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又一狗血桥段,一个手机认识一个越南博士 [蓝剑军团]

wwwvmh 收藏 42 2167
导读: 张,40岁左右,胡志明人,越南留学生,在读博士,化学化工专业。来中国前,在胡志明某大学教书。 昨天晚饭后,和几个同学在操场上走走。旁边过了一个在球场上收塑料瓶的老伯,拿着一个手机,操着方言,对我们说是在球场边捡的。手机里内容全是英文,老伯看不懂。 手机一般,双卡双待的山寨机,我叫不出名字,应该是国产的。我们顺着手机的历史记录(名字都是拼音)一个个打。第一个说是手机主人同一实验室的,跟他不熟,要明天到实验室才能联系上手机主人,并告诉我们机主好像是个越南人。 我们又拨打了历史记录上第二个

张,40岁左右,胡志明人,越南留学生,在读博士,化学化工专业。来中国前,在胡志明某大学教书。

昨天晚饭后,和几个同学在操场上走走。旁边过了一个在球场上收塑料瓶的老伯,拿着一个手机,操着方言,对我们说是在球场边捡的。手机里内容全是英文,老伯看不懂。

手机一般,双卡双待的山寨机,我叫不出名字,应该是国产的。我们顺着手机的历史记录(名字都是拼音)一个个打。第一个说是手机主人同一实验室的,跟他不熟,要明天到实验室才能联系上手机主人,并告诉我们机主好像是个越南人。

我们又拨打了历史记录上第二个电话,同了,也是和机主一个实验室的研究生。这位同学还比较好,问清我们的位置后,表示马上过来拿。我其他几个同学因为还有事,就先行离开了,我留在球场上等。六七分钟后,那位自称姓谢的研究生来了,他说因为机主是留学生,他们平时接触得也不多,一时之间也联系不上,只能第二天到实验室时候把手机交给失主。最后,我们互相留了电话,我还把那个越南朋友的号码也记了,请这位谢学长明天把手机交还失主后告诉我一声。之后,我告诉老伯丢手机的是个越南人,老伯很兴奋,操着方言跟我讲了一通,可我只听懂了一半。


今天早上,第二节课上到一半的时候,那位机主给我打来电话。我犹豫了一下,在旁边同学(该同学昨天也在场)的催促下,接了。对方讲的汉语,还算熟练,快赶上我班上一位广西同学了。还好,要是讲英语的话就比较麻烦了。我的英语口语不怎么地,打个招呼还行,要在电话里跟他把事情讲清楚就比较麻烦了,毕竟上课,也不能太大声。

他在电话里对我表示感谢,并表示说要请我吃饭,我婉拒了。但对方坚持要请,我就跟他解释手机那位老伯捡的,我们没做什么,可他一直说 要见一面,越说越说不清。上课不能太大声,也不方便打太久,我就跟他说我在上课,下课再跟他联系。

第二节课下课后,这就是差不多全班都知道了,有同学开玩笑说“去,怎么不去,最好把我们全班都带上”,还有说:“你要吃了这顿饭就把脸丢到国际上了”,我很干脆的回答他:“怎么说当年我爸也是跟越南人干过的”。

我很犹豫,是电话里跟他讲清楚还是当面说,总之是要把事情交代清楚的。一起走的两位女同学一直怂恿我见他一下,好不容易一次机会跟外国人接触,不能放弃。其实,我心里也很想能跟外国朋友交流交流的。于是,拨通了机主的电话,约好在化工楼前见面。


化工楼前,我们三人见到了一个典型的中南半岛人,皮肤很黄。衬衣、西裤、皮鞋。他再一次的表示要请我吃饭,我再一次的婉拒了。于是,他表示,去附近喝点东西,坐下聊一聊,我欣然同意。可惜,这附近没有可以坐着喝东西的地方,就请我们每人一瓶果粒橙,到路边找石凳坐下。

我们交换了名字,但他说他名字时我基本没有听明白,只能让他用手机拼出来。他姓张,胡志明人,95年大学毕业,在读博士,化学化工专业。之前在胡志明某大学教书,参加了一个交流项目来的中国。爱好足球,周末下午都会去踢足球。接着我们同他就留学生活、越南国情、各自家乡的聊了一通,毕竟大家不熟,只能一点点找话题。能够看出来,他也很愿意跟我们中国学生交流。下面是我们在聊天过程中我了解到的一些东西:


他们作为留学生,的待遇是相当优厚的。有一栋专门的留学生公寓,本科生和硕士生两人一间,博士生一人一间。他房间内有空调,有冰箱。可能是考虑到一些国家留学生的饮食习惯问题,公寓里有公共厨房。张说他不是很吃得惯辣,所以平时就自己做饭吃。他的中国导师对所有学生都很严格,要求,除周六下午和周日都要呆在实验室。空闲时间他就踢踢球,或者同其他越南留学生聚会。学校国际交流办公室偶尔还组织留学生搞个两天的短期旅游,去年就去了井冈山。


我们聊到了中越两国教育的问题。他说越南小学是五年、初中四年,其他跟我们差不多。现在越南国内的大学教师,想要升为副教授、教授,必须要求要有国外留学经历。并且,他告诉我,他们评教授很严格,不像我们由学校评就行,他们是总理给的。所以他们国内教授很少。我跟他解释说那这跟我们的院士很像,但他说他们也有院士,但是全国只有几十个。


我问他回家方不方便。他说,他们一般都先到广州或南宁,到广州的话坐三小时飞机到河内,到南宁的话坐汽车几个小时就进越南了,然后再继续乘车到河内。最后从河内坐飞机到胡志明。我很诧异的问他,都到河内了,为什么不乘火车到胡志明,地图上看两地应该不远。他说,很远,做火车要六十个小时,越南国内火车跟我们差距很大。


他跟我们介绍说,越南现在很多中国人、很多中国公司,经营服装、鞋子的、开矿的、都不少。我本来想把话题往历史和军事上引,但又觉得这才第一次见,不合适。


他对我说他觉得中国现在的发展很快,很不错;我夸赞说越南现在发展得也挺好。他顿了顿说,这几年还可以吧,就是官员太腐败。


从他那我了解到,越南也用农历,过的传统节日和我们一样,甚至连五一劳动节都一样;在越南,很多老一辈的人讲汉语、写汉字都很流利;他们也有50多个民族,像我们一样,很多地方的方言也是很难懂;现在越南国内在城市里,小学生也开始用手机、很多家庭都已经普及电脑了。

最后,他还说周末要是有空就请我们到他宿舍区一起做饭。

一直聊到十一点过,食堂开门了,我就请他到食堂吃了一顿,也算礼尚往来吧。







本文内容于 2011/5/30 22:03:33 被wwwvmh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