位他们认为我方的态度不明甚至有挑衅的情况,于是几经波折之后一再的认为我们极可能是造成这样原因的原凶?!然而过去十年我们拼命的写文章分析其中的利弊得失之后,今天他们明白问题不在于我们,但是他们自身的经济结构太松散了以至于影响到所有的决策与事态的后续发展,换句话说没有健康的身体无论从事任何的活动都将造成自身的伤害结果的。我们中国金融市场仍然有足够的管控能力,但是内部的市场管理以及生产消费的情况有停滞与垄断的现象,都市化国际贸易往来不足,在亚洲地区的经济影响力根本就还不足以发生任何的影响力之前,人民币不可能在国际上有任何的表现与对于美元有任何的威胁性质!!

换句话说我们想的太美好了,而他们过度的忧虑与放大中国的影响力了。欧洲周围国家都好穷,又不断的处于战争之中,然后欧元体系与欧洲国家各别的财政状态差太多了,换句话说欧洲国家各自为政互相过度商业竞争的结果造成欧洲人长期的必须面对周期性通货膨胀的结果;美国不同...美国是长久以来根本性质的过度流通的货币与比较小的市场消费与需求观念所导致的:他们认为他们可以透过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的经济架构一直经营下去,却没有想到冷战以后没有任何国家不参与市场竞争的结果所导致的全球化现象以及这种现象所带来的回溯性债务循环之经济退化的经济规模萎缩问题...

待续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