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4.html


话说团长刘子彪喝完水以后,完完全全的,把这次战斗的经过讲给了总指挥听并把作战总结教给了总指挥后:总指挥到来了兴趣说:“子彪,没想到你手下竟有这样的兵,你那个张天鸣,枪法这样准,他是在来部队以前就会打枪,还是在我们部队里练的:”


刘子彪,听了笑呵呵的说:“哈哈,老总这小子来我们部队以前就是神枪手了”


“哦,那他以前在国民党的部队”


“这道没有,听这小子说,他是16岁就去德国陆军学院学习了,在那里学了3年多,毕业后回的我们中过,还听说本来他父亲是要他去英国学经商的,结果他却偷偷跑到德国去学当兵去了,被他爹知道后,差点给他爹气过去,”


“哦,这都是我们国家的年轻宝贝呀,为了祖国弃商,从军后回归,都是有志青年呀”总指挥感慨的说着


“刘团长,这小子是军校毕业的,把他弄到你那里当个普通士兵有点可惜了,要不叫他来我们指挥部锻炼锻炼” 总指挥又笑嘻嘻的补充了一句


刘子彪听到这句话后,可吓了一跳,着急的说:“老总,您可不能抢我的兵,张天鸣这小子可是我从我们团3营长手里抢过来的,当时我就看好这小子,没想到一个战斗下来,这小子的枪法给我起了大作用,这样的宝贝我可不放,在说这小子您要是让他来总部,这小子说不定还不愿意来那,这小子前些日子在抗大,没待几天就烦了,愣是求着我把他带走的。”


总指挥看到刘子彪紧张的样子,笑了笑说:“看吧你小子吓的,不就想要你个兵吗,就这样子,都当团长的人了,好了我不叫他来的,不过我说刘子彪,这个张天鸣,是喝过洋墨水的,而且是专业学习打仗这一套的,你小子可得好好的跟他多套套东西,也把这小家伙利用好,这都是人才呀,我们八路军本来读军校的就少,像张天鸣这样都是宝贝呀”


“是,我一定跟张天鸣那小子多套套近乎,哈哈”刘子彪一听总指挥不要人了乐的哈哈大笑。


刘子彪心里可知道,从张天鸣上次跟他战斗的情况来看,一个枪法入神的战士,在战斗中起的作用多大,有些时候,都能赶上一个连,甚至一个营,那天的突围中如果没有张天鸣最后那两枪,他的一营包括他自己都要交代在战场上了,这样的兵他能放找鬼去吧,就是在战斗总结中,他都没敢太多的提到张天鸣张天鸣的作用是多打,要是让其他团知道了,还不想着法,来拉人。


等总指挥和刘子彪交代完任务后,刘子彪就在没当个,快马加鞭的回到自己的团部了,到了晚上团长刘子彪又把张天鸣叫到屋里,两个人又喝起酒来,这给在团长房间门口站岗的士兵羡慕的,这不正在嫉妒的讨论那,其中一个士兵对另一个士兵说:“四儿,你看张天鸣这小子真他妈的拽,不就枪法准点吗,就这样成天吃香的喝辣的,还没事就跟团长喝着小酒,你瞅人家的这小日子过的,吗的打仗的时候愣是跟团长要了100发步枪弹,这团长都给。”


这个叫四的士兵听了,也无奈的跟着说:“我说土豆,你个老小子,就不要在嫉妒了,那没用,你知道张天鸣这小子在光秃山那次反扫荡中,干掉多少个小鬼子吗,妈的整整70多个呀,后来才知道还有鬼子一个大佐和一个中佐,这他吗的团长能不乐,这给团长争脸了,听说还得到我们军区的表演了那,所以呀,谁叫我们没有那个能一枪一个鬼子的枪法那。


两个站岗的大兵的牢骚,就说张天鸣和团长刘子彪两个人正在屋里喝酒聊天那,本来张天鸣,喝酒时喝不了多少的,而且在德国一待就是将近4年,能喝的就是几口红酒,一到八路军这,开始被教官老是拉着喝两口,这中国粮食的大白酒练了两口,到现在老是被团长拉着练酒,到是习惯了,还能喝的不少,有点老爷们的样子,有时张天鸣到时在想,不知道那外国人的红酒现在他还能不能喝的惯。


团长刘子彪,一边喝着小酒,一边看着张天鸣说:“你小子,现在也行了,这小酒喝的也有点样子了,不像刚见你时那个熊样子了,喝两口就喊不行了,我告诉你,这就呀可是好东西,普通人我还不让他们跟我喝那,你去问一问,外面那帮小仔我什么时候叫他们跟我喝过”


张天鸣笑着听团长在那说着,过了一会儿团长不说了,他在问:“团长你这次去总部,总指挥跟你都说了什么,你不能把我的底都漏出去了吧。”


团长也没回答张天鸣的问话,只是笑了笑说:“张天鸣,在那次战斗中,你说过,要是你这样的神枪手多几个你能带着他们杀更多的机枪手是不是”


“是呀,难道你不相信我,我告诉您团长,我说的都是真的,不过我说的可不是普通的,神枪手,就我们团里的那些枪法好的,和没达到我说的那些标准,不代表他们,要是经过我的修炼的话,和可以"


团长刘子彪听了张天鸣的说:“你小子也别给我狂,我想好了,我就给你一些兵,这些兵都交给你管了,你都交给他们枪法,让他们都能杀更多的鬼子怎么样”


张天鸣天听这哪跟那呀,不过他想了一会儿还是说:“团长,这样吧,我就要你一个排的兵力,交给我训练,不过这个排的兵,让我在全团来挑选,我说要拿个你就得无条件给我,而且我要的人,都要每人一杆3八步枪,还有一个盒子炮,我训练他们的时候要独立训练,全团包括你都不能过问,你看怎么样?”


团长还是一边喝着小酒,一边听着张天鸣的要求,当听到每人一杆38大盖的时候愣一下但还是没有说话,当听到一人一个盒子炮的时候就有点接受不了了”


当张天鸣刚说完,就大嚷起来,看吧你小子狂的,一杆38步枪卧就不说啥了,还得以人一把盒子炮,你小子怎么不去抢,你去咱们团找一找,看看有没有一个排的盒子炮,你就是把我的和政委的都拿去了,也凑不上一个排的盒子炮呀”


听到团长的牢骚,张天鸣仔细想想可也是,整个团还真找不齐一个排的盒子炮,就连步枪全团每个人都不能一人一杆,八路军现在是非常时期,GMD的顽固派的为难,鬼子的一次又一次的扫荡,对八路军的消耗本来就打,还没有像样的军工厂,虽然八路军面子上是属于GMD作战部队序列,但补给老将却,给的少了又少,就表面上意思一下就是了,所以八路军里的枪械,都不成制式装备,这就不能跟GMD比里,更别想跟小鬼子比了。


过了一会儿,张天鸣只好求其次的说:“那这样吧,团长,盒子炮我就不要了,但一人一杆38步枪是少补了得,手榴弹一人3颗吧,其实这种手榴弹我都没看好,不过比没有好,子弹一人40发吧,步枪我来挑选,还有在给我一挺轻机枪”


团长一听,又想反对,不过张天鸣没给团长说话的机会,接着又说,“团长,这些武器我不能白要,等我的这个排训练好了,我带着他们给你像小日本那里搞一些,我说话算数,”


团长听了后,想了很长时间,不过,过了一段时间后,还hi答应了,“你小子也不用给我保证弄到武器什么了,东西你要求的我可以都给你,人我也让你挑,但你的把这些人,都给我练好了,不能等打仗了,都没啥成绩,知道吗,我他妈的这次算是豁出去了,我到看看你小子到底能给我鼓弄出啥了,不过丑话我说在前面,你小子要是到了最后给我弄不出成绩来,叫团里的其他人还有其他团的人看我的笑话,我可抽你。”


就这样团长和张天鸣,终于拍板了,两个人最后,又像两个奸商似的讨价还价,被张天鸣又要了一百发机枪子弹,这件事总算定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