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迷案真相:原来是他杀害了小萝卜头儿(图)

king6808 收藏 34 26765
导读:  2002年“十一”期间,在河南省郾城县某乡某村的玉米地里。一位头发胡子全白的老人,在看我递给他的一本书,其中有关于重庆白公馆看守杨钦典参与杀害杨虎城和小萝卜头的章节。老人的嘴唇和双手,都在急剧地颤抖。   这位老人,就是杨钦典。   杨钦典,1919年出生于河南省郾城县的一个世代为农的贫苦家庭。1942年,他参加了国民党军队胡宗南部。“当兵扛枪,肚里不慌”,他说参军只为一天三顿饭可以管饱吃。受训3个月后,他被蒋介石挑选为警卫团警卫,当时蒋介石专选河南人。后来,他升任交警总队特务队班长。
近期热点 换一换

2002年“十一”期间,在河南省郾城县某乡某村的玉米地里。一位头发胡子全白的老人,在看我递给他的一本书,其中有关于重庆白公馆看守杨钦典参与杀害杨虎城和小萝卜头的章节。老人的嘴唇和双手,都在急剧地颤抖。


这位老人,就是杨钦典。


杨钦典,1919年出生于河南省郾城县的一个世代为农的贫苦家庭。1942年,他参加了国民党军队胡宗南部。“当兵扛枪,肚里不慌”,他说参军只为一天三顿饭可以管饱吃。受训3个月后,他被蒋介石挑选为警卫团警卫,当时蒋介石专选河南人。后来,他升任交警总队特务队班长。



历史迷案真相:原来是他杀害了小萝卜头儿(图)

杨钦典


历史迷案真相:原来是他杀害了小萝卜头儿(图)

襁褓中的小萝卜头



1945年,他被派到歌乐山集中营内的白公馆任看守班班长。他接触到了被关押的宋绮云、许晓轩、黄显声等“政治犯”。宋绮云、许晓轩等都是做策反的高手。他们发现杨钦典本性不错,有药可救,就找机会“感化”他。他们讲形势,讲政策,鼓励杨钦典立功赎罪,弃暗投明。陈然、王朴、罗广宾、周从化等30名共产党员和“民革”干部寄押到白公馆后,他们也全力教化杨钦典。杨钦典转化的速度加快了,他尽力为革命者通风报信、传送书报,还延长放风时间。


1949年4月,解放军横渡长江,占领南京。接着迅速挥师挺进华南,国民党反动派末日到了。蒋介石指示毛人凤把重庆集中营的“政治犯”杀掉一批。毛人凤特意提到杨虎城,蒋介石从牙齿缝里挤出一个字:“杀。”


8月27日上午,毛人凤开始着手杀人计划。在重庆罗家湾何龙庆公馆他与徐远举、周养浩密谋杀害杨虎城等人。9月6日,在贵阳囚禁了近8年的杨虎城一行向重庆缓缓进发。


杨虎城的车队到达松林坡后,张鹄就打开车门,说:“请杨先生暂住两天,等候总裁的接见。”杨虎城信以为真,跟着他就走。张鹄带路,杨拯中捧着母亲的骨灰盒,紧随其后。当杨虎城父子进入“戴公祠”后,王少山从门后冲出,迅速将匕首捅进了杨拯中的腰间。杨拯中惨叫一声,仆倒在地上。杨虎城回头一看,熊祥的匕首已经捅进了他的腰间。杨进兴迅速奔跑过来,用手帕捂住了他的嘴,熊祥又是几刀。杨虎城,颓然倒下。


杨进兴挥挥满是鲜血的手对安文芳和杨钦典说:“后车上的小崽子,就交给你们了!”


宋绮云一行到达后,王少山立即将徐林侠杀害,杨进兴和熊祥将宋绮云杀害。杨钦典冲上去就用手卡住小萝卜头的脖子,小萝卜头拼命挣扎,小腿乱蹬。杨钦典连忙捂嘴,想闷死他。手忙脚乱半天,小萝卜头还在呻吟。杨进兴见状,大骂杨钦典废物。他挥舞匕首,凶狠地朝小萝卜头的脊背又刺了致命的一刀……


9月10日,毛人凤对众“杀人有功”论“功”行赏,周养浩、熊祥、杨进兴各得银洋200元,张鹄得150元,杨钦典等各得50元。


10月的一天,杨钦典巡逻到白公馆牢房门口,罗广斌对他说:“老杨,你知道吗,新中国成立了”杨钦典一惊,四处看了看,小声说:“别乱说”罗广斌告诫杨钦典道:“老杨,听我一句话,国民党要完蛋了,别给他们卖命了!”众人告诉杨钦典:“要往前看,就要给自己留条后路。”这对他触动很大,让他经常无法入睡。


1949年11月27日,重庆大屠杀时,正赶上杨钦典值班。当时白公馆共关押着50多名政治犯,分由保密局司法处和西南长官公署二处管理。屠杀时也由他们分别执行。到了晚上10点多,仅仅剩下19人来不及屠杀。杨进兴带领一帮看守逃命去了。杨钦典也惶恐不安,他自知双手沾染的鲜血很难洗清,尤其是小萝卜头惨死的样子,让他心惊胆战。越想越怕,他就收拾器物,慌忙加入到逃跑的队伍中。


逃到歌乐山,他被袍哥李育生劝回白公馆。罗广宾忙问他:“把我们关到这里要干啥?你就不会替大家想想法子?也替你自己留条后路!”大家还保证:“我们可以证明你对共产党做过贡献,争取给你安排工作,保证不再追究你的过去!”还有人说:“你放心,共产党说话是算话的”。要的就是这样的保证,杨钦典给大家开启了生的大门。



11月30日下午,重庆解放了。第二天,在罗广斌的指引下,杨钦典到重庆市公安局登记自首。罗广斌等还向重庆军管会证明了杨钦典的立功表现,并且请求给予宽大处理。政府听信了他们,还准备给杨钦典安排工作。当时,杨钦典的老母亲坚决让他回家,政府考虑了实际情况,发给他路费,就让他上路了。


1966年,“文革”开始了。当年7月的一天,重庆市的公安人员来到郾城,当场宣布“逮捕国民党特务杨钦典”,还逼迫他承认那19个人不是他放出来的,都是国民党潜伏下来的特务,但杨钦典始终坚持“他们就是自己放出来的”。之后,杨钦典被押解回重庆判处了有期徒刑20年。那时,那19人也全部落难,无人能为他作证。他被一关就是5年。


“文革”结束后,再次脱险的同志,为杨钦典奔走呼号。1982年,重庆市中级人民法院撤消了原判,杨钦典再次回乡务农。他的大儿子杨存良因为“特务”父亲而受到牵连,干得好好的生产队会计给撤了职;婚姻大事,也直到伙伴们的孩子都上初中了才得以解决。受难最深的是杨钦典的妻子,在1977年她终于忧患而亡。当杨钦典回到别离10多年的家乡时,妻子的坟头已满是荒草。


杨钦典有3女2儿12个孙子孙女,晚年的他与重病的大儿子生活在一起。杨家每人平均1.7亩土地,最好的年景1亩地可产麦子500多斤每亩要交公粮200斤,剩下的能吃饱。他说就是缺钱花。


蒋介石即将败走台湾后,毛人凤也到了台湾。他担任“国家安全局”局长直到1956年去世;杨进兴逃跑后隐瞒身份,当了“贫协”主席,在藏匿多年后被抓获,后于1958年5月16日被处决。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